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商银行成立满三个月 AAA评级助力未来发展

日前,大公国际确定蒙商银行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A,评级展望为稳定。这是这家成立刚满三个月的新银行获得的第一份评级报告,其作用也不仅仅局限于一份评级报告——

蒙商银行
蒙商银行

它是一份“成绩单”,是独立第三方对蒙商银行成立以来的经营情况和信用状况的认可;也是一颗“定心丸”,市场同业从此可以放心地与蒙商银行交易,扫除之前对包商银行业务的疑虑;更是一块“铺路石”,为初起步的蒙商银行平稳运行、开拓业务奠定良好基础。

区内标杆性银行,是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对蒙商银行的期许。获得AAA评级仅是前往“标杆”路上的一块记事碑,这家初生的银行还有很多曲折的路程要摸索。

蒙商银行行长乔俊峰近日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标杆”既是压力,更是动力,4月30日正式成立后,蒙商银行实现了客户稳定、业务稳定和队伍稳定的良好开局,目前公司正在搭建全新的组织架构、业务流程、风控体系,打造合格的公司治理结构,力争建成资本充足、内控严密、运营安全、服务和效益良好的区域性城市商业银行。

业务扎实起步

2020年4月30日,经银保监会批准,蒙商银行正式成立,收购承接包商银行的相关业务、资产和负债。来自建行系统的杨险峰、乔俊峰分别出任蒙商银行董事长和行长。

随后,日子在交接、起步工作的繁忙中过去。5月25日,蒙商银行全面对外营业;7月23日,大公国际通过对蒙商银行的信用状况进行分析和评估,确定蒙商银行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A,评级展望为稳定。

AAA评级并非凭空而来,其一方面来自于强大的股东“站台撑腰”。

蒙商银行注册资本200亿元,在城商行队列中仅次于北京银行、中原银行。其中,内蒙古自治区财政及区内支柱产业的龙头国企合计持股约52.5%,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27.5%,徽商银行、建设银行旗下建信投资分别持股15%、5%。

乔俊峰介绍,得益于各股东身份增信和背书,蒙商银行开业初期赢得市场和客户广泛认可,没有发生挤兑、负面舆情等情况,实现了平稳过渡,为各项起步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股东还为蒙商银行发展提供了“新鲜血液”。乔俊峰告诉记者,建行派出几十名综合素质较强的业务骨干支援蒙商银行发展,内蒙古自治区财政厅、人民银行、银保监局、农行、徽商银行也选派了专业人员支持,为蒙商银行可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了良好的人才保障。

AAA评级也来自于蒙商银行自身的努力。作为一家成立不到百日的新银行,还承接原问题金融机构的大部分业务、员工,起步工作千头万绪,既面临业务框架搭建、内控体系重构、外地员工回迁等一系列工作,还需要安抚客户和员工情绪,保证稳定运行,难度可想而知。

4月30日正式成立后,蒙商银行坚持稳字当头,北京地区总部顺利回迁包头,实现了客户稳定、业务稳定和队伍稳定的良好局面。同时,蒙商银行高管层已经对传统存贷款业务谋篇布局——先稳存款“基本盘”,再发力贷款。

“去年包商银行被接管后,不少客户把存款转到其他银行存了一年定期,如今蒙商银行成立运营,刚好形成了存款回潮。”在基层一线工作的蒙商银行包头市高新区支行行长张智强感受到了变化,政府注资、国家介入,提升了储户对新银行的信任,再加上行里展开的一系列营销活动也带动存款回流,当年流失的客户正慢慢往回走。

“新银行成立,员工士气也不一样了,都被动员出去抓业务,已经见到了成效。”乔俊峰称。记者看到,不少理财客户经理都建有微信群,疫情防控期间利用线上渠道积极维系客户关系。

过去包商银行存款结构欠佳,目前蒙商银行正在主动清理高息存款、保证金存款等。在存量不合规业务逐渐退出的情况下,截至目前,该行核心存款较4月30日实现一定幅度增长,各项存款指标企稳回升,个人存款业务基本达到去年接托管日时的水平,同业存款占比大幅降低。

贷款方面,因为风控体系、合规流程尚在重构,蒙商银行还未大规模发放贷款,只开展了少量小微企业贷款、个贷、票据贴现业务。“贷款业务其实不愁,只要体系搭建完善了,业务就能正常开展,目前无论是股东还是地方企业,都有信贷需求。”乔俊峰称。

乔俊峰坦言,处置回收包商银行不良资产是蒙商特色业务之一。“不良资产按照公允价值承接,不良资产经营处置得好,也是未来重要的利润增长点。对此,我们专门建立了特殊资产管理部。”

