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承诺无法兑现 贵州醇新帅上任不足3个月闪退

在经历了一系列让业内咋舌的价格暴涨暴跌之后,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醇酒业”)又曝出换人消息。

贵州醇
贵州醇

北京商报记者从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销售公司总经理葛彬处获悉,在担任贵州醇酒业董事长仅83天后,李风云将辞去贵州醇酒业董事长一职。有消息称,接任的是湖北枝江酒业有限公司新任总裁张春雷。对于盛传的李风云离职原因为“前期维维股份给团队的股权承诺无法兑现”,葛彬也表示“基本属实”。

事实上,维维股份此前对贵州醇酒业也曾抱有很高的业绩期待,但事与愿违,贵州醇酒业反而成为维维股份的一大包袱。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不到3个月,包括董事长在内的高管团队更替,对贵州醇酒业来说可谓一大打击。而接连换帅,对维维股份旗下两家白酒企业来说,不仅影响未来的发展,更对品牌影响力造成损耗。

新帅辞职

2017年4月刚刚走马上任的贵州醇酒业董事长李风云被曝出将从贵州醇酒业离职的消息。此外,作为李风云团队核心成员之一的葛彬透露,目前团队已经有了新去向,但具体目标尚不方便透露。

李风云在白酒行业浸淫多年,先后在江苏双沟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洋河股份公司担任高管,后来又创办了“买买圈”,成为酒水行业“O2O模式引导者”,两年后再次打造了酒水类B2B平台链端网。因酒企从业经历丰富,李风云出任贵州醇酒业董事长一职的消息传出时,被业内认为是维维股份希望借白酒行业复苏的机遇,重振酒水业务。

不过,仅仅83天,刚刚上任的李风云团队便将从贵州醇酒业“撤离”。业内人士表示,因为市场政策的滞后性等因素,李风云团队的各项计划尚未得以实施,这对贵州醇酒业本身的发展来说并不是好事。

另有业内人士透露,李风云团队的离职是由于前期条件没谈妥。一方面,职业经理人团队对维维股份做出的业绩承诺未能实现,没能达到企业的要求;另一方面,维维股份以此为理由,未兑现此前协议中签订的条款。其中,业绩要求不只是销售业绩,还包括新产品开发、经销商渠道、第三方资源、销售公司组建速度等方面的表现。

上述人士表示,维维股份与李风云团队对贵州醇品牌塑造、下一步发展战略等大方向是一致的,但是在具体落地执行层面,可能牵涉到一些矛盾。

例如,贵州醇此前的价格风波实则是典型的炒作,从执行团队来说,这种炒作对提高贵州醇的曝光度是有好处的,但从企业角度来说,这种行为有恶意炒作的嫌疑,有损企业的美誉度和品牌价值。此外,在分公司开拓市场、费用审批和权限上,李风云团队与维维股份之间也出现了一定的摩擦。

策略频出

事实上,李风云虽任职期限很短,但对贵州醇酒业造成了不小的影响。4月15日,掌舵贵州醇酒业不足半个月的李风云便做出了引发业内讨论的举措,即经典装35度贵州醇(1×12瓶)的经销商开票价由原来的17元/瓶,调整为230元/瓶,提价幅度高达13倍。

贵州醇酒业高层管理人员表示,“公司从内到外认为,这款酒价值其实是被低估的,一直是以亏损的状态在卖”,因此涨价是合情合理之举。

大幅提价后仅20天左右,贵州醇酒业又祭出大砍价新政,再次引起业内关注。贵州醇酒业将贵州醇大品酱香市场零售价每500毫升由880元调减到368元,小窖原浆(1公斤装酱香)市场零售价每500毫升680元调减到328元,贵州精神市场零售价每500毫升620元减到278元。

每款产品都是腰斩式降价。针对这次“跳楼式”砍价,葛彬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几款产品降价是因为公司认为贵州醇自身产品价值无法支撑此前的价格,调价是为让产品回归本身价值。

这种暴涨暴跌的行为被多位业内专家解读为炒作行为。白酒营销专家晋育峰指出,这几款酒并不是贵州醇酒业的核心产品,涨价或降价其实都不会对贵州醇酒业的产品销售造成实质性的影响,这更多的是李风云上任之后提高贵州醇曝光度的方式。

山东温河王酒业集团总经理肖竹青则直言,贵州醇酒业这种行为违背了市场原理,消费者是不会认可的,这种价格变动实际上是出于品牌炒作的目的。

除了令业内颇为大跌眼镜的价格变动举措之外,北京商报记者此前还曾从贵州醇酒业获悉,近期计划于北京市场推出一款定制新品。但目前来看,新品策略或将搁浅。

实际上,维维股份也曾对贵州醇酒业抱有不小的期待。据悉,2013年,维维股份曾将集团旗下高管唐士军、张春雷空降贵州醇酒业,并清理产品线,仅保留5款老产品,同时推出新产品系列。时任贵州醇酒业副总经理的侯先圣曾表示,2013年贵州醇酒业的销售目标是2亿元,2014年是3亿元,2015年达到5亿元。

事与愿违,贵州醇酒业的业绩却惨状连连。贵州醇酒业2013-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669.81万元、1.02亿元、7244万元、6606万元,远未达到维维股份的业绩期许。

前景堪忧

有消息称,接任李风云职务的是枝江酒业总裁张春雷,而张春雷是此前与李风云同时上任的新总裁。公开资料显示,张春雷曾先后担任湖北枝江酒业、贵州醇酒业的高管,可谓维维股份酒业板块的老将。

这样的人事调动相当于两家酒企同时更换高层管理人员。白酒行业分析专家蔡学飞指出,如今的状况实际上表明,之前维维股份高管与战略的调整被证明失败了。这本身是很大的伤害,而一次又一次地人员调整,其实是在消耗枝江酒业和贵州醇酒业的品牌价值,消耗内部原有的经销商价值和产品势能,对两家酒企来说影响“非常恶劣”。

蔡学飞进一步分析,其实对贵州醇酒业来说,更严峻的问题是公司整体的运营环境非常不好。维维股份实际上对贵州醇酒业的业绩非常不满,但就整个市场层面来看,贵州醇酒业实际上没有积极的动作和调整,远未达到此前提出的“重新做大做强”、“重新回归中国白酒主流市场”等层面,目前还处于内部整合阶段。因此,对贵州醇酒业来说,未来之路任重而道远。

晋育峰直言,不看好维维股份的白酒板块发展前景,首先枝江酒业鼎盛时期销售达20多亿元,如今并没有明显增长;而贵州醇酒业“半死不活”的状态也并未因维维股份的收购而有所改变,反而表现越发糟糕。因此,严格来说,维维股份在白酒板块的投资其实是失败的。

北京商报记者翻阅维维股份年报发现,枝江酒业自2011-2016年的营收呈现持续下跌的态势,从接近20亿元一路下滑至8.45亿元。而贵州醇酒业被维维股份收入囊中之后,一直未转亏为盈,2012-2016年的净亏损分别为1297万元、8822万元、5682万元和4920万元、4907万元。

晋育峰表示,当年以仅3亿元的代价收购了枝江酒业,从投资回报角度来说,维维股份并未亏损。但维维股份进入一个新的产业领域,而这个产业领域在过去的十年间,并没有为集团做出更大贡献,并且在集团的贡献度和权重、销售贡献、营收占比没有明显的提升,从这个角度来说,维维股份的布局是失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