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痛诉买银行亏钱 不良贷款率升导致业绩调降

据说,在6月6日建行的股东大会上,有投资者悲愤诉说,自己买建行股票亏了不少钱。甚至有朋友从百余万亏到十几万,最后只好去做保安。

股民痛诉买银行亏钱
股民痛诉买银行亏钱

中小投资者痛诉家史,几乎成为近年来上市银行股东会一个不变的主题。据说今年最惨烈的是光大银行的股民。由于资本金压力很大,光大银行H股上市又一再推迟,光大银行不得不做出艰难决定:首次将分红比例从30%下调到15%。

据说现场有小股东喊冤,说买银行股亏了这么多钱,现在竟然连唯一说得出口的分红也没有了。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在每一家投资机构的销售和业务经理们来看,银行是典型的高富帅,赚钱容易、谈判强势、无所不能。尤其是信托和基金这样依靠银行客户的行业,时常有忙了一场不过给银行打工之叹。

信托、基金、券商几乎所有的大发展,几乎都是建立在银行严控表内项目、加强监管的基础上。券商总裁们反反复复与证监会沟通,不过希望自己可以给客户提供直接融资。

从工作强度而言,基层客户经理面临压力自不多说,几乎每年,都有银行客户经理由于工作压力过大而自杀的消息。对于中高层而言,以我了解,四大行略好,而一些进取心较强、考核严厉的股份制银行如民生、招行,几乎也都是沿用“白加黑,五加二”模式。

也就是说,有十余万优秀人才、身处传说中的垄断行业、享受着利差优势,没日没夜玩命工作、获得了堪比中小高科技企业的利润增长率;然后,被市场给予最低市盈率,有的甚至分分钟跌破净资产。

他们的市盈率不但低于所有金融机构,而且低于绝大多数亏损的制造业企业,这些企业的共同抱怨是,银行把钱赚走了!

但是投资者们看到的是,正如交行新任董事长牛锡明所言,目前银行贷款资金70万亿,如果不良贷款率上升1%,就是7000亿不良资产。按照目前的情况,7000亿不良资产需要计提1万亿元拨备。

而根据银监会统计,2012年末,全银行业利润不过1.5万亿元。

这就是年初,我们听说数家大行内部下调业绩目标的原因。

关于不良贷款这件事,6月7日,一位股东请教中国最大银行——工行董事长姜建清时,他说:工行去年已经将不良贷款的调控目标略调高,希望控制在1.2%以下。

他说,今年的过剩产业问题仍然严峻,比如光伏、风电、钢铁、造船;长三角小产业等。现在虽然没有大问题;但是银行作为风险经营者,不可能一直出现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余额双下降的局面。

他最后说,“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