AAA评级助力未来发展

“蒙商银行作为一家刚成立的银行,能够获得AAA的外部主体评级,在中国金融史上都很少见。”乔俊峰说,蒙商银行也成为内蒙古自治区内首家获评AAA评级的城商行。

这对于蒙商银行对外树立市场形象、对内提振员工信心有着重要意义,一定程度上肯定了蒙商银行诞生的意义以及其在内蒙古自治区内甚至是国内中小法人机构中的金融同业地位。

与此同时,获评AAA等级为蒙商银行未来拓宽融资渠道、控制融资成本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AAA评级既为蒙商银行提供市场增信,也为同业机构对蒙商银行开展授信提供了另一个参考指标。

“如果没有这个评级,可能一些大行对蒙商银行的授信就达不到相当规模了,交易成本方面也有区别。”乔俊峰坦陈。

由于蒙商银行承接包商银行总行及内蒙古自治区内各分支机构的相关业务,据统计,准入的同业交易对手共有1182家,目前有业务余额的为91家。

截至目前,蒙商银行已经获得同业授信超过1000亿元,在大型国有银行的带动下,内蒙古区内同业机构也与蒙商银行建立业务合作,同业资金来源较为充足。目前蒙商银行同业负债超过650亿元,其中同业存单364亿元,期限结构与成本控制均较为合理。

“更为主要的是,我们充分利用今年市场资金价格走低时机,储备了较多低成本同业负债,迅速降低负债业务付息水平,不到包商银行成本的一半。”乔俊峰介绍。

记者获悉,蒙商银行近期获得银行间本币市场“最佳进步奖”,交易活跃度排名全市场第七。截至7月22日,该行金融市场资产共计664亿元,其中债券投资规模405亿元,主要构成是政府信用的利率债和高等级信用债,在疫情冲击背景下,持仓债券没有出现一笔新增违约。

“雕琢”公司治理打造“标杆银行”

公司治理失效,是包商银行的前车之鉴。包商银行接管组组长周学东日前撰文指出,包商银行公司治理最突出特点是“形似而神不至”。从表面上看,包商银行有较为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但实际上,“大股东控制”和“内部人控制”两大公司治理顽症同时出现,加之地方“监管捕获”、贪腐渎职,导致形式上的公司治理架构和机制基本失灵,给各类违法违规和舞弊行为提供了滋生土壤和宽松环境。

作为一家承接包商银行大部分业务的新银行,蒙商银行从最初的股权设置、高管团队遴选就注重公司治理。不仅如此,该行还从加强党的领导、建立组织架构、重塑风险管理框架、加强内控合规建设等方面,打造合格的公司治理结构。

“如果当时党的领导能在包商银行发挥一定作用,不至于落得现在的下场。”乔俊峰称,蒙商银行明确将党的领导写入公司章程,将党委研究讨论作为董事会、管理层决策重大问题的前置程序,充分发挥党委“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的作用。涉及全行改革和业务发展特别是“三重一大”事项、全行发展战略、中长期发展规划,重要改革方案等,坚持严格执行党委决策制度。

周学东在文章中指出,党的领导与公司治理并不矛盾,党委的目标之一也是确保银行首先要守法经营、合规经营,提高银行资产质量和市场竞争能力,把银行办好,这与公司治理的目标是完全一致的。

同时,蒙商银行改变包商银行之前的事业部制模式,建立总分行制的组织架构和前中后台分离的业务流程。参照国有大行风险管控框架和体系流程,蒙商银行将风险管控职能统一集中到总行风险管理部门,在全行层面统一风险管理政策和风险偏好,建立前中后台“三道防线”。

“在原先包商银行事业部制的体系下,总行风险管理部门既无决策权,也无一票否决权,更无权对全行风险管理工作垂直领导,风险管理部形同虚设。”乔俊峰表示。

按照精简高效的原则,蒙商银行在总行层面设置了25个职能部门。“虽然只设置了25个部门,但其中包括独立的内控合规部和法律事务部,就是要把守法合规的经营理念体现出来。”乔俊峰说。

早在蒙商银行筹备期,管理团队就着手组织制定各项规章制度,通过借鉴国有大行和上市城商行先进管理经验,结合蒙商银行实际,目前已出台60余项制度,近200个规章制度正在起草制定过程中,涵盖了内部控制管理的基本制度以及各条线具体管理办法和操作规程等。

对于这家银行而言,合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蒙商银行的基础队伍还是原包商银行的7000多人,后续合规部门需要承担员工纪律意识、风险意识、合规文化方面的培训工作。”乔俊峰说。

蒙商银行的品牌标志是一只雄鹰。雄鹰展翅翱翔于内蒙古草原的辽阔天空,能扛得住风吹雨打,服务于草原生态,正是各界对蒙商银行的殷殷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