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华生物重新诠释“原创新药”向科创板冲刺

杰华生物是一家怀揣梦想的公司。20多年前,30岁出头的刘龙斌博士(杰华生物创始人)已经拿到美国麻省医学中心教授的头衔。当看到一家又一家公司凭借1至2个原创生物新药就跻身“千亿俱乐部”,刘龙斌的内心世界发生了改变,弃文从商的念头不断在他脑中回荡。

生物医药
生物医药

原创新药价值的爆发力,让刘龙斌惊叹。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留美学者,刘龙斌清楚地认识到,这个时点几乎与生物技术的发源同步。从学术研究到实业,改变了刘龙斌的事业轨迹。杰华生物倔强而低调地走了整整20年,如今,公司已经成为我国为数不多的完成了至少一个NCE(全新化合物实体)新药研究周期的生物公司。

定位于“只做原创生物新药”的杰华生物,也有意向科创板赛道发起冲刺。

重新诠释“原创新药”

杰华生物的新药,均属于NCE类药物,与国内目前绝大多数躲避专利的“快餐式创新药”、“改良式创新药”有着根本区别。在刘龙斌眼中,一个真正的生物新药不论基因序列还是蛋白质结构均应为世界首创,能获得世界发明专利保护,其作用位点及作用机理均是世界上以前没有的或首次应用的。

“乐复能”(商品名)是杰华生物已经研发成功的第一个1类生物新药,2018年获得国家新药注册批准,目前已投产并实现销售。据介绍,“乐复能”是一种具有广谱免疫治疗功能的蛋白质新药,具有美国和全球所有主要国家的新化合物发明专利,目前获批的第一个适应症为治疗慢性乙型肝炎。该药品如今也已经进入山东省医保目录。据业内人士介绍,市场热议的“4+7带量采购”政策对这类只能由一家企业生产的原创新药品种的价格并不构成影响。

“乐复能”的英文名叫Novaferon,由杰华生物在全球首先进行英文命名。其中“Nova”在英文里面是创新的意思,不仅仅是“乐复能”,公司每一个产品管线的前缀都带着“Nova”。采访间,刘龙斌强调,杰华生物的生物新药还需尽快完成欧美国家的研究注册,真正为一个原创新药研发周期画上句号。

杰华生物的新药研发历程创造了若干个“首次”,2010年公司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乐复能进行多肿瘤(不限种类)的II/III期临床研究批文,这是我国第一次对于新药临床研究不限制癌症种类的突破。随后,国家药典委员会正式命名“乐复能”的药品通用名为“重组细胞因子基因衍生蛋白注射液”,是我国第一次在世界卫生组织(WHO)之前命名的全新种类生物新药。

杰华生物的“乐复能”治疗乙肝临床研究,是30多年来世界上第一个乙肝治疗优效试验。2018年4月底,“乐复能”获得批准治疗慢性乙肝的1.1类新药证书,乐复能也成为世界上近30年来发明的全新种类的乙型肝炎治疗药物(FirstInClass),是除核苷类抗病毒药物和人干扰素(普通和长效)药物外的第三类乙型肝炎治疗药物。记者在采访时获悉,公司近期计划启动美国FDA和欧盟EU的新药临床试验工作,公司有望成为第一家获得全球主流发达国家原创新药证书的中国企业。

新药研发“质”比“量”更重要

公司会议室的墙上,挂满了公司所获得的专利成果,从过程、设备、工艺,再到最终成品药。刘龙斌表示:“新药的研发,本身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没有成功都等于零,研发管线品种数量多并不会提高成功率,新药研发更注重的是专业高度和质量。”

谈起公司的技术储备,刘龙斌自信地说:“基因重组蛋白大规模工程表达主要有三种方式,即大肠杆菌、酵母菌和中国仓鼠卵巢细胞(CHO细胞),其中用分泌型酵母和大规模高效CHO细胞表达生产的蛋白质药物,均由杰华生物团队中技术人员在中国首先实现。杰华生物具有从实验室基因发明改造到工业化生产技术构建的生物制药全产业链技术能力,构成了公司未来持续新药研发与生产的核心竞争力。”

就以“乐复能”而言,乙肝的抗病毒治疗只是该产品的第一个适应症,后续适应症主要在抗肿瘤及自身免疫疾病等大病种,且已分别完成I/II期临床研究,试验结果良好,目前中国已加入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会(ICH),有望快速启动全球多中心的III期临床研究。刘龙斌特别提到,与目前PD1/PDL-1的不同,乐复能是更广谱的免疫治疗药物,治疗潜力覆盖肿瘤、病毒、自身免疫性疾病,具有很大的临床应用前景。

