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家药企集体压错宝 仿制药今后是否会涨价

43家阿奇霉素的生产企业,在看到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的仿制药参比制剂目录后,集体伤了心——它们并没有找到之前所备份的参比制剂名字。

43家药企集体压错宝
43家药企集体压错宝

参比制剂的选取,是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最关键的一环。“从一致性评价的发令枪打响后,大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购买参比制剂。一旦参比制剂错了,犹如参赛选手搞错了终点,往错误的方向越跑越远。”药智网联合创始人李天泉对第一财经表示。

而自从4月28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这批次的目录后,43家企业都陷入了慌乱。对它们而言,压错宝的最坏结果是,它们可能需要重新采购参比制剂并再次上路,所付出的代价不仅仅是推倒重来。

带着为历史还债、让中国人用上质量与疗效达到原研水平药品的使命,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在中国拉开帷幕已快有一年半。此次这么多家药企全部选错了参比制剂,让这场戏遭遇了尴尬。

集体压错了宝

2016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下称《意见》)。始于这份文件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由此展开,政府和企业都投入了极大的热情。

一致性评价决定了很多企业药品的生死,以及僵尸批号的命运。与此同时,文件也给出了许多诱惑:“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品种,在医保支付方面予以适当支持,医疗机构应优先采购并在临床中优先选用。同品种药品通过一致性评价的生产企业达到3家以上的,在药品集中采购等方面不再选用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

不做一致性评价只有死路一条,做了一致性评价还有活的出路。速度的快慢,决定了利益的大小。第一轮进行一致性评价的是《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2版)》中的289个品种,作为抗感染“大药”的阿奇霉素被列入其中,为阿奇霉素片的0.25克规格。

“在一致性评价工作开始时,国家要求企业对自己选定的参比制剂进行备案,如果60天内没有给出意见,大家可以按照备案的品种展开工作。备案后我们用了10个月去做药物研究、处方工艺验证性试验等,如今已进入药品验证批来做生物等效性(BE)试验了。”以岭药业(002603.SZ)研究院制剂室主任张晨光对第一财经表示。

在2016年4月27日中检院公布的参比制剂备案信息(4月20日截止)中,0.25克规格的阿奇霉素片总共有43个备案参比制剂,大家无一例外地都选择了希舒美(Zithromax,美国辉瑞公司所产)。

在规定的60天反馈时间内,无人告知希舒美不可以作为参比制剂。43家企业把这种沉默当作了默认,为了能够争取第一个到达终点,大家争分夺秒地展开了工作。

就在即将进入攻坚时刻,食药监总局公布了第四批参比制剂目录,其中确定阿奇霉素该规格的参比制剂并非药企之前备案的希舒美,而是以色列梯瓦制药(TevaPharmB.V.)的“Azitromycin250TEVA”,在欧盟上市、产地为克罗地亚。这一消息等于宣布43家药企全都搞错了参比制剂。

“所有的厂家竟然都把阿奇霉素片的参比制剂选错了?这问题有点大,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偏差?”感到疑惑的,不仅仅是张晨光。

将TevaPharmB.V.的产品作为参比制剂是否合理?张晨光梳理了阿奇霉素的发展史。在上个世纪70年代,前南斯拉夫普利瓦(Pliva)制药厂发现了一种新的大环内酯类抗生素,命名为阿奇霉素。1981年,普利瓦公司在南斯拉夫申请了阿奇霉素的相关专利,随后在全球范围内(包括美国)申请了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