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盈低于贷款基准利率 定增盛宴彻底成为历史

近两个月,采用“随行就市”之新定价标准(即以发行期首日为定价基准日)实施的定增项目,其参与方的平均浮盈仅为3%,已低于贷款基准利率。而随着“新老划断”前存留的定增方案逐一实施,轻松套利的定增盛宴即将彻底成为历史。

浮盈低于贷款基准利率
浮盈低于贷款基准利率

8月2日,天赐材料定增股份上市,41.62元/股的发行价较底价溢价61.38%,但仍比申购报价日前一交易日折价12.49%,即定增参与方获配便可得到10%以上的账面浮盈。不过,类似天赐材料这样的存量定增项目已是实施一单少一单。按今年2月出炉的再融资新规,所有定增再融资方案的定价基准日只能是发行期首日,预设的套利空间已不复存在。

在分析人士看来,再融资新规、减持新规等政策推出,令持续存在多年的定增套利空间几近消弭,取而代之的是由市场化定价机制来发挥决定性作用。对参与机构来说,选择定增项目更多地是在考验其对行业、公司的判断力。诸多力量推动下,优胜劣汰、自我提升的环境将在资本市场自发形成。

最后的预设浮盈

回到近半年前,证监会2月17日出台再融资新规,以罕有的力度规范上市公司融资行为,剑指过度融资、差价套利,其中就包括“定价基准日只能是发行期首日”等硬性要求,并以发布日是否受理为界线进行新老划断。

在此情况下,未受新规影响而继续推进的“老”定增方案无疑备受市场资金青睐。毕竟在定价基准日为董事会决议公告日时,只要设计合理,套利空间颇为可观。

以近期备受瞩目的洛阳钼业定增方案为例,7月26日,洛阳钼业募资高达180亿元的定增顺利收官,16家参与报价的机构最终胜出8家,发行价格确定为3.82元/股,较3.12元/股的发行底价溢价22.44%。

然而,3.82元/股的发行价却远低于申购报价日前一交易日收盘价6.09元/股,折价率高达37.27%。换言之,上述8家机构抢到定增门票之时,其浮盈比例已高达59.42%。

有机构人士表示,洛阳钼业的定增方案依照老办法执行,近期股价较发行底价的上浮空间已非常巨大,机构在报价时哪怕报得高一些,也能赚得盆满钵满。

情况的确如此,翻阅公司的定增报价单,个别机构甚至报出了5.39元/股的价格,较发行底价溢价72.76%,但依然距离公司彼时市价有不小差距。

具有超高浮盈的项目,无一例外地以董事会决议公告日为定价基准日。文投控股6月28日完成的定增方案中,其按照11.18元/股的价格锁价发行2.06亿股,募集约23亿元。而其发行日前一交易日收盘价在22元以上,这意味着参与方完成定增即浮盈约100%。

与之类似的还有华峰超纤、新亚制程、黑猫股份、华光股份等公司的定增方案,由于可以董事会决议公告日作为定价基准日,其定增参与方在交易完成时的浮盈均超过50%。

“去暴利”已成常态

狂欢过后,本源浮现。由于“新老划断”的实施安排设定,再融资新规出台前的定增方案正“发一单少一单”。与此同时,执行新规的方案也有条不紊地推进,仅遵循定价基准日为发行期首日这一条规则,就已令原本“暴利买卖”变为“平常生意”。

数据显示,再融资新规出台以来,共有25份定增方案以发行期首日作为定价基准日,以此计算出的平均发行当日浮盈比例仅为6.14%;如果将统计时间缩短至最近两个月,平均浮盈仅为3%,甚至还明显低于银行基准贷款利率的水平。考虑到按照现行规则,发行价格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均价的90%(即可以给出小幅的折扣空间),这仅仅个位数的浮盈可谓回归正常。

例如,腾邦国际7月31日披露的定增发行情况报告书显示,其以发行期首日作为定价基准日,发行价格不低于发行期首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均价的90%,即不低于11.60元/股。而其最终确定的发行价格为12.87元/股,与发行期首日前20个交易日的均价保持一致。

沪上某私募人士表示,定增发行价格与市价几无差别正是此次再融资新规的目标所在,以此来熨平一级与二级市场的股票价差,维护市场的公平、公正。

不仅如此,个别定增方案还出现了倒挂现象。凯乐科技6月28日定增发行情况报告书显示,公司确定的发行底价为18.70元/股,最终确定的发行价格为23.99元/股,较发行底价溢价28.29%。如此高溢价与机构的热衷不无关系,根据公司披露,共有8名符合条件的特定投资者向公司提交有效报价,个别机构报价甚至高达26.06元/股。

据披露,凯乐科技定增的发行期首日为6月5日,前一交易日的收盘价为21.12元/股,这意味着,机构在市场价为21.12元/股时不买,反而通过23.99元/股的定增认购股票,且定增还有锁定期。

上述私募人士认为,与买入即大赚相比,短期没有浮盈、或者出现浮亏实则更符合市场精神,也更有利于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市场化促优胜劣汰

在采访中,多位市场人士对记者表示,再融资新规几乎将以往鱼龙混杂的定增套利空间“熨平”,频繁融资、过度融资上市公司,以及利用定增定价机制套利的投机者都将被清理出市场,使市场参与者重回公平、理性的投融资环境。

“过去的定增,尤其是三年期定增的参与者很大程度上是倚重‘价差’套利,现在套利空间不再,投资机构应把关注重点放在公司研究上,跟随上市公司一同成长。”有私募人士表示。

这一观点获得了不少机构的认同,一位北京私募人士告诉记者,过去审视定增项目,主要是看折扣率能有多少,对公司的具体情况往往不太关注。现在找定增项目,首先要看公司自身业绩情况,甚至要提前到相关公司走访调研,往往是确定其基本面有良好发展前景,才会参与报价。“这相当于长期的价值投资,只要公司情况不错,即使相对于市价没有太多折扣,机构也愿意参与。”

以近期备受追捧的通信领域“白马”——亨通光电为例,其8月1日披露的定增发行情况报告书显示,本次发行底价为10.16元/股,发行日前20个交易日的均价为26.92元/股,而最终确定的发行价为25.83元/股,为发行底价的254.23%、发行日前20个交易日均价的95.95%。

稍早时候,亨通光电发布了2017年上半年业绩预告,其预计净利润为6.88亿元至8.41亿元,同比增长80%至120%。

有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市价发行+持股锁定”的限制令市场资金更多地关注公司基本面,从而使得优秀的公司更容易通过定增募集资金,而缺乏行业竞争力的公司越来越难以募到钱,这将进一步推动各行业“强者恒强”格局的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