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资产证券化添“新面孔” 总量却有些尴尬

商业银行不良资产证券化队伍又添“新面孔”。中债登15日公布的信息显示,杭州银行将于10月22日起发行第一单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这是继江苏银行、北京银行之后,第三家发行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城商行。

然而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总量,却有些尴尬。根据Wind数据,自2016年2月启动试点以来,不良资产证券化仅发行376亿元,不足试点额度的八成。除大行外,股份行、城商行大部分只发行过一两单产品,规模基本在三四亿元以下。

部分银行抱“试水”态度

去年4月份,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扩围,12家银行被纳入其中,多为股份行、城商行。但这似乎并没有给500亿额度的消耗起到很大的助推作用。2017年发行金额较2016年下降了26.5亿元,今年这种趋势也未见明显好转。事实上,包括工行、建行在内的6家首批试点的大型商业银行,仍然是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的“主力军”,发行金额共计212.9亿元,占到总发行金额的80%以上。

银行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
银行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

有市场人士透露,目前监管层在发起行、发行规模等方面的审批还比较谨慎。“对规模相对较小的城商行、农商行来说,抗风险能力可能较弱,在政策和风险不可预计的情况下,抱着试水的态度也是正常的。”国融证券投资银行部执行副总裁曹金淼说。

就在上个月末,建行刚刚发行了一单规模达17亿元的不良资产支持证券。与此同时,绝大多数试点银行的产品规模都较小,相当一部分产品的发行规模甚至不超过2亿元。“当前入池资产的高标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发行规模。”曹金淼表示,“实践中,不良资产证券化对资产要求较高,需要在未来产生可预测的稳定现金流,这是许多不良资产都达不到的。”

次级档难消化市场投资者匮乏

作为产品风险的最终承担者,投资者的情绪时刻影响着产品发行链条上的每一环。“优先级基本都是AAA评级,比较好找资金认购,银行、非银机构、银行理财资金还是肯投的。”某信托公司业务人员表示,主要难点在于次级以及中间档的消化,这方面的投资者比较匮乏。

该信托人员进一步解释称,次级档的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如果回收得好就会有超额收益率,如果回收得不好,收益率可能就不可控了。同时他表示,发起银行也会对次级档产品进行一定比例的自持。

曹金淼表示,自留比例和产品评级、投资人承受风险有关。2013年末,监管发布新规进一步规范信贷资产证券化发起机构风险自留行为,给予发起行自留行为以更大的灵活度,可以各档证券均持有,且以各档次证券发行规模的相同比例持有,总量不低于发行规模的5%。这使得发起机构风险自留大幅放松,一定程度上也刺激发起银行积极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

在目前发行较难的市场环境下,某大型券商资产证券化条线负责人表示,在今年次级档产品的发行上,还是有更多的专业投资机构参与进来了,优先级投资的主力是银行,次级的主力是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或地方AMC。

发行成本高配套细则待改善

“别看正常类的资产证券化产品每年都快速增长,毕竟那是银行信贷资产出表最主要也是比较有效率的路径,但相比于其他不良资产处置路径而言,不良资产证券化就不是那么有优势了。”上述券商人士表示。他坦言,由于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操作周期长、细节难点多,做一个项目本身就不容易,银行也会考虑这些因素,把控发行规模和发行节奏。

与此同时,部分银行选择将不良资产直接拍卖给AMC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较为简单的会计处理方式。银行专业人士解释,在财务处理上,在处理不良资产时可以先走核销渠道,待回收后冲回拨备覆盖。相对来说,他认为证券化这种类似“通道”的方式,流程长、审核多、费用高。

虽然在发行成本方面优势并不明显,但多位受访人员都不否认,证券化是一个比较好的不良资产处置手段。对此,曹金淼表示,与拍卖相比,资产证券化不仅可以实现出表,优化财务报表,在估值方面也可能较其他处置方式来说更具有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