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体经济发展面临更多挑战 需大力振兴实体经济

经济下行压力之下,资本“脱实向虚”令实体经济发展面临更多挑战。近日多位实业企业家公开表示,当前做实体经济太难、投资成本高,“野蛮人”敲门,部分市场资金通过资本运作扰乱实体经济的信心。12月9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已明确提出,2017年要大力振兴实体经济,培育壮大新动能。

“振兴实体经济”乃近5年政治局会议中首次出现,是对实体经济重视的实质性提升。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此前也明确表示,明年要按照政府过紧日子、更多为企业发展减负的要求,继续大力实施减税降费政策。14日,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在2017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表示,当前做实体经济太难、投资成本高,国家应继续落实积极的财政政策,降低企业税费。

宗庆后表示,当前做实体经济税费比较高、利润率很低,导致一些企业生存不下去,很多人不愿意干实体经济。在降低税费改革的方面,就他个人的感受来说,今年的费跟去年的费相比没有任何下降。而且有的费还增加了,特别是环保费增加太多。对于成本问题,宗庆后认为,企业投资成本太高,现在工业用地也需要几十万、上百万一亩,这么大的投资成本谁敢投?

用水电气、建设工厂都需要高额的费用,审批的不少环节还需要花不少钱。面对如此高的投资成本,如果企业对盈利又没把握,谁还敢贸然投资?宗庆后表示,实体经济对国家贡献很大,现在应该休养生息一段时间,要少收点税、取消点费。“一个国家没有实体经济,国家想要富强,我想不可能。”

实体经济发展面临更多挑战
实体经济发展面临更多挑战

同样,伊利董事长潘刚撰文表示当前实体经济企业的经营难度不小。其中的原因,包括受经济环境下行影响,国内的有效供给跟不上需求发展,许多行业包括传统制造业甚至部分新兴产业出现产能过剩导致利润率下降,以及包括原材料、劳动力等企业综合经营成本大幅上升。

近年来由于出口疲软、投资边际效益下降,以及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下降,造成资金“脱实向虚”。潘刚认为,部分市场资金“脱实向虚”,通过资本运作扰乱了实体经济信心,甚至其正在成为资本游戏的平台,这严重干扰了实体企业的健康发展。

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日前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称,中国的发展离不开实体经济,仅仅用金融杠杆来搞发展,对中国来讲是灾难性的。她12日在央视财经论坛上又怒斥“野蛮人”敲门,“实体经济的发展,是要有资本来支撑的,而现在很多人用经济杠杆来发财,那是对实体经济的犯罪。”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的观点与董明珠不谋而合:“如果政府把经济发展的重心置于金融业而轻视实体经济,从长远看结果会是灾难性的。”中共中央政治局近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17年经济工作,强调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大力振兴实体经济。

有评论认为,相较于此前政治局会议提到的“引导社会资金更多投向实体经济和基础设施建设薄弱领域”,此次对实体经济的重视实质性提升,面对资金“脱实向虚”的现实,更是当头棒喝。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李义平认为,重视发展实体经济,夯实国民经济的基础,需要处理好发展实体经济与发展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之间的关系。

如果不顾客观条件盲目发展服务业,就会导致经济空心化,造成长期增长乏力、经济发展停滞。具体而言,脱离实体经济的金融业会成为空中楼阁,过度金融化会产生很多负面影响,包括与实体经济争夺资源、房地产成金融产品吸纳资源进而推高制造业成本,以及助长投机心理,恶化市场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