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康威视两董事被立案调查 员工激励数额受关注

毫无疑问,海康威视董事自掏腰包给员工发红包,无论是出于一片好心的正向激励,还是因规则受限采取的变通之术,均不应脱离规则的约束。

公司业绩数据
公司业绩数据

老板自掏腰包给员工发红包,有错吗?事实上,不按规矩发的话,真有可能好心办坏事。

海康威视14日披露,董事胡扬忠、龚虹嘉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多方消息源显示,龚虹嘉被立案调查,或是涉及员工激励问题。值得关注的是,虽然结果尚待监管部门调查揭晓,但发生在海康威视这家“最不像国企的国企”身上的这一风波,或凸显出国企股权激励的共性问题。

老板违规发红包?

对于董事被调查原因,海康威视内部人士透露,董事因公司业绩比较好,给了员工一些激励,但没有向市场披露,本次调查是针对董事个人的调查。

中源协和、富瀚微的公告证实了此种说法。两家公司均披露:被立案调查的事件是涉及当事人为海康威视核心经营层设计实施的股权激励方案,与公司和公司其他董监高无关。

据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龚虹嘉或是拿出个人的钱奖励给高层,数额有可能比较大。

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夏辉律师在接受上证报采访时表示,从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则的角度来说,重点不在于金额大小,而在于背后逻辑或行为动因,如果该行为有可能影响到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股价和股东利益,都应该及时、如实进行信息披露。

龚虹嘉因投资海康威视而一战成名。2001年11月,龚虹嘉投资245万元,参与设立海康威视。2010年海康威视上市后,龚虹嘉作为第二大股东持股24.8%。随着海康威视股价节节攀升,其市值一度超过4000亿元。

海康威视三季报显示,龚虹嘉持股13.43%;其配偶陈春梅作为有限合伙人的新疆普康投资有限合伙企业持股1.95%。董事、总经理胡扬忠持股1.95%,胡扬忠同时持有公司股东新疆威讯投资管理有限合伙企业和新疆普康投资有限合伙企业的股份。

背后或是国企激励掣肘

在业界看来,海康威视此次发生的事件,或折射出国企改革复杂性的一面,凸显出国企股权激励的共性问题。

海康威视能成长为全球安防龙头,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其拥有的特殊架构和机制——拥有央企背景和市场化决策机制,这种特殊架构和机制所散发的定力和活力,令其一直被奉为国企市场化的楷模。

身处杭州,海康威视的周边环绕着同行民企大华股份互联网巨头阿里、网易等,人才流动较大。“如果没有有力的激励,这里的公司是留不住人的。”当地商界人士表示。

但毕竟是一家国企,海康威视在股权激励实施方面仍存在诸多限制。

记者查阅,海康威视在2012年至2018年实施了四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覆盖了从高管、中层到基层管理人员及业务骨干的核心人才队伍。海康威视在其旗下创新业务上,也实行了“员工跟投”,让员工成为“合伙人”。

但对于核心高管,海康威视的激励力度显然不算大。资料显示,除了胡、龚二人外,海康威视其他高管中,另有两人各持有1100多万股、两人各持有570万股,而其余高管持股数均在50万股以下,董事长陈宗年无直接持股。

“有可能是股权激励时的会计处理问题等,比如资金来源、成本计入方式等。”针对本次事件的症结所在,有业内人士猜测,也有可能是受限于国企规则,由个人变相实施员工激励。

但毫无疑问,无论是出于一片好心的正向激励,还是因规则受限采取的变通之术,均不应脱离规则的约束。

“从国有企业改革的大背景看,如何给予国有企业更多的股权激励工具和空间,是一个迫在眉睫、亟待解决的问题。”业内人士表示,希望海康威视事件可以推进国企改革的步伐,打开一个破除藩篱的口子。

此外,公开资料显示,自2011年8月起,龚虹嘉合计减持股份比例达11.37%(不包含新疆普康投资有限合伙企业持股)。与之形成鲜明对比,胡扬忠则从2016年开启了增持之旅。截至今年三季度,胡扬忠持股1.8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5%。

由于胡、龚两人“此消彼长”的增减持关系,亦有人士猜测两人同时被调查或与此间的交易有关。

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夏辉告诉记者,就海康威视这个案例目前披露的公开信息情况,尚无法判断是否存在股权代持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