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股权争霸或成定局 恒大退出宝能退让

一切早有预兆。2016年12月底时就有保险界资深人士称,经多方斡旋,包括监管层,“恒大退出、宝能退让万科”或成定局。果然,万科、恒大的公告接踵而至,其背后潜台词之一是“险资退让”。

万科股权争霸或成定局
万科股权争霸或成定局

1月12日,当华润与深铁签下一纸股权受让协议,旷日持久的万科股权之争或将告一段落,而这场中国A股市场上规模最大的一场杠杆收购和反收购“攻防战”已经持续一年半。

12日晚间,万科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华润股份及其全资子公司中润贸易与深铁集团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合计持有的万科16.9亿股A股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5.31%)转让给深铁集团。标的股份的转让价格为人民币371.7亿元,对应的每股交易价格为22.00元/股。

这也意味担任万科第一大股东15年后,华润正式与其分手。次日,中国恒大公告称,无意进一步收购万科股份。宝能则在13日晚间发布声明称,欢迎深圳地铁集团投资万科,愿共同为深圳及万科企业的发展而努力。

就在去年,对于万科与深铁集团的合作议案还曾遭到华润方面的反对。然而,转眼间,对手变成了交易对手,其中事由颇易令人遐想。然而,深铁集团的接盘并不代表着事情的结束,万科第一大股东宝能系以及第三大股东恒大的去留,成了事情能否结局的关键。

在接近监管层的人士看来,自险资监管趋严开始,白热化的股权之争趋于平静,但在多方力量参与的情况下,事情的脉络早已逐渐清晰:无论是非市场力量的干预还是即将发布的系列险资投资新政,其可能的框架逻辑之一是“对关联度不大的收购,险企或将迎来负面清单式限制。若构成收购行为,将不得使用保险资金,需要以自有资金支付。”如此,万科股权之争中的保险资金都将难以持续。

如果万宝之争终于画上句号,“险资出局”可以让某些保险资金撕去“野蛮人”与“妖精”的标签吗?监管层或许正为此试图在努力。

恒大退出或成定局

13日早间,中国恒大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无意进一步收购万科股份,对万科的投资将账列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恒大目前拥有15.53亿股万科A股,占万科已发行股本约14.07%,收购有关万科A股股份支付总代价约362.73亿元。无论是无意继续收购的表态还是调整会计账目将对万科的投资列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恒大的退出之意已然明了。

而就在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痛批险资举牌等行为后,就有保险界资深人士透露:“恒大已经明确表示退出,浮亏也不要了。宝能系的姚振华目前没有明确表态,但已经不再寻求争做第一大股东,罢免公司董事会的议案亦会放弃,但最终会采取怎样的决策仍不好说。由于万科股权争夺涉及华润、宝能、安邦、恒大以及公司资管计划等多个方面,何去何从还需看各方力量的博弈。”

12月5日,保监会称已下发监管函,针对万能险业务经营存在问题,并且整改不到位的前海人寿采取停止开展万能险新业务的监管措施;同时,针对前海人寿产品开发管理中存在的问题,责令公司进行整改,并在三个月内禁止申报新的产品。消息还未被市场完全消化,保监会又在12月6日亮出新招:将派出两个检查组分别进驻前海人寿和恒大人寿。

检查的主要方向是对上述两家保险公司治理规范性、财务真实性、保险产品业务合规性及资金运用合规性开展现场检查,严肃惩处违规行为。随后的12月9日,暗中买入格力电器的前海人寿发布声明承诺逐步退出不再增持。与此同时,恒大人寿被叫停了委托股票投资业务。

而由于恒大人寿目前自身并无直接投资股票资格,只能委托其他机构进行投资,业务被叫停后,恒大人寿暂时将不能买入股票。恒大集团的投资端受限。2016年12月17日,中国恒大董事局副主席夏海钧公开表态,中国恒大无意、也不会成为万科控股股东。

而据财新网报道,中国恒大还曾在同一天向深圳市委、市政府方面递交书面报告,宣称从大局出发,作出五点表态:“不再增持万科;不做万科控股股东;可将所持股份转让予深圳地铁;也愿遵照深圳市委、市政府安排,暂时持有万科股份;后续坚决听从市委、市政府统一部署,全力支持各种万科重组方案。”。

作为退出万科股权之争的交换条件,深圳市政府早先同意将国资房企深深房这一“壳资源”给予中国恒大。对此,经济观察报记者曾向恒大集团品牌部求证,截至发稿,对方并未给出回复。2016年8月4日,中国恒大发布公告称,公司购入万科A股约51687万股,占万科已发行股本总额约4.68%,总代价为人民币91.1亿元。

以万科A在4日前10个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计算,恒大的持仓成本在17.58元/股上下。11月底,恒大集团再度大举买入万科A,11月29日,公司公告称,恒大集团通过大宗交易进一步增持万科A,累计持股15.5亿股,占万科A总股本的14.07%,累计收购金额362.73亿元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