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信贷额度放松 中小银行存款跟不上放款节奏

“明年再想增加小微贷款都没钱可放了,交完存款准备金,账上剩不了多少资金。”一家苏南地区农商行的行长最近向记者抱怨,现在拉存款很困难,快要跟不上贷款投放节奏。

年中以来,银行信贷额度有所放松,监管引导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作为支小排头兵的农商行、城商行等中小型银行,放贷提速尤为明显,但未来可供投放的“弹药不足”也让这些中小银行忧心忡忡。与此同时,股份行也面临较大负债端压力,存贷比普遍偏高,甚者出现了存贷倒挂现象。

股份行存贷比普遍偏高

随着今年存款增速降至史上最低,银行存贷比不断走高,股份行压力最大。记者通过Wind统计发现,截至今年三季度末,28家A股上市银行中,存贷比高于90%的7家银行均为股份行。其中,浦发银行存贷比最高,为105.6%。紧随其后的中信银行和民生银行分别为98.1%和97%。

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
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

虽然从2015年10月起,之前实施已有20年之久的商业银行75%存贷比监管指标被删除。“但是,过高的存贷比也会使得其他监管指标很难安排。”一位监管人士表示,现在用一系列其他指标代替了对存贷比的监测,比如净稳定资金比率、流动性缺口率、流动性覆盖率、核心负债依存度等。上述农商行行长认为:“一般来说存贷比超过75%,商业银行就很难继续增加贷款了。”

存款吃紧的情况下,同业融资成为负债端重要补充渠道之一。浦发银行同业存单计划发行量达7000亿元,尽管较去年减少了1000亿元,但绝对量上已跃升至行业第一。12家股份行合计计划发行量为5.63万亿元,占所有已披露银行同业存单发行量逾四成。

而在同业负债受监管限制的背景下,股份行很难继续依靠这一渠道支撑负债来源增长。今年银行也在纷纷压降同业负债规模。截至三季度末,浦发银行负债总额较年初下降1.39%。其中,同业存放款项、拆入资金以及卖出回购等同业负债均大幅压降,取而代之的是向中央银行借款较年初增加了33.08%。

“原来采取相对激进的发展模式,通过同业资金投放、表内外资产投放来带动企业存款的银行,现在就会出现存贷比偏高的情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

在他看来,信用货币体系下,存款是被“创造”出来的。实际是先有银行贷款放出去,再有企业存款存进来。“一些过去依靠表内外的资产应用来创造企业存款的银行,现在表内外信用扩张不出去了,派生不出企业存款,资产负债表很可能维持不住,就会面临缩表压力。”

这一趋势已经显现,一些银行的资产规模增速明显放缓甚至下降。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浦发银行资产总规模较年初下降0.78%。民生银行、兴业银行同期资产增速分别为1.08%和1.97%。

农商行担忧放贷资金不足

“今年基层的普遍感受是,存款大多上不来,贷款增长比存款增速快。这种情况维持一年可以,时间长了肯定不可持续,明年很难再新增贷款了。”上述农商行行长表示压力很大。

据Wind统计,以贵阳银行为例,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其贷款总额较年初增长27.95%,但同期存款增速仅为4.47%。无独有偶,长沙银行年内贷款增速达26.7%,存款仅增长了1.14%。

虽然从存贷比来看,城商行、农商行基本处于“安全阈值”内,大多在75%以下。但是,今年贷款增速大大超过了存款增速,让一些银行担忧未来投放信贷的“弹药不足”。

“有些地方农商行、城商行寻求资产负债的快速扩张,过去可以通过同业投资,但现在同业业务受限、资产增长只能依靠贷款,而小银行获得同业资金和人民银行资金的能力相对较弱,使得其负债端增速跟不上。”广发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倪军表示。

今年以来,人民银行加大了再贷款、再贴现等投放额度,支持中小银行信贷投放。但是一些中小型银行还是感觉“囊中羞涩”。一位来自浙江城商行分行行长表示,地方银行本来就享受不到国家财政存款等中央资金来源,支小再贷款“价低但量少”,专项金融债和资产证券化的补充渠道“价高量不足”。

“今年拿到了17亿元支小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但期限很短只有3、4个月,必须匹配流动性较强的资产,而且在量上还是不够。”上述农商行行长认为。他希望,人民银行可以加大对中小银行的资金支持力度,同时鼓励国有大行购买中小银行的小微企业贷款资产支持证券,让资金更多传导到金融毛细血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