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金融风险告发 金融领域风险防范工作尤为重要

2019年,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任务步入纵深推进的关键之年,其中金融领域的风险防范工作尤为重要。“2019年仍处于风险易发高发期。”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王景武接受上证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经过一段时间努力,我国基本守住了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但仍要清醒地认识到,债券市场违约风险、房地产市场风险仍可能局部显现,个别金融控股集团、农村金融机构风险也可能暴露。

金融行业
金融行业

对于业内关注的5家金融控股公司模拟监管试点,王景武向记者详解了2018年试点以来的情况,并预计试点将于今年5月份结束,在进一步总结完善经验后,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将于程序报批后出台。

金控公司监管应建立信息系统

2018年央行在研究制定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的同时,选取了具有代表性的5家企业开展模拟监管试点,包括招商局集团、上海国际集团、北京金控公司、蚂蚁金服和苏宁集团,并积累了多维度的监管经验。

王景武介绍,从股权结构来看,基本厘清试点企业的股权结构和控股金融机构情况,发现非金融企业控股金融机构往往多层控股,股权结构较为复杂,不利于穿透识别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

公司治理方面,“部分企业集团与子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兼职情况较普遍,公司治理有待进一步完善。”他说。同时,整体的风险管理体系也有待完善,央行初步掌握了试点企业的风险隔离情况,有的企业比较规范,但也有企业内部的实业与金融业未实现有效隔离。

“试点中还发现,金融控股公司为加强整体管理,应当掌握子公司的整体数据和信息,为此,应当建立相应的信息系统,这也是实施金融控股公司监管的基础。”王景武表示,未来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出台后,如果企业需要调整股权结构,将涉及税收、与现行监管规定相衔接等问题,需要妥善处理。

根据试点情况,“我们进一步完善了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提高了监管办法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王景武总结,监管办法遵循宏观审慎管理理念,强化整体、持续、穿透、并表监管。同时,监管办法严格股东资质管理,要求金融控股公司自身的股权结构清晰,资金来源真实,整体资本充足,不得违规开展关联交易。

将推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细则

去年4月,资管新规正式发布,随后一系列配套措施相继落地,互为补充,重新勾画了资管领域的制度框架。“受命于影子银行风险愈演愈烈之际,资管新规针对资管业务快速无序发展中存在的刚性兑付、多层嵌套等行为,统一标准规制,压缩套利空间,严控风险传递。”王景武表示。

“基本符合我们的政策预期。”回顾资管新规实施10个多月的效果,王景武如此总结。他指出,金融机构着手整改和转型,套利空间和行业泡沫得到挤压,新业务有序开展,影子银行风险取得积极化解。主要表现为,资管产品嵌套规模得到一定控制,通道业务有序收缩。截至2018年末,通道类信托业务余额约8万亿元,较新规发布前下降16%左右。同时,商业银行理财业务转型加快,净值型理财产品发行数量上升,理财子公司加快设立。

王景武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继续会同金融监管部门,保持战略定力,把握好政策的节奏和力度。持续关注金融市场的运行动态,密切监测金融机构的行为边际变化,动态评估资管业务整改和发展情况,及时分析总结新情况,推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细则,推动金融机构发行符合资管新规的新产品,推动银行理财子公司尽快设立和运行,推进资管新规稳妥有序实施。

三年攻坚战路径明晰

经过一段时间的集中整治和多措并举,我国金融风险由前几年的快速积累逐渐向高位缓释,已经暴露的金融风险正得到有序处置,守住了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三年攻坚战路线图已经明晰。王景武介绍,2018年已实现良好开局;2019年将全面、纵深推进各项任务部署;2020年力争从基本完成风险治标逐步向治本过渡,实现攻坚战的既定任务。

对于业内关注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题,王景武认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限额内债务得到有效控制。截至2018年12月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8.39万亿元,低于债务限额21万亿元,但个别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不容忽视。

2018年以来,人民银行配合相关部门稳妥推进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做了大量工作,如配合做好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置换发行工作。2018年,全国地方债共发行4.17万亿元。王景武表示,下一步,将稳妥处置存量,严控增量,疏堵结合,采取措施支持地方政府债券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