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效应持续新能源汽车产业静待春风

在经历了年度销量首次负增长后,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有望在车市寒冬中率先“回暖”。特斯拉超出预期的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给A股新能源汽车板块带来了惊喜。

新能源汽车
新能源汽车

据特斯拉披露,当季营收为74亿美元,同比增长2%;生产约10.5万辆,交付约11.2万辆,均为历史新高。在全年数据上,特斯拉实现营收245.78亿美元,同比增收超40亿美元;全年净亏损收窄至8.62亿美元;全年共交付36.75万辆,同比增长五成。此外,特斯拉将首批ModelY的交付时间提前至今年一季度末,这款与Model3共平台且75%零部件通用的新车型,被外界期待成为又一爆款车型。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上海工厂已正式量产和交付,虽然尚未体现出对业绩的影响,但一期15万辆的产能让特斯拉有足够的底气将2020年的全球交付目标定为50万辆。有券商给出了60万辆的乐观预计,这意味着特斯拉现有64万辆的总产能将接近满负荷运转。

除业绩超预期外,特斯拉还官宣宁德时代成为其国产车型动力电池的供应商之一。宁德时代股价因此连续创下新高,其供应链上的个股也纷纷跟涨。

特斯拉曾表示国产车型在2020年底实现完全本土化,其中占据整车成本约四成的动力电池的本土化供应成为重点。去年底工信部公示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显示,国产Model3除松下外,还将采用LG化学南京工厂量产的21700圆柱形电池。渤海证券认为,2020年LG化学每月产能可装配8500辆,而特斯拉上海工厂的产能为3000辆/周,动力电池存在较大缺口,预计此次合作在2020年将为宁德时代带来3GWh的增量需求。

不过,宁德时代在其公告中提醒,公司与特斯拉约定了产品供货方式和产品标准等内容,但特斯拉将根据后续具体订单提出采购需求。事实上,宁德时代主要生产的硬壳方形电池与特斯拉采用的圆柱形电池,在技术标准和原理上有较大区别。“如果双方已经约定了产品标准,应该是谈好了采取哪种技术路线,但还需更多的消息才能判断。”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上证报。

当然,更多的产业链企业在期待着特斯拉的官宣。

一家汽车零部件企业的销售负责人向上证报表示,自特斯拉上海工厂开建,公司便组建特斯拉项目团队,以期进入其国产供应链,这是行业内的普遍现象。“现在车市不好,销量就是此消彼长,供应特斯拉多少能抵消些冲击。”

该人士同时对进入特斯拉供应链的毛利率情况表示了担忧:“国内的企业都是打价格战,特斯拉也要求控制成本。”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也认为,需要让外资、合资车企拉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降低零部件成本。

打牢基础 静待春风

特斯拉效应的背后,是中国完整的、具有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让概念变成产业,正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十年发展的最大贡献。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认为,中国十年的努力证明了储能电池技术路线的纯电动汽车是可行的,“那么多汽车生产大国、那么多巨型的汽车公司,现在大跨度地向电动化转型,实际上是受中国电动汽车发展方面的引领带来的一个结果。”

在产业完备的基础上,行业发展的红利就不再局限于国内。在特斯拉官宣与宁德时代牵手的同时,格林美从海外市场收获了10万吨高镍前驱体的订单,韩国ECOPROBM公司将在2020年至2026年向格林美采购总量不低于10万吨的高镍NCM8系、9系前驱体。在此之前,格林美还通过LG化学动力电池用高镍三元前驱体产品的认证,并获得批量采购订单。宁德时代此前收到宝马集团的追加订单,其德国工厂也正式开工建设。

宏观层面已有“春风”。

《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征求意见稿)提出,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占比达到25%,为行业长期发展划定路线;工信部年初表示,今年7月1日以后新能源汽车补贴不会再继续退坡,给行业短期发展吃下定心丸。此外,欧洲多国的新能源汽车补贴加码,英国更是将燃油车禁售时间提前至2035年。

补贴退坡、特斯拉国产,标志着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进入“大浪淘沙”的市场化时代,但本土车企在十年磨炼之后,已具备相当的竞争力。上汽集团MG名爵正借助新能源汽车“抢滩”欧洲,去年销量突破1.4万辆。上汽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俞经民表示,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不可逆,对用户的魅力不仅体现在电动,还体现在价格、智能互联、豪华舒适等方面。他不否认特斯拉进入中国市场带来的压力,“但我们欢迎优秀的企业,把全世界好的东西都带到中国来。”

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北汽蓝谷选择与麦格纳成立合资公司,共同打造高端品牌ARCFOX。“我们围绕ARCFOX品牌打造一款车,所有指标对标特斯拉,整个指标的定义就要做到全面超越。”北汽新能源党委副书记连庆峰如是说。此外,北汽新能源还与宁德时代共同推出了CPT(无模组动力电池包)——一款续航里程为500公里、但零部件减少40%、生产效率提升50%的动力电池包。与之类似,比亚迪则推出了“刀片电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