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丰厚收益要有大格局 基金经理冯明远谈投资心得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从5000万元到如今超过140亿元,信达澳银基金联席投资总监冯明远凭借突出的业绩表现,实现了基金管理规模的大爆发。

基金投资
基金投资

在入行的第十个年头,他以“黑马”的姿态,一跃成为公募行业的新秀。对新兴产业的投资认识、做基金组合管理的心得、发掘好公司的经验,冯明远娓娓道来。言谈间,能够感受到他的严谨和勤奋。

十年如一日深耕新兴产业研究

上证报:请介绍一下您的从业经历,它对您管理基金产品有哪些影响?

冯明远:我的专业是工科,2010年毕业后进入平安证券研究所,在TMT组做卖方分析师,主要负责通信、电子、计算机等行业研究。经历了完整3年的TMT卖方行业研究后,我在2014年初加入信达澳银基金,一开始主要负责TMT行业研究,而后研究范围逐渐增加了一些偏周期的行业。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担任公募基金经理,投资范围以过去做研究员时覆盖的行业为主。

最初入行接触的行业对我的影响比较大,研究TMT行业的时间较长,这让我对TMT行业的产业动向,尤其是对潜在产业变化比较敏感。

上证报:您的投资框架有哪些特色?

冯明远: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成长股选手,更精确客观地说,是专注于新兴产业的发现型选手。

一般来说,我的基金仓位不做择时,行业轮动等考虑的权重较低,投资框架比较稳定。我推崇自下而上地看公司,精选高质量的公司长期持有。整体上,我采取自下而上的选股方式,主要关注个股和公司的变化。对策略和宏观的研究,只是作为投资的参考。

至于何时卖出股票,我主要考虑以下因素:公司的基本面发生变化、关键技术或核心人员团队因内部管理问题出现动荡、公司产品遇到特别强劲的竞争对手、长期处在落后的竞争格局,以及涨幅过大、估值偏离基本面太大等。

上证报:如何寻找优秀的上市公司?

冯明远:科技类公司的技术、产品变化多样,应通过深入研究产品来判断公司的竞争优势。从投资来看,我倾向于选择在细分行业中具有一定技术优势、成本特色、竞争力的好公司。

我会比较频繁地跟踪上市公司,一方面通过财报、公开资料等信息,持续分析上市公司;另一方面,多参加调研,了解公司的情况。

我们涉足的范围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偏新兴制造业的方向,这方面有几个比较简单的筛选方法:一是看客户,这是最简单、省力的方式。客户可以帮我们验证公司的好坏,起到去伪存真的作用,客户好的ToB企业大概率是一家好公司。比如说苹果产业链、特斯拉产业链的相关公司,有大品牌公司帮我们进行公司的筛选。二是看管理层,这需要多调研,频繁地交流,主要关注管理层的素质、经营理念、对人才的重视程度、对新业务的发展方向以及经营中对人才的激励。其中,新兴产业中优秀的管理层,一般很重视研发、重视激励、重视客户服务。有的管理层是这一领域的专家,拥有很多重要的研究成果。还有的优秀企业家,是从基层摸爬滚打起来的,也能够带领公司实现较好的发展。

上证报:和很多优秀的主动管理型基金经理不同,你的持仓集中度较低,持股数量多,这是否意味着你需要跟踪更多的公司?

冯明远:公司具有外资股东的优势,在最初设计产品时,对全球市场进行了全方位的考察,并结合公司投研情况,采取了单只个股占比不高的策略。因此,基金组合的个股集中度比较低,很自然的,我也会多看一些行业、个股,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举个例子,我们每天去早点摊吃早餐,很多人同时向老板点了多种食物,可是老板能迅速计算出每个人的消费金额,不会算错。一般来说,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大脑能形成固定的思考模式,作出迅速反应。

我的工作也是如此,平时跟踪的公司数量比较多,已经熟能生巧了。通过企业财报、招股说明书等信息,能迅速地摘记要点,调研了解的问题也早已记在心里了。目前我跟踪两三百家公司,每天看公告、调研纪要,多年来每天按部就班地推进着,早已习惯了这种状态。

上证报:您单只基金的规模已超过100亿元,如何调整投资策略以适应基金规模的快速增长?

