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公司大股东“降质押” 向市场传递信心

“降低质押率是大股东楚昌集团今年的一项重点工作,目前(质押率)还有75%左右,最近他们正在做一笔债权融资,也是用来置换质押的,完成后质押率可以降到68%。”10月23日,九州通相关负责人向上证报记者介绍。据他了解,楚昌集团的目标是将股票质押率降到50%左右。据查,楚昌集团及其关联方的整体质押率一度接近85%的高点。

股权质押
股权质押

这不是孤例。今年以来,一大批上市公司主要股东都在积极主动降低质押率。据上证报资讯统计,截至今年10月18日,A股公司主要股东累计质押股份数量为5949.4亿股,较2018年12月底的6343.25亿股减少393.85亿股,减幅约6.21%。

“大股东降低质押比例,主要是为了缓解市场的担忧。”有接受记者采访的券商人士表示,在前期的市场调整中,部分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风险暴露,回避“高质押”公司成为市场的共识,有实力的大股东纷纷采取措施降低质押比例,向市场传递信心。

逾600家公司大股东“降质押”

10月16日,奥瑞金发布公司控股股东上海原龙质押相关公告,至当日,上海原龙持有公司10亿股,其中累计质押5.1亿股,质押率为51%。回查公告,今年5月底,上海原龙质押股份总数为7.42亿股,质押比例为71%。简单测算,在过去4个多月时间里,上海原龙减持了约4700万股,同时赎回近2亿股质押股份。

其实,一大批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们都在积极主动降低质押率。据上证报资讯统计,2019年以来,有超过600家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质押股份数下降,其中有12家公司的大股东选择了赎回全部质押股份,赎回比例超过50%的公司有68家。当然,同期也有近300家公司的大股东质押股份数有所增加。

换个角度来看,至今年10月18日,大股东累计质押股份数占其持股总数50%以上的公司共有约1100家,较2018年12月底减少100家以上;以质押比例80%为基准,至今年10月18日,两市共有约540家公司的大股东质押比例超过此线,2018年12月末的这一数据是584家。

“整体质押比例肯定在下降,从供给方来看,券商的股权质押业务在全线收缩,有些公司大股东的质押股份数可能没有下降,甚至还有所上升,但是融资额可能已经减少了,真实杠杆降下来了。”长江证券营业部的负责人向记者介绍。

有数据为证。据上证报资讯统计,截至10月18日,上市公司质押股份总数为6343.25亿股,比去年底累计减少393.85亿股。“这不是个小数字,近400亿股,目前A股股价的中位数在9元左右,即使是按照40%的质押比例估算,也有接近1500亿元的资金。”前述券商人士分析,大股东需要拿出的资金可能要超过这个数字。

多措并举找钱赎回

这么多的钱,大股东都是从哪儿找来的?

债转股是主要途径之一。以九州通为例,2018年10月,九州通大股东楚昌集团与信达资产达成协议,后者分4笔出资总计19.9亿元收购完成工行、民生、汉口银行等的债权。据了解,目前楚昌集团正积极启动转股事宜,信达将受让楚昌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不超过1亿股股份,届时信达将成为持有九州通5%以上股份的股东。

战略引援也被多家公司大股东采用。如9月27日,东山精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袁氏父子等与盐城智能签订协议,拟向后者转让上市公司5%的股份。袁氏父子表示,此次转让一是为了切实降低控股股东的股票质押率,释放股票质押风险;二是为上市公司引进战略投资者,促进公司的长期稳定发展。东山精密日前也发布了控股股东解除部分股票质押的公告,质押比例降为77%。

还有部分公司的大股东采取减持的方式来筹措资金,从而降低质押比例。以奥瑞金为例,公司大股东上海原龙的减持都是通过大宗交易渠道,且披露了受让方为华彬航空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原龙在减持公告中表示,减持是为了优化自身资金结构。东山精密的袁氏父子在此前减持时也承诺,获得的资金将全部用于偿还其东山精密股份质押的本金及利息,进一步降低质押率。

三安光电控股股东三安集团采取的是自身引援增资。9月29日,公司披露收到股东三安集团通知,三安集团与湖北长江安芯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署了《增资协议书》,约定长江安芯以货币资金59.60亿元向三安集团增资,从而持有三安集团22.28%的股份。公告称,通过本次增资,三安集团可以大幅增加现金流,改善财务报表结构。三安集团同日披露控股股东办理了部分股票的解除质押手续,质押比例已下降到72%。

愿意提供资金的机构也有很多。以债转股为例,不少银行都已设立了专营机构,并成为债转股市场的绝对主力。此外,随着定增政策的变化,此前专注于一级半市场的资金也开始寻找新的出路,除了去一级市场投资外,直接与上市公司大股东做交易也成为一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