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建部公积金监管司:设立国家住房银行条件已成熟

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有喜有忧”。“喜”在结构调整已现成效,第三产业增加值超过第二产业,失业率保持较低水平,社会总体稳定。“忧”在新的经济增长动力尚未形成,经济增速继续下行,或将引发长期累积风险的集中释放。目前,房地产业仍是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经济“房地产化”短期内难以扭转。

国家住房银行
国家住房银行

因此,必须稳定房地产市场,为结构调整和体制改革创造时间和空间。稳定房地产市场,关键是增加住房消费需求。以住房公积金制度为基础,设立政策性住宅金融机构(或可定名为国家住房银行),是增加住房消费需求的有效措施,应抓紧组织实施。

经济风险日益显现

去年,我国经济增长7.4%,通货膨胀2.0%,城镇新增就业超过1300万人,呈现中高速增长、低度通货膨胀和充分就业的新气象。但经济运行不确定性增加,风险持续发酵并日益显现,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房地产业收缩过快。全年房地产开发投资9.5万亿元,同比增长10.5%,增速呈逐月下降的态势。商品房销售面积12.1亿平方米,同比下降7.6%,除四季度略有回暖外,降幅呈逐季加大态势。70个大中城市中,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月同比下降的城市个数从上半年的1个增加到12月份的68个。9月央行放宽个人住房贷款政策后,市场预期有所改善,但多数城市继续低迷,下行趋势仍然明显。

第二,产能过剩持续加剧。2012年底,我国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2%、74%、72%和73%。2013年中央对化解产能过剩工作作出部署后,产能过剩势头得到遏制,但问题远未化解。至去年底,上述行业产能利用率仍不足75%,低于82%的正常水平。目前,我国企业债务约占GDP150%,全球最高。在需求强劲条件下,高负债可以支撑高投资,高投资支撑高产能。一旦需求萎缩,企业亏损和破产增多,银行风险就会暴露。

第三,地方融资平台违约。最近几年,地方融资平台大规模举债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还款资金主要依靠土地出让收入。在房价持续上涨期,这种运行机制尚能维持运转,但在房价下跌期,平台风险就会逐步显现。由于2010年是信贷高峰,2011年至2013年是信托高峰,信贷一般以5年期为主,信托大多在2年左右,今年是平台偿债高峰,到期债务为2.8万亿元。

第四,影子银行风险集聚。影子银行是我国金融市场发育不充分条件下监管套利的产物,基本特征是“两高一低”,杠杆率高,利率水平高,运行透明度低。2011年至2013年是影子银行快速发展时期,目前已陆续进入偿还期。到去年底,全国369笔信托项目存在风险,涉及资金181亿元。经济下行周期,资金链断裂风险恐不断积聚。

而在这些风险中,房地产是风险“导火线”。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占GDP14.9%,约是美国、印度、台湾地区房地产投资高峰时期的3倍。瑞银估计,房地产占我国总需求比重高达1/4。如再考虑房地产和其它行业的产业关联,房地产占GDP比重超过1/3。社会融资30%投向房地产,固定资产投资30%在房地产,家庭资产70%集中在房地产,地方财政收入50%以上依靠房地产。房地产业过快收缩,将对宏观经济产生连锁反应和共振效应,比如加剧产能过剩矛盾、诱发平台债务违约和引爆影子银行风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