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泽钴镍陷高管离职潮 深交所表示“高度关注”

频频被监管关注的华泽钴镍,近日又陷入了高管离职潮。4月19日,深交所向华泽钴镍发出关注函,就近期的高管接连离职一事提出询问。同时,深交所要求华泽钴镍就月初的另一封关注函及时作出答复。

华泽钴镍陷高管离职潮
华泽钴镍陷高管离职潮

高管频频离职

18日晚间,华泽钴镍公告两位高管辞职。公司总经理陈胜利和董事会秘书程永康纷纷提出书面辞职报告,均称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职务。根据《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陈胜利和程永康的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

事实上,在此之前,华泽钴镍还有两位高管也提出了辞职。4月13日,华泽钴镍公告称收到副总经理朱若甫的书面辞职报告。3月10日,公司还公告称独立董事雷华锋提出辞职申请,而鉴于雷华锋辞职将导致公司董事会成员中独立董事人数少于董事会成员的三分之一,雷华锋的辞职报告将在股东大会选举出新任独立董事后方可生效。

对于华泽钴镍多位高管离职的现象,深交所表示“高度关注”。而目前,公司也没有聘任证券事务代表。深交所要求华泽钴镍尽快选聘董事会秘书和证券事务代表,并选聘独立董事和高管人员。

遭董事举报

深交所同时还要求华泽钴镍就此前发出的另一封关注函作出及时答复。

3月31日,华泽钴镍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四川监管监管意见函,监管意见函称,“近期,你公司董事向我局反映,公司在资金管控等方面存在较为严重的问题。”

深交所随即也出具了关注函,要求公司对“董事举报”一事作出具体说明。同时,深交所还表示经过审查后,发现公司2015年三季报财务数据存在不合理之处。

“你公司披露资产重组进展公告中称,你公司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即公司拟以现金购买或以应收账款、预付账款等资产置换公司控股股东控制的其它企业股权。我部在事后审查中发现你公司2015年三季报报告期应收票据环比减少13.61亿元,应收账款环比增加近6亿元,预付账款环比增加近8.88亿元,其他应收款环比增加11.54亿元。”深交所关注函指出。

深交所要求公司于4月5日前将上述核实情况书面回复,但截至目前,公司尚未作出答复。在昨日发出的关注函中,深交所再次要求华泽钴镍应于4月21日前作出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