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67岁生日演讲泪流满面 揭秘王石创业史

王石是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现任集团董事会主席。同时他还是一个运动员,一个探险家。王石的事业做的非常成功,获得的荣誉也非常多。近日,王石现身水立方与大家见面了,王石67岁生日演讲泪流满面,王石在演讲中,饱含深情回顾了自己的创业史,让数百人听之动容。

王石67岁生日演讲
王石67岁生日演讲视频

卸任万科董事长的王石并没有闲着,在67岁生日的这一天,他罕见地走到了3500名观众面前。23日晚6点半,北京水立方,王石身着一身黑色西装亮相。在此后的3个半小时里,他进行了一场名为《回归未来》的演讲,并没有过多谈及地产,而是分享起了他的经历:认知自己、创业历程、企业家精神等。

谈认知

认识自己,是人生最难的课题!如何来审视自己?我曾经接到了哈佛中国留学生学会中国经济论坛的邀请,并建议我用英文讲演。但我的秘书说,用英文讲20分钟的信息量,如果用中文讲,就是10分钟的信息量,我说我用英文讲。我的哑巴英语还是有点底子,到那里去念是没有问题的。沃顿商学院从网上知道了我到去哈佛大学去讲演,然后给我发出邀请说到我们这里来讲一下,我说这不是练兵吗,先去沃顿去讲,然后去哈佛讲。

然后就到了沃顿商学院,教室坐满了学生。我上了讲台,我就发现我双腿发颤,再往下念就非常结结巴巴,教室非常安静。我越念声音越小,最后像蚊子叫一样。好不容易念完了,20分钟的讲稿让我念了39分钟,几乎是一倍的时间。

王石67岁生日演讲
王石67岁生日演讲创业史

我们就从费城一直到了波士顿,在路上我还在练,没想到到台上怎么难。我的助手就说了:王总,你别再练了,反正你再练都差不多。他说我给你提两点建议:第一个建议,你要声音大,反正你念的人家也听不懂,但是你声音大,老外感觉是不一样的,你声音大,中国企业家这么都自信心,你如果念的像蚊子叫,想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我说这个建议好,声音大可以。第二,他说这是交流,你就得念一会抬起头,友谊的扫视一下。我说这个我也可以。当然他还说,别回头的时候找不到念哪段了。

我想这是我们那一代的、很特别的情结。我们是50年代出生的,是没有受过什么系统教育的,改革开放我们有幸成了企业家,但是你会发现随着对外交流,我们50年代出生的企业家和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的企业家相比,我们很大的差距就是没有受过系统的训练,没有在国际上交往语言能力非常差。

相对于海归来讲,我们定位叫“土鳖”,我是“土鳖”的代表,改革开放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我们不应该放弃,我们的机会,我们应该珍惜改革开放,给我们这一代人带来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

谈创业

是一场生死战,要靠胆识、目标与运气。我是从32岁开始创业的。第一笔单子是卖玉米饲料。1983年,是一个万元户都不得了的时代。我一个月能赚十几万,正在我风声水起的时候,我开始聘请了两三个民工,文化程度都没有上过初中,我白天带他们干活,晚上我就当教员给他们上课讲语文,讲数学。我记得很清楚,给他们上完课,光着膀子在记帐,生活创业阶段过的艰苦,但还是很愉快。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是赚钱赚到30多万的时候,发生了一个事情叫肥鸡丸事件,鸡饲料有致癌素。养鸡场的小鸡没人要,这样你会发现饲料厂不要饲料,玉米也没人要了,一吨3000块钱的玉米,被我200块钱当鱼饲料卖。我赚的30万赔进去,还净赔40万。我当时谁都没告诉,回到大连将大连、天津、青岛,玉米库存一扫而光。

我为什么订这些货?现在回想起来就是赌,我就赌,你香港人不可能不吃鸡,当你要玉米的时候发现谁都没有,就我有。

就在这个时候,香港要吃鸡了。第一条到的船上载有7000吨玉米,被两个大饲料厂分了。多年之后回顾我人生的第一桶金意味着什么?作为一个创业家,一无所有的时候,有的是想象力,敢闯、不拘束,当然也有赌博心理,实际上我的成功带有一部分的运气和侥幸。之后你会发现,你做生意基本是参杂着这样一个赌博和冒险,而且类似这样的情况很多。创业是需要承担风险的。创业初期往往遇到“赌博”的成分,你要有胆识,但是企业做大的时候,“赌”就会造成很大的风险。

至于未来,未来能做成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如果做企业一定做成伟大的企业,什么叫伟大的企业?首先你是企业,企业要有产品,品牌、标准、信誉度,但这都够不成伟大。所谓的伟大,我想是指企业在社会上的价值已经超越了他作为一个公司,生产产品、生产服务的范围,他的文化已经在整个社会有正向的推动力。

谈“放下”

要闯三道关,理由、条件与创造新天地。1998年万科成为中国上市公司当中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但也就是那一年我决定辞去总经理职务。为什么呢?因为对我来说最大的成就不是将万科做成了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而是将它打造成第一批的股份公司。我在整个过程当中因为担任了这样的角色,成为全国的知名人士,也可以说是人生进入了一个高峰。

但是我决定辞职,并不是从万科退休,而是为了一个现代企业的健康发展。这样的发展不应该让我在这个舞台上占用更多资源。我觉得,一个现在企业的建立更多的来讲是制度的建立。需要的是团队,是品牌,而不是个人的魅力。

我现在个人影响力大,看起来是对万科有好处,但反过来讲,也可能会造成杀伤力。我说我给万科带来什么:第一,选择了行业多元化,选择了房地产;第二,建立一个制度,建立企业制度;第三,建立了这样一个团队;第四,是品牌。

我记得宣布这个决定的那天,一切都非常平静。我同平常一样地来到公司,当然原来的办公室变得感觉不再一样了。我说人呢?照正常来讲,很多有关的业务经理什么的向我汇报,让我签字,可是冷冷清清。有点虎落平川的感觉。

这是一个终极问题:对许多企业家来说,不是企业离不开你,而是你离不开企业——因为你没有了自我,没有了存在感和价值感。其实,对每个企业家来说,放下都是早晚和必然的事情。人的生命包括职业生命都是有限的,最终你要放下,但这是被动的。

主动放下,才是对你的考验。很多企业家说我们也学习“放下”,不是我不想放下,是公司离不开我的,离开一个礼拜就天下大乱了。这方面我是有体会的。如何改变你的路径,这是不容易做到的,我相信我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