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回购“降息”维护流动性 对冲特别国债供给压力

连续暂停逆回购后,“降息”意外落地。央行昨日公告称,为维护半年末流动性平稳,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1200亿元逆回购操作。其中500亿元逆回购为7天期限,700亿元逆回购为14天期限,14天逆回购中标利率为2.35%,较此前下降20个基点。

逆回购
逆回购

这是自2月份以来央行首次开展14天期逆回购。市场人士分析称,重启14天期限逆回购,主要为缓解半年末流动性趋紧的现象,也有对冲近日特别国债招标发行的意图。而进行14天期限逆回购“降息”,实际上是对该期限政策利率的补降。

熨平季节性因素影响

6月为跨季度、跨半年时点,通常都会出现季节性的资金边际趋紧。进入6月中下旬,叠加缴税因素、债券发行等因素,市场资金面容易形成扰动。受多重因素影响,近日资金利率快速回升,2个交易日内7天资金利率上行20个基点左右。

“6月18日开展逆回购,是因为近期利率上行较快,7天期限市场资金利率接近政策性利率2.2%的水平,需要开展逆回购对冲。”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表示,重启14天逆回购,也是因为季末进行流动性管理,防止季末流动性边际趋紧。

公开信息显示,这是央行自2月以来首次开展14天期限的逆回购,并实现中标利率下行。此前,7天期逆回购已经在3月末“降息”20个基点,紧接着在4月中旬,中期借贷便利(MLF)也“降息”20个基点。

事实上,目前14天资金利率仍然低于政策操作利率。昨日,受到跨半年度流动性需求影响,14天资金利率大幅上行;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方面,14天Shibor上行26.4个基点,报2.096%。

颜色表示,14天逆回购利率下调20个基点是补降,因为自上次7天逆回购降低20基点以来,一直没有做14天逆回购。此次14天逆回购利率跟随下调,是为了跟7天逆回购利率保持15个基点的点差。

6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进一步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屈庆表示,进行逆回购“降息”,对于引导债券利率下行有直接作用。

对冲特别国债供给压力

近期,财政部安排了三期抗疫特别国债发行,第一、二期分别于6月18日招标,并于6月19日分销完毕,两期发行总额共计1000亿元。此前,市场普遍预计,特别国债发行的供给压力,可能对资金面产生一定影响。

光大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张旭认为,一开始供给压力可能使得债券收益率有所上行,央行大概率会配合债券发行,营造出相对宽松的融资环境,有可能通过降准等方式向银行体系提供低成本的长期资金,并将债券收益率控制在合理水平。

央行开展逆回购投放流动性,可能也是对冲特别国债的一种方式。颜色认为,6月18日重启14天逆回购,可能是为了配合特别国债发行进行流动性调节。

对于特别国债发行,市场存在两种观点:一种是央行通过开展28天或其他期限的逆回购,满足短期内流动性需求;另一种是通过降准等工具,释放中长期流动性。不少市场人士认为,仅依靠逆回购操作释放流动性,也许还不足以补足资金缺口。

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这使得市场对于短期内再次降准的预期升温。屈庆认为,仅依靠逆回购操作,可能不足以对冲特别国债供给压力,后续央行仍有可能降准,并辅以逆回购操作,调节短期内的流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