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炜:始终坚定“四个自信”完善中国资本市场法律制度

证监会主席助理黄炜15日在第六届“上证法治论坛”上表示,大力推进新时代资本市场法治建设,必须坚持以下基本原则:在资本市场法治建设中全面贯彻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及时将党中央国务院有关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决策部署转变为法律制度与法治实践;将保护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贯穿到法治建设的始终;始终坚持全面服务资本市场改革发展;大力加强资本市场诚信建设;持续健全符合我国国情的资本市场法治,探索形成中国特色的资本市场法律制度。

完善中国资本市场法律制度
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黄炜表示:“资本市场法律制度的完善涉及证券法、期货法、公司法、刑法以及相关行政法律等多个部门法律。当前,有关方面正在大力推进包括证券法修订及其他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司法解释和部门规章的起草制定、修改完善等工作,这是新时代资本市场法治建设的基础性、关键性、引领性工作。”具体来说,做好这项工作需要从资本市场改革发展顶层设计与总体规划的角度,着重做好以下工作:

一是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要继续稳步推进股票发行制度改革,立足于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的规制逻辑,提高证券发行制度的市场适应水平,满足不同类型、处于不同发展阶段企业的融资需求。要进一步完善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制度,立足于控制权转移的监管和披露逻辑,增强并购重组制度的有效性。要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法律本质出发,围绕发行人条件、投资者构成、交易方式等要素差异决定的市场风险特点,合理安排不同层次市场监管制度,形成市场错位发展、有序竞争,为不同层次的企业发展提供差异化的市场交易服务。

二是有效防控金融风险。按照“相同性质行为、相同监管标准”的原则,针对名目不同但功能相同或者相近的证券产品实施统一的监管标准。要进一步完善市场交易制度,完善股份减持、停复牌、程序化交易、融资融券、退市等制度。要抓紧完善市场风险治理机制,着力构建系统性风险防控机制。

三是迎接科技创新浪潮。在他看来,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应用为主要特征的金融科技创新正在深刻地影响着资本市场,挑战前所未有。法律制度要主动跟上科技进步的步伐,积极应对科技发展对市场监管带来的全新挑战,为鼓励并规范科技创新预留制度空间。要厘清通过技术实现的证券交易的金融特性,按照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的要求,有针对性地安排监管制度,并为科技金融创新建立必要的容错纠偏机制。要严惩滥用科技之名、行金融违法之实的行为,通过对违法行为特征的清晰勾勒,洞穿不断翻新的违法行为的“科技伪装”,实现对投资者的平等保护,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并且要赋予监管机构与科技创新发展水平相适应的执法科技手段与执法权限。

四是进一步加强投资者保护。要进一步完善投资者权利行使制度,完善公司信息披露、股东表决机制等制度。要合理安排公权手段对处于弱势地位的投资者私权的救济,推动法律制度创新,明确持股行权、先行赔付、强制回购等有效做法的法律地位。要进一步完善投资者权利司法救济制度,建立以代表人诉讼为基础的“示范判决机制”,探索有中国特色的证券诉讼模式。要明确以了解你的客户、了解你的产品、适当性匹配、风险揭示为要素的投资者适当性制度,推动完善证券期货经纪业务规则。

五是进一步强化违法责任追究。要进一步完善证券期货犯罪的刑事立法,从增强刑事法律规范适应性入手,丰富证券期货犯罪种类,明确犯罪行为构成要件,提高刑罚特别是自由刑的幅度,增强执法威慑。要进一步强化证券违法行政法律责任,以限制业务活动、剥夺违法收益为主要目的,综合运用财产罚、名誉罚、资格罚等手段,增强其惩戒性。要完善证券民事侵权赔偿的法律责任制度,明确赔偿的条件与标准,进一步提升违法经济成本。

六是进一步健全资本市场监管体制。要着力解决执法职能定位、职权配置和执法资源保障问题,解决证券执法手段不足的瓶颈制约。要进一步明确交易所作为市场监管第一道防线的法定地位,赋予其对会员、上市公司、投资者等市场参与主体和市场交易活动进行全面一线监管所必备的权限与手段。要积极探索与资本市场集中统一监管相适应的司法专门化安排,立足于司法审判专业性、裁判标准统一性要求,进一步健全涉及证券案件的民事、刑事、行政诉讼的专门管辖制度。

七是有序扩大资本市场对外开放。要为境内市场参与国际竞争提供法律制度空间,有序实现不同法域市场主体在境内发行证券或者上市交易。要系统总结“沪港通”、“深港通”交易实践经验,为进一步拓展境内外市场互联互通广度和深度提供法律制度支持。要完善跨境监管协作制度,健全投资者权益保护的监管制度安排。

黄炜表示,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我们始终坚定“四个自信”,坚持从中国资本市场实际出发,充分学习借鉴境外成熟市场的法治经验与做法,不断完善中国资本市场的法律制度,一定会走出一条成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资本市场法治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