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 小基金公司生存之难引关注

近期,凯石基金旗下3只基金相继发布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公告。小基金公司生存之难再度引发业内关注。

基金公司
基金公司

在业内人士看来,行业资源正在向头部公司集中,随着行业马太效应的加剧,小基金公司的生存将更加艰难。未来新进入者面临更高的门槛,如果资产管理规模不超过百亿元,将很难生存下去。

5月26日,凯石基金连发两则公告,提示旗下基金资产净值连续多日低于5000万元。具体来看,截至5月25日,凯石源混合型基金已连续4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截至5月25日,凯石淳行业精选混合型基金已连续5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

5月29日,凯石基金再发公告,旗下另一只基金也遭遇同样的问题。截至5月28日,凯石湛混合型基金已连续5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

事实上,不少小基金公司面临着与凯石基金一样的困境,管理规模持续缩水。例如,天相投顾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国融基金的管理规模为4.2亿元,而去年底尚有8亿元;东方阿尔法基金的管理规模也从去年底的14.92亿元减少到今年一季度的10.81亿元。

今年以来新成立基金的发行总规模近8000亿元,超过2015年前五个月大牛市时的规模,多只基金更是遭投资者抢购,一日售罄。然而,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同期有多家小基金公司发行的基金宣告募集失败。

以5月为例,5月15日,九泰基金发布九泰久弘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合同不能生效的公告。类似的还有,中融鑫优创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东兴鑫阳66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型基金均募集失败。

人员频繁变动也是不少小基金公司面临的难题。以格林基金为例,从去年8月以来,相继发布了七则基金经理离任的公告。例如,去年9月2日,李石开始担任格林创新成长混合型基金经理,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辞任基金经理,离开公司。今年4月17日,格林基金副总经理史彦刚也因个人原因离职。

类似的情况还有,5月12日,富荣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总经理郭容辰因个人原因离职,副总经理李东育代任总经理一职,这也是富荣基金今年以来发布的第三则高管变更公告。此前的2月28日,滕大江辞任富荣基金督察长一职,由董事长杨小舟代任;2月12日,林峰辞任富荣基金副总经理。

沪上一家基金公司的董事长表示,20年前,一家基金公司管理规模达到20亿元,就可以实现盈亏平衡;10年后,盈亏平衡门槛提高到200亿元,其中纯股票型基金规模需要达到100亿元;现在各项运营成本又提高了许多,例如没有几百万元很难招到优秀的基金经理。对于新进入者来说,基金公司的盈亏平衡门槛越来越高了。

上述董事长的判断也在睿远基金的营收数据上得到了印证。立思辰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显示,2019年睿远基金净利润为5914.51万元。就基金管理规模而言,天相投顾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睿远基金管理的基金规模为119.35亿元,此外睿远基金的专户管理规模也超过百亿元。

在沪上一位基金研究员看来,基金行业马太效应愈发显著,不少小基金公司的人员流动较为频繁,不利于基金业绩的长期稳定。投资者于是用脚投票,使得基金管理规模不断缩水;而公司发展不起来,更难留住人才,容易形成恶性循环。“如果没有明星基金经理或者耀眼的业绩,小基金公司想突围越来越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