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陷害物美和张文中? 张文中案始末回顾

物美元董事长张文中相信大家都有所熟悉,12年前因为被判刑入狱,12年之后改判无罪,坐了12年冤狱,现在终于清白了。面对这张文中被改判无罪,网友们纷纷都在猜测谁陷害物美和张文中?张文中得罪了谁等疑问?

张文中坐了12年冤狱,这12年非常的漫长,直到现在终于洗脱罪名,还了张文中一个清白。但是网上对张文中案疑问不断,是谁陷害物美和张文中?谁是张文中冤狱人生的阴阳推手?

张文中改判无罪
张文中改判无罪

张文中1962年生人,南开毕业后分配到了大庆石油管理局,1985年返回南开读经济学硕士学位,1987年进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从事宏观研究,期间获得了中国科学院系统科学研究所的博士学位。后到斯坦福大学进行系统工程学博士后研究。他在美国理解了什么是市场经济,认识到“企业家是这个时代的英雄”,“创业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需要做的事情”。小平的92年南巡,更加坚定了他回国创业的决心。

张文中坐12年冤狱

1993年从美国归国的张文中创办了一家计算机公司——卡斯特公司,售卖自己开发的零售信息化pos系统软件。但因太超前没有市场,于是就亲自开办超市,就是物美,并把POS系统使用在物美超市中,成为中国本土意义上第一家真正的超市。

除了中国零售业pos系统的鼻祖,物美的信息化技术还创下了许多中国之最:中国零售业最早使用第三方物流配送平台的企业;中国最早利用互联网平台进行商品采购和管理的连锁企业;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民营零售企业,率先长了资本翅膀而飞速扩张,高峰时曾先后在全国布下400多个网点,成为当时全国最大的民营流通企业。基于此,2006年,《财富》杂志这样评价物美:“如果你想看一下零售业的未来,建议阁下省去造访沃尔玛的时间,为您自己买一张前往北京的机票,去看看物美。”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时冤案空降。2006年11月,受北京原副市长刘志华案牵连,张文中被调查。2008年10月,张文中被河北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单位行贿、挪用资金、个人诈骗等罪名起诉,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50万。张文中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为何不是刘晓光、潘石屹,而是他?刘志华案,无疑是办案人员最喜欢的。一是涉案人员级别高,曾担任北京市秘书长、副市长;二是涉案人员涉及的重要人员必然多且面广;三是涉案人员草根出身,办案阻力小。所以对办案人员来讲,刘志华案是属于“既又还”的好案子,自然会精神抖擞、大显身手。而张文中之所以被要求协助调查,是因为2003年物美作为大陆零售民营企业第一股到香港上市,作为分管领导的刘志华曾代表北京市政府去敲钟。这在当时当然是支持民营企业的正面举措,但在过后办案人员来看,就是办案线索。

曾有这样的案例:某部委的处长在网上看到,一位部级干部参加一位民营企业老板追悼会,于是怀疑这位部级干部有问题,就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展开调查,果然查出这位部级干部的其他问题,最终把这位部级干部送进了监狱,还连带了不少人。为此,这位处长受到了表扬和提职,工作经验还得到了推广。人都是屁股决定脑袋,任何一件事,在不同角色的人来看,有不同的内涵及色彩。更何况刘志华已被双规,正需要证据。于是,有敲钟之缘的张文中便难脱干系了。

但刘志华案协助调查的人有许多,北京企业界大佬也有许多,其中就有于2017年1月16日故去的大哥级人物首创集团董事长刘晓光。刘晓光协助调查后虽然继续工作,但从此烙下了病根,直至病故。据说潘石屹也被叫去协助调查过,但只是问了问就放了。

然而,同是协助调查刘志华案,为什么张文中却被判刑了呢?张文中与刘晓光都是阳光硬汉,都是从政府体系出来创业的。但刘晓光的首创是国有企业,而张文中的物美是民营企业。结果刘晓光只是遭了罪,而张文中则被判了刑。知名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人们看来都是光环无数,但国有企业的唐僧其实是被孙悟空的金箍棒画了一圈,有无限法力;而民营企业的唐僧虽看似敬业精心实则有心无力,不论面对强人还是权力,先天都是弱者。

张文中与潘石屹,同是民营企业家,做的生意也都必须与政府打交道,但二人的成长经历不同,性格也不同。潘石屹,童年受苦受难,求学多波折,工作多奔波,因此养就了隐忍、求全、乐观、灵活的人生态度,再加欢喜佛的亲和面孔,所以办案人员问话后旋即放人。

而张文中的成长经历及背景颇为“高大上”:一是名牌大学毕业,又在国研中心这种最高智囊干过;二是斯坦福大学博士后,理工科背景,讲逻辑和证据;三是有海外留学工作经历,更强化了法律自我保护意识;四是生意正做得风生水起,且是纯市场化的B2C生意,不用求谁;五是当年正值44岁壮年,许多朋友都在重要岗位上;六是张文中作为92年下海创业的代表,比起80年代被逼创业的民企老板,更有理想抱负、家国情怀和雄心壮志,做事也更规矩——仅仅物美这个名字,就知道张文中做生意的初衷。

这就决定了张文中见了办案人员不会有惧。而且其作为知识分子的清高,对把每个人都当坏人的办案人员必然反感挂相而不屈。再者,其海外理工背景,讲逻辑和事实,爱较真劲儿:讲法律,他要办案人员拿证据;不讲法律,讲政治,张文中就拿党章说事儿。面对说什么都“头头是道”,面对如此“不配合”的人,必然引得办案人员大为光火。张文中由此不仅遭了罪,还获了罪,而且还成了案中案里的“铁案”。

另外一点,就是缺少江湖经验的张文中,对自己一向吝啬。据说物美在香港上市后,他还穿着“张着嘴”的皮鞋,这就是有情怀企业家的生活态度——他不会照顾自己,也就不懂得经营打点社会关系。而坐在张文中对面的办案人员呢?一是讲政治,二是找证据,三是要政绩,四是看良知。前三者确定无疑,但最后一点则“分人而定”。于是,办案人员久而久之,心肠越来越硬,借口越来越多,最后就成了职业习惯。接触到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是涉案人员,是坏人,都是他们追求政绩的考题。历史上知名的“请君入瓮”典故就是明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