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应坚定加息立场 挤掉资产泡沫等估值偏差现象

英国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OMFIF)顾问委员会主席梅格纳徳·德赛日前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今年经济形势和市场环境开局很不利,导致美联储在考虑货币政策时更多地强调外部风险,特别是中国因素,但既然美联储已经加息,就应当坚定加息立场,挤掉资产泡沫等估值偏差现象。

美联储应坚定加息立场
美联储应坚定加息立场

德赛还认为,从长经济周期而言,目前或处在“康德拉季耶夫长波周期”的下行期,也可能处在新一轮“熊彼特创新周期”的开端或旧一轮周期的尾部,总之,金融危机前的大缓和时代(1985-2007年)已经成为过去式。

美联储决策体系中的新兴经济体因素

记者:此轮美联储加息导致的国际资金流变化,和2013年夏天资金从新兴市场外流有何异同?

德赛:在2013年夏天的时候,当时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美国国会出席听证会时,发表了关于美联储未来货币政策立场的言论,导致了全球范围的市场严重震荡,特别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大规模资金外逃。不幸的是,当时市场的解读是混乱的,导致了各国货币汇率的大幅波动。印度央行行长拉詹不得不站出来敦促美联储需要关注其货币政策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影响。我想到的是一句经典名言,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尼克松政府财政部长康纳利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说:“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你们的问题。”

耶伦最新一次国会听证会言论则表明,2016年是不一样的情景。今年开局“极其糟糕”,新兴经济体给全球市场带来冲击,现在美联储无法再忽视世界其他国家的境况了。新兴经济体因素带来的市场震荡更多属于心理性的现象。

记者:新兴经济体因素在美联储决策体系中会是什么样的地位?

德赛:美国与新兴经济体的问题很多都是内生的,且持续的宽松货币政策给问题提供了滋生的温床,因为资产价格已经膨胀了。如果不是资产泡沫期,那么即使市场出现下跌,外界还能够说基本面是没有问题的。部分新兴经济体此前的增长“奇迹”开始走向终结。目前,新兴经济体已经普遍成为“复杂”的经济体。

于是,耶伦开始重视新兴经济体作为美联储政策制定的一个重要变量,这是一个好消息。只是美国的问题同样是在国内。美联储因结束零利率政策而被外界批评,确实,美联储宣布利率小幅上升被认为给股市带来了动荡,但我的观点恰好相反。美联储在作出加息决策之前花了太长时间,而且加息幅度太小了,这会导致资产价格膨胀的危机在未来某个时段爆发。现在看来,爆发的时间点或会提前。不过,问题的答案不是要去停止甚至是扭转利率上升的趋势,甚至某些人还提到美联储可以考虑负利率政策。政策路线图应该坚持回归货币政策正常化通道,投资者也需要被提醒告知,过去的美好日子不可能在倒退回去了。只要给出一个清晰的信号,且坚持做下去,那么市场就会出现合理的资产再估值。那些不负责任押注长期多头的赌徒,可能最终会走向破产。许多影子银行机构因为承诺高回报,积累了不可持续性的债务,将它们清除出市场正是市场该做的,也是市场纠正的正确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