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瑞世纪保守计提事件 更凸显出公司相关操作可疑

旧疾未愈,新患又生。在证监会立案调查未有定论之际,一部电视剧播出档期的一拖再拖,如今又将欢瑞世纪拉入两难境地。

证监会
证监会

一方面,欢瑞世纪对于该部剧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保守”计提,并不能获得其年报审计师的认可,因此被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意见;另一方面,倘若欢瑞世纪对该笔应收账款大比例计提坏账准备导致业绩指标缩水,那么其核心子公司的业绩承诺缺口将进一步变大,进而涉及利润补偿事宜。

不管欢瑞世纪在应收账款计提过程中是否存有“私心”,外界更加关注的是公司是否规范运作。而记者比照欢瑞世纪同行唐德影视对电视剧应收账款的计提案例可知,唐德影视对于未播剧的应收账款的大规模计提坏账准备,更凸显出欢瑞世纪相关操作的“可疑”。其背后是否有隐情?有待监管部门进一步查实。

年报非标为哪般?

2018年7月,由欢瑞世纪倾力制作的电视剧《天下长安》在即将开播之际再次突然撤档。欢瑞世纪彼时给出的解释是“播出版本和上线时间的安排”有变。然而,时至今日,该电视剧何时播出、能否播出却仍是未知数。

而在2017年第四季度取得《天下长安》发行许可证并快速确认收入后,其随之形成的高额应收账款问题也成为审计机构关注的焦点。

欢瑞世纪前不久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负责公司财报审计工作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向公司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其导火索正是《天下长安》。

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欢瑞世纪合并财报中《天下长安》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5.06亿元,公司管理层按照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0.25亿元。

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对此指出,鉴于《天下长安》在2018年存在未按卫视计划档期播出且至今仍未播出的情况,审计过程中,其在欢瑞世纪配合下实施了必要的核查程序,但仍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判断上述情况对应收账款可收回性的影响,因此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天下长安》相关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作出调整。上述因素是审计师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

不仅如此,因《天下长安》应收账款计提而引出的非标意见,还进一步导致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无法确定欢瑞世纪早年收购标的欢瑞世纪(东阳)影视传媒有限公司2018年度业绩承诺完成情况。对此,欢瑞世纪坦言,鉴于导致上述保留意见的事项可能致使欢瑞影视2018年已实现利润、2016年至2018年累计已实现利润与业绩承诺目标存在差异,公司已制定相关措施争取尽快消除该事项的不确定性,拟待该事项的不确定性消除后对业绩承诺的完成情况进行最终确认。

根据早年签署的相关协议,欢瑞影视原股东承诺欢瑞影视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41亿元、2.90亿元和3.68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3亿元、2.70亿元和3.43亿元。

欢瑞影视在2016年和2017年均超额完成了相关业绩承诺,而在按账龄分析法对《天下长安》计提坏账准备0.25亿元的背景下,欢瑞影视2018年实际盈利数也只有承诺数额的83.53%(扣非后净利润指标)。

“作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陈援、钟君艳及其一致行动人同时也是当时利润承诺的第一顺位补偿主体。在业绩承诺期的最后一年,由陈援、钟君艳掌控的上市公司通过保守计提来规避业绩负面影响,进而最大限度减少陈援、钟君艳等交易方的补偿金额,这种运作套路并不鲜见,但关键在于是否合情、合规,这是审计机构重点关注的要点所在。”有分析人士称。

同类对比显反常

不止是公司聘请的独立审计机构,欢瑞世纪应收账款计提“猫腻”同样引发了财务专业人士的关注。

长期从事人工智能“财报扫雷”的高垚博士告诉记者,会计谨慎性原则是企业会计核算中一项重要原则,其要求相关公司在财务核算中,必须合理核算可能发生的损失和费用,不得多计资产或收益,少计负债或费用,从而起到预警风险和化解风险的作用。“从欢瑞世纪这次未播电视剧的应收账款处理来看,因为该剧目前上线时间一再推迟,而且无法确认,所以从谨慎性原则来看,有必要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目前公司的财务处理虽然不违反应收账款坏账计提的会计政策,但是明显是违背了会计的谨慎性原则。审计机构给出保留意见的核心原因也应是如此。”

