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称质押股权没有风险 外界忧虑46亿融资盘

得到“好老乡”援手后,乐视网的股价曾经有过短暂的稳定。然而,近日股价再度连续跳水,重要股东疑大手笔出逃,使得乐视网又开始风雨飘摇。

乐视质押股权没有风险
乐视质押股权没有风险

3月1日,两笔大宗交易折价5%抛售1909.46万股乐视网股票,总成交金额约6.4亿元。减持数量、减持席位等种种迹象,都指向乐视网重要股东鑫根基金。此前,2月24日至3月1日,乐视网连续遭遇融资净偿还,四个交易日累计偿还近亿元。此后,乐视网股价连续下跌。

股价破位下跌,大笔资金出走,对乐视网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这使得高悬在乐视网头顶的大量股权质押“堰塞湖”风险或再次暴露,引发市场参与各方的高度关注。虽然乐视网在回应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目前贾跃亭质押的股权没有风险。但投资者仍然忧虑该股融资盘所面临的风险,或给市场参与者带来更多的不确定。

融资客风险暴露

不断“下台阶”的乐视网股价,不仅是高悬在乐视网掌门人贾跃亭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同样也是融资客越来越大的风险源。部分融资客已开始斩仓出逃,这又转而加重了市场对乐视网后市的悲观情绪。

2016年6月之前,乐视网由于48亿元定增停牌近半年,期间融资盘稳定在30亿元左右。伴随着6月3日复牌,乐视网股价一度冲高接近61元,而融资客也开始大笔介入乐视网,使该股两融余额迅速激增至50亿元上方。在该股复牌首日,曾创下单日融资买入近20亿元的纪录,这一买入额占当日乐视网成交额的比例超过16%。

对于乐视网的融资投资者而言,若从6月3日复牌至今持有乐视网,股价已遭遇近五成的跌幅。按记者了解的情况,目前券商两融业务的警戒线维持担保比例为140%,平仓线为130%,整体杠杆不超过1:1。

有券商两融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券商对两融账户实行集中度管理,一般不可单只持仓,对创业板股票持仓率亦有所限制,使得融资客可承受的单只股票下跌幅度相对增大。“但如果高比例长期持有乐视,还是蛮危险的。”该人士表示。乐视网融资盘随股价下跌风险不断加重。而对于乐视网的融资盘,最为让人担心的则是集中撤离,进而可能引发投资者“踩踏”。

在2016年11月股价大跌前,乐视网两融盘始终保持在50亿元上方,但随着资金链危机的逐步暴露,乐视网于12月7日又开始停牌,停牌期间融资盘连续缩水,曾一度降至44亿元以下。此后,乐视网正式引入来自融创中国的百亿战投,于2017年1月16日复牌。

与上次复牌不同,此次乐视网两融盘没有再次出现明显的上升,甚至在近期还出现连续小幅缩水的情况。两融数据显示,2月24日至3月1日,乐视网连续遭遇融资净偿还,四个交易日累计偿还近亿元。3月3日大跌当日,两融盘是否出现大幅出逃目前尚未有数据披露。而3月2日该股融资余额仍高达46亿元,融资买入3.47亿元的众多融资客已悉数被套,甚至有自称此前融资买入乐视网的投资者在媒体互动平台留言称“已逼近平仓”。

同样因乐视网股价下跌面临类似风险的,还有乐视网的部分核心员工的持股计划。2016年9月20日,乐视网第一期5.1亿元的员工持股计划正式增持完成。该笔员工持股计划合计买入乐视网1095.3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55%,锁定期12个月。

乐视网公告显示,该员工持股计划以分级资管产品形式发行,杠杆比例1:1,优先级份额和劣后级份额调整为1:1,份额上限51000万份。以当时46.61的买入均价来看,目前浮亏已超三成。

重要股东撤离?

同业竞争问题未解,乐视网又面临重要股东“用脚投票”的难题,股价再次惊魂大跌。包括乐视网在内的整个乐视来说,除了随时可能出逃的融资盘,其他流通股股东的抛压,也成为乐视网股价面临的风险。

继前一日大跌4.2%之后,3月3日乐视网股价再度再度大跌。盘中一度下跌8.12%,最终收报31.89元/股。一周之内,乐视网股价已经下跌约12%,而这一价格已接近2015年8月的底部水平。

就在大跌前后,乐视网疑似遭遇到第三大股东鑫根基金的大幅减持。3月1日晚间,深交所大宗交易数据披露,中信证券(16.370,-0.09,-0.55%)深圳前海自贸区证券营业部通过大宗交易分两次折价5%抛售1909.46万股乐视网股票,总成交金额约6.4亿。种种迹象表明,这笔巨额减持实则为乐视网第三方股东鑫根基金“用脚投票”。

2015年10月30日,鑫根基金以32亿元从贾跃亭手中接盘乐视网近1亿元股票,转让完成后,鑫根基金将持有公司5.39%股票。

2016年三季报显示,乐视网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除了贾跃亭及哥哥贾跃民以外,只有深圳市鑫根下一代颠覆性技术并购基金壹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中央汇金公司拥有超过上述大宗交易的股票数量。

三季报还显示,鑫根基金其持有股票数量已经降低到7005万股,2016年前三季度中该基金已合计减持2995万股。其中,第三季度中鑫根基金减持乐视网的数量是2335万股;前两个季度,鑫根基金则减持了660万股。

公开信息同时显示,2016年三季度,中信深圳望海路营业部通过大宗交易抛售的乐视网股票数量恰巧也是2335万股。而此前2016年6月20日,乐视发生了两笔大宗交易,卖出席位都是中信深圳望海路营业部,且成交数量恰巧正是660万股。第一财经查阅天眼查发现,中信深圳望海路营业部就是中信深圳前海路营业部的前身。

市场质疑声四起,而对此是否为鑫根基金减持,乐视网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复表示,相关披露有严苛的法规要求,公司会按照要求履行信息披露,至于鑫根基金的相关考虑或者原因可关注鑫公开信内容。

鑫根基金在3月4日的官方微信中表示“涉及上市公司需披露信息,将由上市公司依法披露,鑫根资本不就其持仓动态做任何披露或表态。但是无论鑫根资本是否减持乐视网股票,都并不代表鑫根资本不看好乐视生态的整体发展。”

鑫根基金这一表态,被外界认为是默认公司正在“适时退出”对乐视网的投资。实际上,在上述表态中,鑫根基金也表达了与乐视以及贾跃亭的“分歧”。对于下一步是否将继续减持,第一财经日前向鑫根基金进一步了解情况,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作为大股东,他(贾跃亭)如何能与二股东、三股东等小股东保持全生态的互利合作、相互监督、相互信任,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作为CEO,今天乐视的规模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年的乐视,对上市公司的专注和管理,他的投入不应该是60%或者90%,而应该是100%甚至120%,在这方面,我们对他一直是存保留意见的,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坚持我们的观点。”鑫根资本合伙人曾强如是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