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信息联网反腐作用或有限 多招转移房产

住房信息联网反腐作用或有限

全国住房信息联网再次提出时间表,即到2020年前实现,舆论认为此举有助于反腐和降房价。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可能很骨感。

住房信息联网
住房信息联网

“谁会等着联网后上面查到自己,傻子也不会这么干。”广东某市一位国税局官员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他的房产已处置完毕,目前名下只剩一套房,他认识的很多官员也已陆续通过各种方式将房产处置,有多套房产的官员会卖掉大部分,或者更名转移,最多留一两套。

上述国税局官员还表示,两三年前,广东省政府就要求副处级以上的官员申报登记名下和直系亲属房产,今年开始轮到副科级以上干部全部登记。

多招转移房产

日前出台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明确2020年之前要建立以土地为基础的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实现全国住房信息联网,推进部门信息共享。

深圳市地税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目前没有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但确实几年前局里就要求填报房产基本信息,包括名下房产套数、面积、具体位置等,作为重大事项报告上去,现在连直系亲属的信息也需填报。

东莞公安系统一位警官则表示,官员们“都很机灵”,会把房子转移至相熟的人代持,通过这种隐蔽手段,财富实际还控制在自己手里。

“级别较高、职位较为敏感的领导干部,一开始房产证就不可能写自己名字,房屋出售时官员无需出面。即便是其名下房产,委托给中介时也不会暴露自己身份。”上述国税局官员说。

多位政府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一种较为常见的“洗钱”方式是,房产登记在亲戚名下,官员出钱让其亲戚随便做点生意,对外讲买房的钱来自正当经营,实际上生意只是个幌子而已。

另据房地产业内人士透露,开发商在以低折扣向主管审批的有关部门官员输送利益时,往往会建议官员以别人名义代买,有时官员会要求开发商代其售出回收现金。

深圳一家商业银行高层人士告诉记者,据他所知,还有一种新的手法是,去澳门赌博不带钱,如果赌输了直接押上房子,等于变相处置房产。

值得关注的是,即使官员申报了房产信息,也并非完全真实。2012年被曝光的“房叔”蔡彬,时任广州市城管局番禺分局政委,2011、2012年均申报其本人持有房改房一套、儿子持有自建房一套,实际上全家却拥有20多套房产。而被称为“房婶”的广州城建系统退休干部李芸卿也未如实申报房产数据。

“如果不是被曝光,纪委介入调查,很难发现官员真实的房产数据。”上述国税局官员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