事实上,在与欢瑞世纪同行唐德影视类似案例进行对比,更能显现欢瑞世纪对《天下长安》应收账款会计处理的“反常”。

与《天下长安》案例极为类似,由唐德影视作为执行制片方投拍的古装历史题材剧《巴清传》同样在2017年度取得发行许可证并实现销售。唐德影视2017年年报显示,当年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前5名的影视作品合计收入金额105508.59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89.48%,其中位列第一的便是《巴清传》。

然而,受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影响,截至目前唐德影视仍未接到《巴清传》电视播映权购买方以及信息网络传播权购买方针对该剧出具的排播计划。唐德影视在2018年年报中指出,虽然公司目前从未收到主管部门关于限制播出该剧的书面通知,同时各购片方亦从未向公司提出更改或撤销合同的书面请求,但鉴于该剧能否播出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基于审慎性原则,公司管理层针对该剧确认的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减值准备。明细来看,因《巴清传》未能顺利播出,唐德影视在2018年度对相关近6亿元应收账款单独进行减值测试,计提坏账准备4.96亿元,直接导致公司利润总额减少约5亿元,并造成公司自上市后首次出现年度亏损

可见,同样是在2017年取得发行许可证并确认收入,又同样在过去一年多来迟迟未能播出,但唐德影视选择了截然不同的坏账准备计提方式。

有意思的是,在《天下长安》确认收入的2017年度,监管部门曾向欢瑞世纪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详细说明2017年度应收账款规模较大且占总资产比例较高的原因。彼时,欢瑞世纪还曾以唐德影视为例,证明公司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例处于正常范围。

但至2018年度末,随着唐德影视对《巴清传》项目确认的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减值准备,其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例已降至23.39%。反观欢瑞世纪同期末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例则进一步增至47.27%。

“限古令”下何去何从?

一部积压许久的电视剧直接暴露了欢瑞世纪的“命门”,但这远非欢瑞世纪困局的全部。事实上,一向以古装片、玄幻片为特色的欢瑞世纪,如今也因这一特色而陷入一个尴尬的局面,而外界最关注的是“限古令”对公司未来发展究竟会有多大影响。

“限古令”并非官方说法,一般认为其代表着限制古装剧的各项规定。早在2011年10月发布的《广电总局关于2011年9月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公示的通知》中便提及,“近期以来,申报备案公示的古装剧数量有所回升。在此提示各制作机构:广电总局有关古装剧播出的调控管理持续有效,各制作机构在古装剧创作之初,要审慎考虑市场风险,避免盲目投资拍摄。”

2018年4月4日,广电总局在宁波召开首次全国电视剧创作规划会,会上提出三点要求,其中明确指出要坚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随意戏说曲解历史、贬损亵渎经典传统、篡改已形成共识和定论的重要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玄幻、仙侠、架空演绎的古装剧也不能为增加娱乐性、吸引眼球而胡编乱造。

基于此,“古装剧遇冷,当代题材剧大热”已然成为业内共识。

唐德影视在年报中提出,在内容方面,对于历史古装题材以及非现实主义题材从内容审查到播出时长及播出时段的限制趋于收紧。相比之下,一向以古装剧见长的欢瑞世纪似乎没有紧随行业的风向转型之意。

欢瑞世纪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拥有三十余部剧本、小说的影视剧改编权,其中仍以古装剧、玄幻剧为主。

同样在2018年,欢瑞世纪的存货从年初的7.52亿元上涨至12.73亿元,占公司存货前五名的影视剧占比为56.76%。其中,四部为古装剧,如《江山永乐》的存货额高达3.48亿元。

因此,相较于《天下长安》未能播出引发的连锁负面反应,外界更加担心的是:在古装剧领域付出大量资金等成本的欢瑞世纪,未来究竟能有怎样的收成?以《天下长安》为典型代表,在熬过业绩承诺期后,公司2018年度对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保守计提,是否又为未来的经营业绩埋下了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