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乐视总部大楼 供应商躺门口讨债

乐视资金问题近日引发普遍关注,在接连传出贾跃亭及乐视系部分资产,因银行申请财产保全而被法院冻结之后,其供应商态度也在悄然转变。

探访乐视总部大楼
乐视总部大楼

7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乐视大厦,发现在其一楼门口躺满了前来讨债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自带高分贝音响设备,现场循环播放“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口号。记者询问得知,他们主要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店建和广告供应商,共有19家。之前一直通过沟通方式协商,6月25日开始来乐视大厦要账,最近两天才开始以这种方式讨债。这些供应商称,乐视一共欠了他们6000万元左右。

当天下午,乐视方面向记者回应称,已经与上述供应商达成了还款协议,且他们已经按照计划收到了款项。但一位店建供应商表示,供应商当天并没有同意沟通方案,接下来几天还会继续同乐视方面进行沟通。

供应商代表:“这次一定要拿到钱”

乐视大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遇到了一位自称来自浙江的店建供应商代表阿文(化名)。阿文称,乐视移动欠了他们350万元,从去年11月开始欠款。在今年1月,乐视方面给他们支付了不到3%的欠款,之后便再也没还过款了。

作为一家职员只有9个人的小企业,阿文所在公司在去年6月第一次接到乐视移动订单。“作为一家小公司,能接到乐视的订单,我们当然非常激动,所以立马就投入了工作。”阿文说。

按照当时的协议,开出发票日期后的两个月内,乐视移动就应该付款。不过,记者了解到,当时在签订协议的时候,双方并没有签订相应的违约协议。“当时就觉得乐视家大业大,而且行业内之前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完全没想过会出现欠债的情况。”阿文说,在签订协议后,乐视移动对“质量和速度”要求较高,因此他们把其他的订单都放下了。

阿文表示,“乐视移动建店要求必须有柜台,这就增加了建店的时间和成本。而且乐视的柜台灯光是全场最亮,达到8000K(色温)。我们之前做其他品牌的店建时,灯光一般在5000K左右。”

阿文说:“由于这边的订单是一波一波的,一般一次会有个几家,所以我们这边在7月份之后就一直做着。”

到了去年11月,这家供应商乐视移动的合作停止。阿文表示,没有预料到乐视会拖欠款项,直到去年底的时候,由于业界开始讨论乐视的问题,才逐渐感觉情况不妙,今年1月开始来京要债。在来京要债之前,已经与乐视移动方面有过多次沟通,但都没有结果,只好和其他被乐视移动欠债的供应商一起到乐视总部讨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