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区商机上万亿 淘金者争相挖掘第一桶金

“实在不行,你就买辆车吧!以后新区的车牌也值钱了。”4月7日,在河北容城县奥威大厦旁边一家小饭店内,同伴对苏和半开玩笑地说。“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苏和一拍大腿大声叫道。

雄安新区商机上万亿
雄安新区商机上万亿

茶余饭后的段子,体现出雄安新区的成立在方方面面都牵动人们的神经。但随着雄安三县加大对楼市炒作交易的打击力度,4月5日前后,炒房者开始退潮。

苏和是四川一家建筑工程公司的负责人,雄安新区获批消息公布的第二天,苏和一行五人从四川来到雄县,辗转到安新,最后在容城安扎下来。像苏和这样来自全国各地的淘金者的外地车牌显得格外惹眼,他们多数人进入时间并不比炒房者晚。不过,他们并非炒房人,也不是来上车牌的,而是寻找即将拉开帷幕的雄安新区建设中的商机。

4月10日,在河北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会议上,雄安新区筹备工作委员会临时党委书记袁桐利表示:“围绕即将开展的征地拆迁、群众安置、施工建设等工作,加强全面排查,开展风险评估,针对性制定完善相关预案及防控措施,健全工作机制、明确责任主体、强化应急演练,不断提升应对处置风险和突发事件的能力。”一些来自当地的消息称,5月份雄安新区将正式启动原住地群众搬迁工作。

这些意味着雄安新区将在不久的将来正式启动建设,同时一个万亿级别投资市场和商机即将浮出水面。嗅觉敏锐的淘金者们,也在努力尽早赶上这波大潮。

淘金者浮出

河北容城,这个以服装生产和加工为主的县城,首次因为雄安新区被世人所瞩目。因为是新区筹备工作委员会驻地,吸引了大量淘金者造访。距容城县政府数百米外的奥威大厦——雄安新区筹备工作委员会临时办公地,更是他们必到的一站。

奥威大厦对面,一家贴着封条的门店前,两张由容城县住建局发布的规范楼市交易公告吸引着过路者驻足,大门前拉着“容城无房可卖,小心血本无归”的横幅,这种红底白字横幅在容城街头随处可见。

从上海来的曹先生亦是驻足者之一,他笑着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对其他围观者说:“小心血本无归啊!”曹先生不是来买房的,他和老伴到北京旅游,顺便过来看看雄安新区。

曹先生原来在江苏做布料生意,“容城有一些我的老客户,雄安新区成立了,顺便过来拜访下老客户,看看以后有没有更大的合作机会。”

这几天,苏和也一直徘徊于容城奥威大厦周边,自己的越野车就停在大厦门口不远处,后备箱内装满了礼品和公司宣传资料。平时,苏和和其他成员坐在车里聊天、抽烟,寻找进入奥威大厦的机会。

苏和的生意主要在四川,业务涉及拆迁、建筑垃圾清理和建筑安装工程等领域。奥威大厦的保安并没有给苏和任何机会,这几天,他们多次试图进入大厦找相关官员洽谈合作,但都被挡下来。

在当地,苏和没有熟人,更别说找一个能带他进去的,但直觉告诉他,只要坚持下去,机会总会有的。这个40多岁的中年人,并不想错过雄安新区——这个能与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相提并论的新区建设的机遇。

与苏和抱有同样目的、遭遇同样结果的还有刘峰,几天来也一直被无数次阻挡在大门之外,他说,“搞定这个小保安比搞定几个亿的生意都难。”

刘峰是河北某大城市一家管道材料供应商的管理者,他和同伴已在容城县滞留数日,每人手里都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公文包,包里装着公司宣传资料,每份宣传资料上都订着自己的名片。

苏和和刘峰只是雄安新区众多淘金者的缩影。在雄安三县的主要大街上,驾着挂各地车牌豪车的,并不都是炒房人,还有像他们这样来寻找商机的群体,未来他们或将成为雄安新区建设众多参与者中的一员。

小饭店的商机

4月7日中午时分,苏和一行五人走进奥威大厦旁边的小饭店内,这家只有四张桌子的小饭店主营包子,并提供各种炒菜和面食,这时,刘峰和同伴的午餐已经接近尾声。

作为本地人,刘峰比较幸运,辗转通过朋友认识李岩。李岩是容城人,自称早年在北京做销售,“现在跟政府混口饭,能和一些领导说上话。”对苏和、刘峰来说,数日努力无果后,李岩似乎成为他们打入雄安新区的最后一线希望。

