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建曝光实名举报信 或直指华豚挖坑设局?

面对要约收购方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步步紧逼,爱建集团放出了“大招”:公司27日晚披露了其收到的两份实名举报信,一份直指华豚企业股东华豚集团挪用旗下公司华豚金服的募资用于收购爱建。

爱建曝光实名举报信
爱建曝光实名举报信

另一份举报信则指华豚企业与其一致行动人埋伏有大量的暗仓,并有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的谈话录音为证。有接受采访的律师表示,如果举报内容属实,华豚企业将面临信披违规和涉嫌内幕交易的指控。

对华豚集团挪用华豚金服资金的举报信,其内容与本报此前独家获悉的举报信内容基本一致,举报的核心内容为,华豚集团将华豚金服的互联网募集资金通过多个空壳公司,伪造交易背景,转到华豚集团,华豚集团将这些款项再投入到华豚企业于2017年2月增资。

举报人称其实名举报并作证,提供书面证据,提供相关银行账户及转账记录(详见上海证券报6月21日《华豚集团遭实名举报爱建集团称筹划重组先于要约》的报道).

另一份举报信则指华豚企业存在大量的“暗仓”。举报人讲述,其于今年3月18日晚,受人委托,去华豚集团所在地上海市长宁区龙溪路8号,在一座小楼的会客室里,见到了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和华豚集团董事长钱永伟,待均瑶集团某某某赶到后,同华豚企业进行了一次见面沟通。

这位接受委托的见证者在举报信中讲到,当天晚上用餐期间,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谈到华豚企业已经联合广州基金准备对爱建集团重组,提出均瑶集团退出爱建集团,给予均瑶集团10亿元的补偿方案。

顾颉介绍,华豚在3月18日前已经分多个账户购买了爱建集团股份,前期是钱永伟买的,后期顾颉从香港回来买的,总的股数包括前九位基金账户购买持仓已经超过12.3%,个人账户少一点。

举报信称:顾颉谈到现在已经到了举牌点,之所以不举牌,是想和均瑶谈判。顾颉还谈到有个关键点,就是准备向市场征集股票(要约收购),目的是通过征集方式将所有关联账户股票归集起来,规避已有的内幕交易,广州基金为此准备大约70亿资金。通过这个方案能让均瑶对爱建集团的定增不成或无限期拖延。

举报人称,这些内容都是其亲耳所闻。举报人认为,华豚企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在购买爱建集团股权的行为中,存在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涉嫌内幕交易,望监管部门以这些事实作为调查线索,对华豚企业及其一致行动人进行认真调查。对照爱建集团收到有关人士实名举报告知函及相关录音文件的公告,举报人应掌握着谈话的录音文件。

回查爱建集团的相关公告,举报信中所提及的谈判是在3月18日,当时爱建集团尚未披露2016年年报,一个月后的4月17日,华豚企业及其一致行动人方公开举牌。进一步查询工商信息可知,华豚企业引进汇垠天粤作为战略股东也是在今年4月初,举报信所说的双方谈判时,汇垠天粤应还未完成对华豚企业的入股,广州基金也还未正式介入。

和此前本报拿到的举报信不同的是,此次公告的举报信对举报人个人信息作了模糊处理。如何能相信举报人的身份呢?毕竟,能够被均瑶集团委托去参与谈判,举报人的身份应比较特殊,其为何又选择了公开举报?

有接近上市公司的人士介绍,举报人是作为中间人参与该次谈判的,事情的后续发展让其十分恼火,上市公司为了保护举报人的信息,在公告中选择了模糊举报人的身份信息,但这些信息已提供给监管部门。

有密切关注此事的律师分析,从两份实名举报信的内容来看,其杀伤力还是相当大的:一份举报信指向华豚企业的收购资金来源,如果真是互联网募集资金,必将受到监管部门的约束;另一份举报信更是指向信息披露违规和内幕交易,一旦证实,违法者将面临法律的严惩。

从公告所说的实名举报以及录音和转账记录等信息来看,举报人应是掌握了证据。这也进一步增加了市场的疑惑,即广州基金为何要选择华豚企业作为合作伙伴,双方究竟是什么关系?

当然,换个角度来看,爱建集团选择在此时公开两份实名举报信,也表明其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毕竟公司停牌期间有股东发出了要约收购方案,部分股东期盼公司复牌的愿望强烈,此前公司也收到了交易所的问询函。

在27日晚回复交易所的公告中,公司表示停牌时间从一个月延长至三个月是因为标的资产较为复杂,公司将加快推进重组工作,在三个月内披露重组预案,不会再次申请延期复牌。(原标题:爱建集团公开两份实名举报信举牌方早已埋了大量“暗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