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学军:金融风险复杂使政府管控能力面临严重挑战

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24日在2017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上表示,中国金融风险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长期持续的货币信用巨额投放;金融监管的能力建设跟不上金融业整体发展的变化与速度;人民币国际化的大力推进,致使中国的金融体制、金融市场日趋复杂;移动互联网与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使政府的管控能力面临严重的挑战,是金融风险积累的四个主要原因。

金融风险复杂
金融风险复杂

于学军认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我国长期持续的货币信用巨额投放,是金融风险积累的重要外部环境。

截止到2016年末,中国广义货币M2达到155万多亿元,是2007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前的3.8倍;狭义货币M2则达到48.7万亿元,是2007年的近3.2倍。从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资产总规模来看,2007年末约为53万亿元,2016年末则达到232万亿元。“九年翻了4.4倍,膨胀速度惊人。”于学军如是说。

他指出,货币信贷数据均大幅超过同期的经济增长率,致使中国的经济货币化水平大幅度提高(即M2与GDP之比),由2007年末的1.51倍快速上升为2016年末的2.08倍,即M2的年末余额是当年GDP总额的二倍多,这在全球大的经济体中早已“一骑绝尘”。

“纵览全球金融发展史,任何国家、任何时候发生的金融危机,均为在此之前货币信用的过度膨胀所为,都有一个货币信用长期持续扩张并不断积累的过程。”于学军表示,一旦引发资产泡沫化并使通胀压力快速上升,货币信用扩张也就走到尽头,甚至难以为继。

随之而来的紧缩性政策,往往又是刺破资产泡沫的重要外部因素;而资产泡沫一旦破灭就会引发连锁反应,并常常成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端。

货币信用持续巨额增加和膨胀,必然反映到银行业等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中,资产负债表迅速扩大,并使业务结构发生重大变化。而这种业务、新产品层出不穷又花样百出,在很大程度上正是为了逃避调控和规避监管,即为所谓的“监管套利”。于学军认为,金融监管的能力建设,跟不上金融业整体发展的变化与速度,也造成了金融风险积累。

与此同时,于学军认为,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大力推进,致使中国的金融体制、金融市场日趋复杂,宏观调控的难度明显加大。此外,移动互联网与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使中国的信息化水平大幅提高,发达程度甚至超越美欧日等发达国家,这使政府的管控能力面临严重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