李岩对刘峰说,目前雄安新区相关规划大致已经确定,近期就要正式对外公布,目前正在做最后准备,“现在干部都已经进村,5月份开始正式搬迁,8月份就动工建设,你们想介入,就要早做准备。”

这些消息是否准确,苏和自己也拿不准。但在他看来,新区建设第一步肯定是拆迁,接下来是工程建设,都和自己公司业务相关。

他对李岩说:“要是能帮我们引荐下新区的领导,肯定亏待不了你。”李岩答,“当前新区正在筹备,领导们每天都很忙,哪有时间见你们。”

李岩让苏和放心:“我在容城本地有些关系,对当地也熟悉,你们初来乍到,大家相互合作,我不敢保证能拿到一手工程,但二手、三手的应该没问题,到时候给个辛苦费,别让我白忙活就行了。”

苏和把名片留给李岩,并嘱咐一定要给他们揽点生意,“别人买房子,我们房子没买到,连新区大门也进不去。”李岩开玩笑说,“实在不行,就买辆车吧,以后新区的车牌也值钱了。”

苏和吃完饭离身,刘峰和同伴坐在李岩对面。刘峰表示,雄安新区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肯定需要大量管道,他们公司又是本省管道行业的龙头企业,首要任务先和官方负责工程建设的官员对接上,但均未果。

李岩告诉刘峰,新区建设工程很快就启动,“所以你们也没有多少准备时间,先租个院子,想办法注册个公司,把材料先拉进来。”

“注册公司的事我们早想到了,已经不让注册了。”刘峰表示,前几天他和同事已经到当地工商局咨询过,目前雄安新区已经停止公司注册,“这几天能做的我们都做了,主要见不到领导,想干点事业找不到门路。”

自从来到雄安新区,刘峰和同事先后拜访了三县政府及相关部门,对方回复说,未来雄安新区相关工程建成并不由县里负责,县级政府对相关情况并不掌握,建议他们和新区筹备委员会直接对接,“可是筹委会连门都进不去,怎么对接?”

李岩表示,未来如果雄安新区的工程由新区管委会主导,“肯定没问题,但如果是中央直接管,咱就说不上话了。”

几日来,刘峰经常在这家小饭店吃饭,每年都会遇到来自各地的淘金者,“大家吃饭的时候一块聊聊,这里都成了民间投资互助协会了,老板,不行在你饭店门口挂个牌子吧!就叫雄安新区民间投资互助协会,怎么样?”

饭店老板一边摆手一边笑着说,“可不敢,挂个牌子,我的饭店也该贴封条了。”

万亿级别商机

按照中央要求,雄安新区规划建设要突出七个方面的重点任务,涵盖智慧城市、生态城市、高新产业、公共服务、绿色交通等,无论哪一项,都能形成巨大的机会。

目前,已经有31家央企表态支持雄安新区的发展,其中中船重工等央企表示将要搬迁到雄安新区,国电投、国开行等机构也已经表态设立雄安新区分部在投资、金融等方面支持雄安新区的建设和发展。

目前,雄安新区仍未公布相关规划内容和具体投资额度,不过参考当年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这也是一次亿万级别的投资,尤其是新区开发初期,大量的投资势必会带动建材、工程建设等领域的商机。

据统计,深圳特区成立前三年,每年平均投资增速为120%,而同期全国投资增速为15%,深圳占据当年全国投资总量的0.5%份额;浦东新区设立前两年投资增速分别为83%和71%,同期全国增速为62%和30%,浦东占据当年全国投资总量5%份额。

民生证券研究院宏观研究员朱振鑫认为,未来雄安新区每年投资能占到全国投资总量的1%,就是一个4000亿-5000亿元的规模,“深圳和浦东的核心不在于发展,而是改革。中央曾经尝试在自贸区搞改革试验,但力度显然还不够。”

据花旗银行研报,未来雄安新区建设仅钢材需求量就在2亿吨以上,即便按照目前螺纹钢3500元/吨计算,雄安新区仅仅钢材供应一项就能够促成一个至少7000亿元的市场。

如果从全国投资每投资1亿元消耗0.22万吨-0.25万吨钢材角度计算,未来雄安新区建设投资在8万亿元到9.1万亿元,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4万亿投资的两倍。不同的是,这些投资集中在雄安新区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