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证券15亿元认购实为借款 回复仍在付息

上交所的层层追问下,陷入徐翔“暗仓”门的东方金钰日前披露了遭司法冻结的第二大股东瑞丽金泽认购资金明细,除了此前瑞丽金泽49%持股股东朱向英自述系替徐翔代持外,认购资金来自西藏信托的总额15亿元借款。

长城证券回复仍在付息
长城证券回复仍在付息

经过《投资者报》记者对相关金融机构的采访与确认,追溯资金来源和现状,相关主体向记者表示这笔以西藏信托呈现的单一通道业务主要为短期拆借,且已于借款3个月后全数归还,而最终归还的15亿元源自瑞丽金泽通过与长城证券的股票质押式回购融资所得。

令人惊异的是,所涉企业通过借款做担保、银行、基金子公司信托、券商等打着圈的融资方式,仅仅以5亿元资金就撬动15亿借款是否符合规定?由于公安机关方面掌握的信息和调查进度尚无法预计,被冻结股份是否会影响公司偿还资金?

为了更一步明确涉冻结股份相关融资的存续情况,《投资者报》日前也特别采访了系列交易中所涉的金融机构。

15亿元认购实为借款

尽管瑞丽金泽两位股东之一、持股49%的朱向英已改口承认个人股份系徐翔出资,仅为代持,但由于公司表述瑞丽金泽系赵兴龙实际控制的企业,其51%的持股股权与徐翔不存在代持关系与公安机关的认定情况不尽一致,东方金钰被要求再次递交证明材料,说明差异的原因。

为更详尽地说明情况,东方金钰披露了本次瑞丽金泽包揽15亿元认购资金背后一系列的资本运作脉络。根据材料,瑞丽金泽仅以5亿元资金作抵押向西藏信托借款15亿元,5亿元抵押中含赵兴龙向其儿子赵宁控股的兴龙实业借款2.4亿元,而瑞丽金泽实际出资2.6亿元。

“企业间的借款能否作为担保资金来源有司法争议,总的来说问题不大,这种杠杆跟传统项目不好对比,关键看投资方对投资标的的认可度。”某信托负责人对《投资者报》记者说。

据悉,西藏信托借款认购的具体产品为“西藏信托-博时东方1号信托贷款单一资金信托”和“西藏信托-博时东方2号信托贷款单一资金信托”,两项信托委托人均为博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具体资金主要来源建行理财资金和深圳市前海鹏诚建鑫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的自有资金。

经多方确认,上述相关机构向本报记者核实,该笔资金已在借出后的3个月归还到位,主要为短期拆借和通道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