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集团亏损 霸王集团再次陷入亏损泥潭

霸王洗发水使用过的人千千万万,曾经是不少家庭都使用霸王洗发水,而霸王洗发水曾也是成龙大哥代言的,霸王在洗发水行业“霸王”,可现在霸王已经风光不再了。根据最新消息称,霸王集团亏损严重,甚至陷入亏损泥潭。一起看看。

老板“婚变”引发的争产持续半年,霸王集团再次陷入亏损泥潭。令霸王集团亏损最为严重的原因是陈启源夫妇“婚变”史,因家族内斗,8年事件霸王股价暴跌190亿。

9月18日,业界知名新媒体《斑马消费》对外发布了一篇标题为《霸王集团风波不断:再陷亏损泥潭,难演天王归来》的调研文章,引起了中访网和各大财经媒体、社会公众的关注。

据《斑马消费》撰文:老板“婚变”引发的争产持续半年,霸王集团再次陷入亏损泥潭。2018年中报显示,公司录得营业收入1.26亿元,净亏1140万元,同比减少1108.84%。

霸王集团亏损严重
霸王集团亏损严重

2018年,霸王集团提出“天王归来,业绩为王”的经营主题,期待销售回升并持续盈利,让外部“感受到霸王品牌复苏的信心和决心”。

霸王集团品牌复苏之路注定坎坷。2010年的“二恶烷”事件后,公司陆续进入凉茶、洗涤、婴幼儿护理等领域,甚至尝试直销模式,累计亏损超15亿,2016年才得以扭亏。然2017年底,创始人陈启源夫妻突然反目,公司险清盘退市。

霸王集团因成龙代言红极一时,后来陆续签下王菲、景甜、甄子丹,代言费花了不少,终难回巅峰。最近公司签下歌手毛不易作为公司新任代言人,希望“能引导消费者年轻时就要开始关注防脱发的重要性”。

子品牌收入大幅下降

2018年中报显示,霸王集团录得营业收入1.26亿元,较上年增加17.6%,净亏1140万元,是公司自2016年扭亏后为盈后,再度出现亏损。

从收入结构来看,公司核心品牌“霸王”实现营业收入1.12亿元,同比增长28.2%,占比公司总营收的89%,旗下子品牌追风、丽涛收入再度大幅下降,本草堂已面临淘汰。

其中,追风品牌实现收入450万元,同比下降44.4%;丽涛品牌实现收入480万元,同比下降34.2%;本草堂品牌实现收入400万元,同比增加53.8%。

本草堂的分销网络包括93个分销商及1个重点零售商,覆盖全国27个省和4个直辖市,共960家专卖店专柜,上半年每家店平均销售额刚过4000元。霸王集团中报透露,正在通过线上销售、团购和员工认购等方式清理本草堂库存,淘汰本草堂系列产品。

AC尼尔森数据,巅峰时期,霸王集团产品在内地洗化市场占有率7.6%,在中草药护发市场占有率超46%。随着“二恶烷”事件以及外资品牌的进入,如今霸王防脱发系列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已不足三分之一。

2009年7月,霸王集团登陆港交所,成为中草药防脱洗护用品第一股,上市当天半日成交28.79亿港元,巅峰时市值200亿港元。

2010年,霸王集团遭遇“二恶烷”事件,开始长达5年亏损,公司累计亏损15亿元。几乎在同时,霸王集团先后涉足凉茶、洗涤、婴幼儿护理,甚至直销领域,最终也没能咸鱼翻身。

2018年,霸王集团祭出电商大旗,确立实现2亿元销售目标,截至中报时止,电商业务完成销售5830万元,同比增长106%,成为中报里的唯一看点。

三起风波打趴“霸王”

霸王集团市值从巅峰时的200亿港元跌落至如今6.6亿港元,从辉煌到衰落,被挤出一线日化企业的行列,二恶烷、董事局主席“秃顶”和创始人夫妻反目内斗,这三起重大事件对其影响巨大。2010年,香港某媒体曝出霸王集团产品含有可致癌因素“二恶烷”,当天报道出街,霸王集团市值蒸发24亿元。

从此开始,霸王集团营业收入一路向下,2012年至2015年,霸王集团营收规模从5.56亿元降到2.32亿元,其中,护发产品营业收入从4.47亿元降到2亿元。霸王集团的亏损不断扩大,2010年净利润亏损1.18亿元,2011年亏损扩大到5.58亿元,直到2016年才扭亏。

这5年中,正值中国洗护市场规模扩大的重要时期,霸王集团潜心对媒体发起诉讼,在风云波诡的市场竞争中逐渐丧失了机会。2017年10月,霸王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启源“秃顶”事件置于社交媒体风暴中心,他不得不亲自录视频自证所谓的“秃顶”,是家族遗传,是“老板头、富贵头”。

“秃顶”事件刚刚平息,12月底,霸王集团创始人之一万玉华以离婚为由,向法院提出将霸王集团的控股公司FortuneStationLimited(下称:FS公司)清盘,并把控股公司资产变卖,分发给股东。

FS公司股东为万玉华及她的家族成员,公司创始人要求解散一家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极为罕见,一旦成功意味着FS公司要将资产变卖,霸王集团马上退市。闹哄哄的争产事件最终在2018年6月达成和解,7月16日,万玉华将她在FS公司持有的24.71%股权转让给陈启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