酷派国内市场再次沉淀 为何转向海外市场?

乐视旗下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下称乐风移动)因贷款欠息遭招商银行上海分行申请资产保全一事,将苦苦挣扎的酷派又一次拉回公众视野。

酷派国内市场再次沉淀
酷派国内市场再次沉淀

11个月前,乐风移动成为酷派单一最大股东,拥有28.83%的股权。乐风移动入主并未改变酷派的困局,反而使其加速滑落。这家昔日中国手机业巨头最新传递出的信息是,巨额亏损的2016年年报将继续延迟刊发。

5月底,酷派发布2016年年度业绩预告显示,期内酷派全面亏损42亿港元(折合36.8亿元人民币),这一数字远高于酷派此前公布的30亿港元的亏损预警。

年报迟迟拿不出来,加上业内流传着多个关于酷派的传言,外界对于酷派不稳定的担忧日渐增大。有行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已经有机构人士在动员酷派CEO刘江峰离开酷派。”对此,刘江峰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并没有这回事。”此外,手机业内关于“酷派前老东家郭德英会回购酷派股票,将再次归来”的传言众多,刘江峰也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该消息也是假的。”

刚离职酷派的员工刘雨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酷派中国区裁员已经80%了,并且听说因为成本太高,北京总部要搬到深圳。”对于中国区裁员80%以及酷派更为详细的信息,刘江峰并没有给予更多透露。

裁员

酷派42亿港元巨亏后,该如何活下去?乐视进入与自身自顾不暇,是否进一步加剧了酷派的衰落?两个问题的答案都异常严峻。

酷派的没落始于2014年。此前酷派出货以依赖运营商为主,2014年,国内三大运营商纷纷取消了此前占比极高的手机终端补贴,各大手机厂商,特别是酷派等严重依赖运营商的品牌急需转型。

但从2014年起,酷派就卷入奇虎360以及乐视股权之争中。在与奇虎360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之后,酷派原董事长郭德英向乐视出售了18%的股权,2016年,乐视斥资9亿元人民币,以持股28.9%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酷派与360分道扬镳。

酷派离职员工王明提到郭德英出售酷派股权时表示:“其实乐视进入酷派之前,酷派是不缺钱的,但是老板套现走人,乐视接盘。”

乐视入主酷派后,酷派开始人事变动,贾跃亭出任董事会主席,酷派创始人郭德英退居幕后;刘江峰出任酷派CEO,原酷派总裁李斌2017年3月宣布从酷派辞职。目前酷派集团执行董事共计6人,执行董事除蒋超一人是原酷派成员,剩下5位董事均来自乐视体系。

人员的大变动,在市场分析人士看来分走了酷派原有资源,如运营商、渠道,分流给了诸多酷派原高管加入的ivvi品牌

随着乐视资金链问题爆发,自身尚且自顾不暇,酷派并未获得大力支持。且乐视手机与酷派存在市场重合,乐视收购酷派被独立TMT分析师付亮视为败笔。

王明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酷派之前出货主要依赖运营商,后来市场发生了变化,国内智能机竞争比较厉害,转变整个公司并不容易。大公司内部效率都很低,以前活得太舒服了,运营商突然补贴减少后,酷派自身的产品相对于互联网品牌其实没有什么优势,竞争太残酷了,努力并不一定会成功。乐视自己都顾不了自己了,哪里还能顾得上酷派呢?”

刚离开酷派一个月的刘雨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酷派现在海外发展比较好,中国区不行了,我听说北京总部要搬离到深圳,但这次裁员我觉得可以接受,因为都有赔偿,和郭总以前在的时候不一样,那时候是用业绩来逼迫员工离职,这次都是赔钱了的。并且从待遇上来说,我觉得酷派算是同业中偏高的了。”

离职酷派已经有一段时间的李明则称:“虽然离职了,但是我认为换了东家后,还是有不少变化的,比如原来的环境是酬勤文化,就是要求加班,以前一个月加一百多个小时班的人大有人在,现在已经变成弹性工作制,没有加班要求了。”

但同时也有不少员工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离开酷派的原因一是因为裁员,二是因为“酷派不行了”。

今非昔比

中兴、华为、酷派、联想曾得益于运营商强大的终端补贴,成为当时国内手机市场四巨头,在2014年以前,酷派80%以上的销量均来自于运营商。但运营商纷纷取消终端补贴后,酷派曾一度与京东牵手,线上销售其30%以上的产品。

然而OPPO、小米互联网手机品牌的加入,并没有给到中华酷联太多的调整时间。

有运营商人士感慨到,酷派人事与业务变动后的今非昔比:“2010、2011年老E9套餐时,高额终补之下的酷派5830、5860,是一箱箱的往外发的,现在老品牌已经渐行渐远。”

使用酷派十几年的一位消费者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我是酷派的老用户了,一直坚持用酷派是因为酷派的通讯录板块设计得非常好,因为工作原因我手机里有2000以上的联系人,分类、使用、日常管理等就体现出了酷派的优势。但是现在酷派手机,光通讯录板块我就可以给不及格。”

“记得早些年酷派售后也是一流的,很早的一次给酷派客服打电话谈了一个设计上建议,没想到的是几天后接了酷派工程师电话,之后我的浅薄意见居然部分在手机后续版本里看到了些许采纳。现在酷派的产品如果不大量的采纳使用者的体验是没有长远大市场可言的。”上述消费者这样说。

在界面新闻记者此前采访中,诸多业内人士对酷派的未来都表示了类似观点——即酷派需找准特定市场,不要再坚持“大”的打法。

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驻台北分析师吕俊宽(CKLu)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酷派现在需要通过运营商把国内的盘子稳下来,将零售通路做起来,这样可以让它活下去。

派现在发展还不错的是海外市场。根据酷派方给到的数据:酷派海外业务已覆盖全球33个国家,2015年到2016年,酷派海外业务出货量有150%的增长,达到500多万台。海外市场目前还有很大增长空间,尤其是印度、东南亚的市场容量还有增长潜力。

对此,吕俊宽(CKLu)有很多疑问:“有策略很好,但是海外市场基本盘如何保证?比如开拓印度市场,其他品牌可以说把点都踩好了,花了很多钱耕耘,没有钱的酷派怎么打呢?”

刘江峰也承认酷派当下是活下来的时候,他表示:酷派遇到困难是因为从传统模式转互联网,从运营商转向公开市场时转的太急所致。目前酷派并没有足够的资源去做大规模广告投入,酷派将聚焦产品,争取每款手机都有一个显性的、与众不同的卖点,在设计感和品牌理念上下工夫,最后做出全新的品牌

酷派2016年发布了cool品牌和改变者S1手机,用户定位年轻群体,音乐和游戏成为了最大的卖点,今年低调发布的酷玩6同样延续了这一新路线。但分析人士认为:这两大卖点,市场上的其他产品也有涉猎,酷派实际上并不具备优势。

2015年,酷派出货量约为3800万台,到了2016年年底,酷派出货量仅为1500万台。2017年,酷派希望出货量能达到2000万-2500万。

对于如今的酷派,这并不是一个小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