冯明远:管理规模增长带来的最大影响是股票交易时间因受到流动性制约而变长了,对投资思路适应性的影响不是太大。

当前进行组合管理,需要加强对个股流动性的考虑。一些流动性较弱的个股,需要考虑其交易时长和交易数量。

此外,随着基金规模的急速增长,股票交易时间放慢,可能产生一定的冲击成本。规模增大后,对选股的质量、数量要求提高了,难度更大了。

获取丰厚收益要有大格局

上证报:请分享一下对新兴产业的投资心得。

冯明远:想要在新兴产业里面挣大钱,一定要有大格局、大的方向感和敏感性,不要被每天股价的波动所影响。

曾经有一段经历让我记忆犹新。iPhone是在2007年左右推出来的,2010年我做卖方分析师的时候,大部分人还在用诺基亚、摩托罗拉等键盘手机。当时公司有个同事买了iPad,经常展示触摸屏打游戏,“安利”iPhone手机的优势,让我们对手机有了新的认识。而后,随着智能手机的逐步普及,越来越多的人更换了iPhone手机。

如果在2010年iPhone出现压倒性优势、智能手机替代功能手机的趋势明显时,坚定地买苹果股票,长期看能够获得近10倍的投资收益。

这段经历让我了解到,不需要在趋势不确定的时候投资,当看到很明显的趋势后去买股票,也能获得不错的投资回报。

如今,在新兴产业投资中很容易形成一些误区,觉得是在炒概念、没节操。但是,在新兴产业领域,我们需要对新产品保持较高的敏感度、接纳性,秉持开放包容的态度,多观察,不轻易否定。对于投资,真正要做的是去学习接纳,去了解技术原理、创业者的想法以及产品本身。

上证报:科技股此次回调幅度大吗?是否在预期之内?

冯明远:此次科技股回调的因素有两个,内因主要是在估值水平、企业情况,外因是海外疫情的蔓延,海外需求出现了下滑。

整体看,目前科技股的估值水平偏高,但部分标的的估值仍然具有合理的上升空间。由于目前海外因素无法确定,所以无法做具体的判断。

在我看来,经过了2019年整年的上涨以及2020年前两个月的上涨,市场调整是迟早的事情。

不过,我觉得投资的核心问题是,要把握真正有成长性的公司,要像抓住10年前的苹果股票一样抓住现在的机会。长期有竞争力的品种,每一次的回调都是买入机会,把公司的长期价值研究清楚了,短期的波动并不是大问题。

上证报:请谈谈科技行业细分领域的后市机会。

冯明远:资本市场经常会提前作出反应,股价往往会走在基本面的前面。比如通信板块,2019年表现比较亮眼,部分个股出现了很大涨幅。从产业的角度来看,2019年网络的建设规模不算大,5G基站建设数量约10多万个。事实上,5G基站真正上量应该在2020年至2021年。因此,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说,2021年整个通信产业的增长比率、产业景气度表现会比较好。

从5G应用来看,一方面,如VR\AR、车联网、机器人,物联网等领域,比较有特色的在于物体之间的连接,这需要长期关注;另一方面,受益于5G带宽增加、网速提高等技术特性的进步,高清视频等方面的发展会比较快,容易实现快速增长。

从产业发展逻辑来看,5G网络建设结束后,终端用户才有动力更换智能设备,带来5G手机、穿戴式手表的增长。同时,从手机的整体销量来看,2017年至2019年表现一般,5G的换代更新将有可能带动一波换机潮。综合来看,用户对于5G手机的购买欲望将会在今年下半年逐步体现。

另外,相较于传统的蓝牙耳机,新一代蓝牙耳机的连接速度更快,续航能力更长,声音的一致性、同步性更好。由苹果引领的新一代蓝牙耳机在2019年大放异彩,从近期三星发布的产品来看,未来的手机销售中,蓝牙耳机或成为标配产品,这将给相关公司带来较好的投资机会。

在半导体方面,欧美等发达国家已经形成非常成熟的产业,我国的消费电子需求是全球最大的市场,拥有很好的下游需求支持。长期来看,我国对大力发展半导体产业有着强烈的意愿,半导体国产化的进程非常明显。在资本市场的支持下,半导体领域会涌现出非常多的优质公司,在中长期形成较好的发展势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