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犯下了四大错误 小米发展面临挑战

2016年初,刚好是自己正式进入互联网领域整整20年,此生最大的幸运就是在互联网早期邂逅并全情投入,见证并亲历全程。当前,中国互联网无疑进入了新的更新换代周期,所以在接下来的专栏中,我打算多写写我认为很可能会在下一波中脱颖而出的雷军刘强东贾跃亭和余承东们。

雷军犯下了四大错误
雷军

要更好了解雷军小米,必须退回到雷军过去的经历。20年前,刚刚入行的我就和他相识,两人同龄,开始几年曾经无话不谈。很快,我就投身和关注互联网领域,对传统软件、硬件行业的关注逐渐淡去。

1999年,创办互联网实验室,更是对传统IT业冷眼相待。这实际上,也决定了我和陷入金山的雷军之间渐行渐远。甚至在2002年创办博客中国之后,我还写过一段评语,将金山称为“中国IT业第一狗熊”,批评金山不专注于WPS等核心产品。太不专注,或者毫不专注,就是当时我对雷军不看好的第一原因。

当然,造成我和雷军疏远的最重要原因还在于我坦诚到有点毒辣的评论文章。1998年,我曾经认真写过一篇文章,刊登在《中国计算机报》上,只是这篇文章的题目叫“雷军栽花”,言意之下雷军并不是花,而只是栽花的人,是衬托花的绿叶。因为,那时候在我们心目中,求伯君是金山乃至中国软件业毫无疑问的第一英雄,尤其是在我这个“挑战微软”的旗手眼中。求伯君和雷军错位搭配,无疑是最理想的。

最近,我才从金山老将的口述中得知,我的评价当时演变成了另一个版本,更让雷军受伤。说我的评论词是:“雷军触网,不在网中”。虽然,我已经记不起我说这句话的时间和场合,但是,我也可以坦然认下。因为,后来雷军很快开始做卓越,在电子商务里面冲杀,但是,我始终没有给予太高的评价。那时候我是亚马逊的忠实用户,专注于买卖产品的卓越与我天天浏览的亚马逊一比,实在没有什么亮点。“雷军触网,不在网中”与“雷军栽花,不是花”属于异曲同工,真实代表了我那时候的观点。

超越求伯君,超越杨元庆,甚至超越柳传志,现在想想当年雷军的追求,自己实在有点燕雀看鸿鹄,看低雷军了。这么多年来,我们彼此保持关注,隔一两年吃顿饭,或者去他办公室坐坐,彼此很客气,但是始终没有回到最初的亲密。

雷军和周鸿祎两位湖北人相爱相杀,其实差异巨大。但是,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极度渴望被关注和被认同。小米有个挺有意思的理念,那就是除了“产品皆媒体”,每一个员工皆媒体。雷军无疑就是小米的第一媒体。周鸿祎当然也不自觉地在实践着这个理念。所以,如果说他们两人又上头条了,你不用惊诧,那只是给他们自己又出版了新一期的内容而已。

当然,两人渴望被关注的内在动因不尽相同。周鸿祎的渴望是因为严重缺乏安全感。就像一个如何出彩都得不到父亲认同的孩子,必须寻求一次次优异表现来躲避和免除父亲的下一顿暴打。在一次次过度的自我反应和激发中,缓解和释放内心的担忧,找到新的短暂的平衡点。而雷军则是典型的“长子心态”,通过自己一次次的出色表现和进步,希望维持模范和榜样级的形象,得到父亲下一次的赞赏。

两者都有着西西弗斯般的色彩,只是一个始终是通过调皮捣蛋博得关注的坏孩子形象,一个始终是中规中矩、慎言慎行三好学生般的长子形象。两者都始终过得不轻松,对自己从来没有片刻的放松。没有如此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修炼”,他们就不可能达到今天的高度。今天所有想简单轻松就成功的创业者,都是白日梦。

正如周鸿祎认为自己当年卖掉3721是一大错误一样,今天雷军也会说当年卖掉卓越是一大失误。但是,事实上,那一次都是周鸿祎和雷军第一次真正获得财务自由,其潜在的意义和影响不言而喻。那天雷军叫上我和周鸿祎等朋友去酒吧喝酒,他反复告诉我做卓越是如何辛苦,做电子商务的物流管理是如何不堪重负。雷军的确是发自内心的由衷的兴奋和放松。周鸿祎也是一样。财务自由使这两个始终把自己绷得太紧的人放松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神经,进入了一个可以谋划更大事业的新境界,释放出更大的能量。

小米最初几年,见雷军还比较容易。对于外界的质疑和我表达发展过快可能失控的担忧,雷军总是说,就当是一种试验吧,大不了失败了又咋地。再也不是过去金山时期唯恐一不留神就被产业甩到边缘的他了。对于那些我曾经让他非常受伤的过节,第一次释然了,至少不再重复提及了。

当然,高速的小米如同超速的火车,其节奏决定了他必须绷紧的状态。好在,雷军是程序员出身,丝丝相扣的逻辑,每一行代码的慎密,确保了雷军对整体的把控和细节的掌握。小米没有脱轨,与雷军练就的对细节超级的把控能力密不可分。有一天我们约在他办公室,他另一个会议还没有结束,就让我在他房间先等会。我看到他还没有来得及擦掉的白板上部署的下一场非常重要的发布会。什么时候停顿,什么时候鼓掌,什么时候创造高潮,都是精确到几分几秒。完全就像电影脚本,细致程度让人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