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建股权争夺战火延伸 股民不满喊快复牌

股东大会前,爱建集团公布针对举牌方华豚的举报信;华豚被指涉嫌内幕交易,回应举报称遭断章取义。

“2017年3月18日晚,在上海长宁区龙溪路8号一座不起眼的小楼里,一场关于上海混改明星企业爱建集团前途的会谈正在进行。与会人员有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华豚集团董事长钱永伟和均瑶集团的人。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表示,给均瑶集团10亿元补偿,让其退出爱建集团。顾颉称,华豚企业已经联合广州基金准备对爱建集团重组。”

爱建股权争夺战火延伸
爱建股权争夺战火延伸

这是在爱建集团争夺战白热化之际,一位举报人在其向上海证监局的举报信中描述的一次会面场景,并以录音为证明。

爱建集团也在6月28日,股东大会前夕,公布了该举报信记载的内容,并表示获得了录音证据。这让爱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爱建集团”)的股权争夺战演变成一场现实版的“窃听风云”。

这份内部举报信质疑举牌方之一的上海华豚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豚企业”)涉嫌内幕交易和信披违规。而被举报的顾喆称,5月至6月22日之间,华豚一方和均瑶确实有频繁接触,不排除在谈话的过程中对方偷偷录音,而后断章取义利用。

暗仓悬疑

华豚被举报举牌前分多个账户买入

爱建集团在6月28日,股东大会前夕,公布了该举报信记载的内容。

根据举报信描述,顾颉曾在今年3月与爱建第二大股东均瑶集团会面谈判,顾颉本人在会谈中介绍,华豚在3月18日前已经分多个账户购买了爱建集团股份,前期是华豚集团董事长钱永伟买的,后期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从香港回来买的,总的股份包括前九位基金账户购买,持仓已经超过12.3%。这份举报信称,顾颉当时向均瑶集团透露了广州基金的要约收购计划,提出均瑶退出爱建,并给予其10亿元补偿。

举报信写到,顾颉称已经到了举牌点,之所以不举牌是想和均瑶谈判;顾颉称准备要约收购,目的是通过征集方式将所有关联账户股票归集起来,规避已有的内幕交易,广州基金为此准备大约70亿资金。通过这个方案能让均瑶对爱建集团的定增不成或无限期拖延。

4月份,爱建集团公告,华豚及其一致行动人广州基金举牌,合计持有上市公司5%股份。并在6月3日宣布,拟斥资77.6亿元,要约收购爱建集团,收购完成后,持股达到35%,成为第一大股东。收购价格为18元/股,爱建集团停牌前股价为14.98元/股。

举报人称,华豚企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广州基金在购买爱建集团股权的行为中,存在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涉嫌内幕交易。

举报信内容还包括“华豚企业举牌爱建集团的资金来自华豚金服利用P2P平台‘网钱网’,向1万名互联网用户募集了超过60亿元人民币,华豚集团通过购买和操纵几个空壳公司,伪造交易背景,将华豚金服的资金转至华豚集团,然后华豚集团再投入到上海华豚的增资事项上。”

对于上述举报信,监管部门是否在调查以及调查进展等情况,爱建集团董秘侯学东6月30日短信回复新京报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被举报的当事人顾颉未接听记者的电话,截至发稿,也未就采访短信做出回应。6月29日顾喆曾对媒体称,5月至6月22日之间,华豚一方和均瑶确实有频繁接触,不排除在谈话的过程中对方偷偷录音,而后断章取义利用。

针对举报信中提及的收购资金来源,上海华豚在6月底发布澄清声明,声明购买爱建集团股份所需资金均为自有资金,来源于股东缴纳的资本金。并表示华豚金服不涉及通过互联网向不特定投资者募资的行为,该企业已经于2月19日作出关于停业清算的相关会议纪要,并停止了全部业务经营活动。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称,实名举报的话,监管层是要求给回复的。如果是查证属实的话,会以内幕交易进行处罚,后续要约收购是会有影响的。王智斌表示,要约收购分为强制的要约收购,达到30%是强制要约收购,如果构成内幕交易,就会影响到此前持有的股份行使股东权利,对要约收购形成影响。如果是自愿要约收购,是一个愿意买,一个愿意卖,则不会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