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债务危机加剧 中昌数据前途未卜

由大股东债务危机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正将中昌数据推向内忧外患的境地,尽管公司极力淡化大股东方面的负面影响,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面对着外界的担忧,面对着监管部门的追问,中昌数据能否迈过当前这道难关,尚未可知。

控股股东危机加剧

11月1日,在大盘反弹的背景下,中昌数据股价终于被资金撬开跌停板,但当日收盘仍大跌6.42%。而从10月29日至今,公司股价整体跌幅已达21.53%。各路投资者大举抛股撤退的直接诱因,即是公司控股股东三盛宏业莫测的债务风险。

债务危机
债务危机

就在11月1日,中昌数据再次公告称三盛宏业及其一致行动人陈立军持股被轮候冻结。本次向法院申请轮候冻结三盛宏业(对应所持中昌数据1.14亿股股份)、陈立军(对应所持中昌数据0.18亿股股份)股份的是中国民生信托,事涉借款纠纷案。

事实上,针对三盛宏业持股被冻结(或轮候冻结)事宜,中昌数据仅10月份以来便已先后发布了5份公告,申请股份冻结的主体包括自然人、地产公司、金融机构等,而冻结缘由均是借款纠纷或借贷纠纷。从最初的部分持股被冻结、到全部持股被冻结再到不断被轮候冻结,似乎预示着三盛宏业债务危机正在升级,持有中昌数据股票的投资者据此减持抛售就在情理之中。

三盛宏业官网资料显示,公司经过多年发展已成长为房地产开发、科创及大数据、海洋投资、城市建设、现代生活服务等产业多元发展的投资型、集团型民营企业,旗下拥有30余家下属公司,遍及全国各地。随着产业布局的愈加多元化,三盛宏业的债务风险也逐步显现。今年9月,公司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就此被贴上了“老赖”的标签。

中昌数据控股股东危情加剧也引发了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上交所最新下发的监管工作函,再次要求中昌数据全面核实股东方债务情况以及实际控制权、经营、资产安全等情况和存在的风险事项,同时要求公司全面、准确、真实地对控股股东股份司法冻结事项进行信息披露,尽快核实控股股东的债务逾期等情况。

上市公司前途未卜

相较于投资者的担忧和监管部门的关注追问,中昌数据对于控股股东危局则倾向于淡化表述。

与此前类似,在11月1日最新所发公告中,中昌数据仍坚称,三盛宏业、陈立军所持公司股份司法轮候冻结事项与公司无关,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及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公司同时强调控股股东不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但与此同时,中昌数据也承认,“公司控股股东存在部分债务问题、重大诉讼等情况,相关情况尚未完成统计,公司正与控股股东核实中。”

中昌数据的表述显然不能令外界信服,除公司股价持续下跌外,上交所也明确要求公司高度注意控股股东的债务风险向上市公司转移的可能性,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出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相关方的不当交易、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情形;同时要求中昌数据全面核实上市公司目前整体债务情况,并核实是否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诉讼、担保、资产抵押或者质押、债务逾期、资金占用、生产经营和财务异常等风险情况,是否存在上市公司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资金支持或作为担保方的情况。

隐患不止于此。另据媒体报道,中昌数据控股股东的相关债权方如上海东兴等已进入三盛宏业,全面临时监管了三盛宏业及其下属公司的财务、行政人事、运营管理权。那么,相关债权方的临时监管是否会导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实质变更?相关举措是否会引发中昌数据生产经营、规范运作、内部控制等各项风险,无疑更值得关注。

尽管中昌数据宣称控股股东相关事项与自身无关,但就在后者债务危机愈演愈烈之际,中昌数据副董事长谢晶、董事长游小明、副总经理徐鸿翔等高管10月下旬以来却先后以“个人原因”提出辞职。外界猜测:作为对上市公司经营运作知根知底的“自家人”,上述高管的集体撤离,是否在传递着“山雨欲来”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