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托再遭困局 副总经理涉嫌受贿罪被逮捕

山东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信托)又摊上事了,继IPO未果、“踩雷”2017年A股“退市第一股”新都退后,公司副总经理宋冲又被逮捕。7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上查阅到,宋冲因涉嫌受贿罪于2017年7月5日被山东省济宁市人民检察院逮捕。

山东信托再遭困局
山东信托再遭困局

副总经理宋冲被逮捕

近日,记者查阅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发现,宋冲因涉嫌受贿罪于2017年7月5日被山东省济宁市人民检察院逮捕。此外,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上显示,犯罪嫌疑人宋冲因涉嫌受贿罪于2017年5月17日被济宁市梁山县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

记者就此事多次致电山东信托,该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称其在济南工作,最近有点问题,估计近段时间内可能都联系不到宋冲,他确实已被立案侦查,但具体结果还没出来。

对此,金融信托专家、经济学教授孙飞表示,总体来讲,对信托产品和公司来说没什么影响,因为产品都有设置风险防火墙,

但是要看受贿的副总经理在做风控的时候有没有降低风控的标准、有一定的隐瞒,比如财务状况、法律纠纷等,如果有隐瞒可能就会有风险隐患,但如果受贿但没有降低风控标准,都严格走了程序,那可能对信托产品影响也不大。

公司年报显示,宋冲,现年38岁,经济学学士,山东经济学院经济信息管理专业毕业。其职业生涯一直在山东信托,历任山东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基金贷款部、信托业务二部职员、华南区域总部总经理等职。自2014年8月开始任山东信托副总经理一职。

截至2016年报告期末,山东信托资产规模达86亿元,同比增长5.84%;营收为13.55亿元,同比下降26.85%;净利润为8.3亿元,同比下降22.55%。

“踩雷”新都退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10月3日,山东信托正式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主板IPO申请,在其招股说明书中,山东信托并未对其募集金额做具体说明。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13年~2015年间,山东信托的经营收入总额连续上涨,分别为15.367亿元、17.662亿元和17.857亿元,归属本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8.897亿元、9.855亿元和10.755亿元。

此外,招股说明书指出,山东信托已产生26个问题信托项目,但已用固有资金向其中18个项目提供流动性支持。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2014年末、2015年末及2016年5月31日,已为问题信托项目提供流动性支持所用固有资金分别为0.505亿元、3.42亿元、8.882亿元及7.4亿元,相当于主动管理型信托资产规模的0.1%、0.68%、2.24%及1.68%。

2017年2月,山东信托的赴港IPO申请获证监会通过。看似已顺风顺水,但备受市场关注的IPO之路却横遭变故。2017年3月底,山东信托IPO状态从“处理中”变为“失效”,并持续至今。

然而不足两月,山东信托又不幸地踩雷*ST新都——2017年“退市第一股”。

2017年5月18日,*ST新都发布了一份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公告,令此前的各类股东深陷“被套”的命运。5月24日股票复牌后,一路下跌,在经历了17个跌停板后才打开。

从5月24日~7月6日时收盘,新都退累计跌幅达78.64%。

根据新都退的相关公告显示,截至2009年底,山东信托位列其前十大股东之列,彼时,山东信托持股1268.08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3.85%。之后山东信托几进几出,根据新都退2017年一季报,山东信托持有其736.0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71%,为*ST新都第六大股东

除此之外,山东信托又遭监管部门两次处罚。据公开报道显示,2016年12月,山东信托因未按规定及《信托合同》约定向受益人定期披露信息、未按规定及《信托合同》约定方式向全体受益人披露临时信息等问题,遭到山东银监局20万元罚款的处罚;2017年3月,山东信托又因涉嫌“配合违规举债”被银监会问责,虽然情节较轻未受到行政处罚,但被要求“逐一排查存续业务,对违规业务立即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