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银行2018年成绩单 银行计提资产减值规模飙升

随着年报披露季的到来,上市银行2018年成绩单陆续亮相。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多家上市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大幅飙升,有的银行甚至翻倍计提。

邮政银行
邮政银行

对于背后的原因,业内人士认为,一方面,去年监管督导银行充分暴露不良,银行风险意识增强;另一方面,新金融工具准则(简称“IFRS9”)的进一步推广,金融工具的分类标准、计量方式、减值模型发生了本质性变化,从而深层次影响了银行的风险管理和经营策略,“稳健经营”或成为银行今后经营的关键词。

飙升的预备“损失”

IFRS9自2018年1月起实行,其中H股上市银行已率先实施新准则,其他A股上市银行则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上证报统计了已披露资产减值损失变化的20家A股和H股上市银行数据后发现,除了哈尔滨银行计提减少外,大部分银行2018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规模较2017年大幅增加。

其中,中原银行、江阴银行和郑州银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规模飙升较快。三家银行2018年的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68.52亿元、14.40亿元和41.60亿元,较2017年分别增加237.80%、126.70%和112.58%,而三家银行的不良率均在2%以上,分别为2.44%、2.15%和2.47%。

另外,光大银行、青岛银行、重庆农商行、天津银行以及邮储银行2018年的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增幅在50%至75%区间,另有7家银行2018年计提减值的增幅在20%以上。

“加大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反映出银行在风险偏好上更为审慎。同时,IFRS9的执行,也是银行资产减值准备上升的重要助推因素。”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熊启跃告诉上证报记者。

这一风控意识的变化,在各家银行披露的年报中均有所体现。以资产减值损失增幅最大的中原银行为例,该行在其年报中解释称,主要是由于执行IFRS9,需计提减值的金融资产范围较上年扩大;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贷款;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不良贷款核销金额明显增加。

实际上,受2018年不良资产监管口径变化的影响,区域性银行普遍加大了不良贷款的核销力度大。“银行核销也叫‘撇账’,用之前计提的减值准备把不良贷款核销掉,后续为了应对风险会继续加大拨备的计提力度。”某银行业人士表示。

从多家银行计提减值的资产结构来看,信贷类资产是信用减值损失最大的组成部分,这一项目资产在计提方法上受影响最大,多家银行在年报中均有提及。

例如,中原银行2018年发放贷款及垫款减值损失60.83亿元,较2017年同期大幅增长397.80%。又如,郑州银行年内计提信贷资产减值损失加大了一倍的力度,该行年内发放贷款及垫款减值损失34.50亿元,同比增幅97.79%。

已转向的风控逻辑

与以往“大幅扩张”的步伐相比,“稳健经营”成为了银行今后经营的关键词。由于IFRS9对银行财报计算的逻辑呈现本质性改变,或将给银行业带来深远的影响。

另一方面,受宏观经济、市场经营环境和各类资产结构变化等因素影响,银行也通过加大计提减值准备,来进一步增强风险抵御的能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撰文总结称,透过对财务报表和相关监管指标的影响,IFRS9的影响将更深层次地渗透到银行业的经营管理、投资策略、风险管理、资本监管等各方面。

在新会计准则下,在财务报表中直接体现的是,未来资产端的风险将更加透明化。熊启跃表示:“新准则下,部分表外资产将纳入拨备覆盖范围。减值准备的计提逻辑和方法也将发生变化,‘预期信用损失模型’会替代‘已发生损失模型’,那么,未纳入不良的问题资产减值准备计提幅度会明显上升。”

以建设银行为例,该行在年报中透露,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1509.88亿元,增幅18.55%,其中受表外业务信用减值损失增加影响,该行其他减值损失较2017年增加45.48亿元。

可预见的是,随着银行风控意识的日趋增强,信贷资产的成本将进一步提高。“此外,受IFRS9影响,银行发放长期贷款、高风险客户贷款、信用贷款的信用成本将出现不同程度的上升。”熊启跃在谈到银行业务未来变化时表示,IFRS9实施后,银行在发放一笔贷款后,需要计提的拨备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