除了乐复能外,目前杰华生物在研长效产品包括促红细胞生长的Nova-EPO和促进粒细胞生长的Nova-GM-CSF,这两个品种均在杰华生物已获专利保护的长效蛋白质技术平台上研发,也取得了美国等主要国家发明专利。如其中任何一个长效新药完成欧美新药注册,则杰华生物的长效蛋白质技术将成为新一代研发长效生物新药的平台技术,技术和经济价值巨大。

对标目前广泛采用的PEG(聚乙二醇)化的长效产品,杰华生物长效蛋白质技术聚集蛋白质的分子层面结构改变,而不是将活性蛋白采用PEG包裹,因为PEG包裹会导致目标蛋白质的活性降低。

双引擎技术平台

药物疗效显著的背后是杰华生物“蛋白质技术平台”的支撑,其一是高效蛋白质技术平台,其二是长效蛋白质技术平台。刘龙斌表示,平台的最大价值在于可以利用同样的逻辑扩大应用场景与领域从而研发出更多的新药,可以为其他不同疾病研发领域的制药公司提供研发外包服务,从而极大提升平台的商业价值。

高效蛋白质技术平台的技术体系部分源于上世纪90年代美国科学家发现的“实验室基因定向进化技术”(DNAShuffling),当时该技术被学术界寄予厚望能发现疗效提高的蛋白质新药。

然而,要从海量的改构新基因文库和相应重组蛋白中寻找到高活性、毒副作用小、相容性好的人体大分子蛋白并不容易,发明人公司受限于筛选环节的技术障碍最终未研发成功一个生物新药,直到其他科学家利用该技术在工业酶的应用上获得突破并获得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该技术最近又进入了公众视野。

杰华生物的技术核心突破主要是在承接DNAShuffling技术体系基础上在筛选环节获得颠覆性技术突破,使得从成千上万个重组蛋白中筛选出来高功能、副作用小的改构蛋白分子成为了可能。“乐复能”是在“实验室基因定向进化技术”基础上,世界上首个研发成功的蛋白质新药。

“乐复能”的成功是公司在DNAShuffling技术路径下从重组到筛选形成完整闭环的最好实践证明,这也是中国第一次在做新药研发的某一种路径上站到了世界最前沿。目前该技术平台已在研抗病毒抗肿瘤活性更高的第二代乐复能产品,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疾病治疗领域蛋白质药物的研发取得突破。

长效蛋白质技术平台是公司第二个技术平台,杰华生物研发的长效蛋白质技术——突变免疫蛋白融合技术已经获得美国发明专利,在此专利技术平台上研发的2个长效蛋白质新药分子也获得了全球发明专利,目前数据显示优于欧美同类产品的临床指标。

估值能有几何

世界公认治疗主要疾病的NCE类药物一旦成功,相应研发公司价值就会出现质的飞跃。如拥有2个生物新药的公司Amgen(安进公司),其市值已超千亿美元,Biogen(百健公司)成功研制1个生物新药,其市值也逾450亿美元。

除了上述生物新药研发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外,就技术体系与路径而言,杰华生物在资本市场上的估值也有参考坐标。与公司技术体系最接近的公司是DNAShuffling技术最早发明人创办的美国Maxgen公司,仅具有该技术应用前景。

在没有新药研发成功记录前,Maxgen公司估值最高时曾经达到70亿美元,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使用开展研发蛋白质改造的外包业务,涵盖农业、化工、生物医药等多个领域,但20多年中,Maxygen在生物医药领域始终没有获得突破性的进展(尚未做成一个新药),最终被其他公司收购。

“在中国资本市场上重庆啤酒曾因染指乙肝疫苗(进入临床三期但未最终成药),遭到市场无数次炒作,足以彰显市场对于乙肝药物的疯狂。“杰华生物旗下的‘乐复能’已经进入销售状态,在疗效、营收、利润可见的情况下,此前市场给出的任何估值体系都理应重塑。”某资深投资人士表示。

对标目前国内多数仍处在研发阶段尚未形成收入,或者主要承接国际大公司产品在中国市场的临床开发与后期市场推广分享权的公司,杰华生物目前已经是一家产生规模收入、规模利润、规模正现金流的新药研发企业了,而后续在研生物新药潜力还很大。谈及估值几何这个问题,刘龙斌脸带笑容地说:“既期待,又紧张,闯关科创板,是公司锤炼二十余载的答卷,能有多少分,都交给市场研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