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烨三度举牌长航凤凰 分析人士认为瞄上控制权

有分析人士认为,南烨集团连续举牌,或是为了公司控制权而来。公司第一大股东顺航海运持有上市公司1.81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7.89%,已全部冻结。今年2月,长航凤凰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顺航海运以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进行破产清算,且得到了法院的受理,这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南烨举牌长航凤凰
南烨举牌长航凤凰

继9月份二次举牌后,南烨集团并未停止增持的脚步。长航凤凰12月18日公告,南烨集团及一致行动人从今年9月27日至12月17日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增持长航凤凰,目前南烨集团及一致行动人的合计持股比例已从10%增至15%,达到第三次举牌,进一步逼近公司第一大股东天津顺航海运有限公司(简称“顺航海运”)17.89%的持股比例。

公告称,长航凤凰于2019年12月17日收到长治市南烨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及一致行动人山南华资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山西黄河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简称“南烨集团”“华资创投”“黄河投资”,合称“信息披露义务人”)联合出具的《长航凤凰股份有限公司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根据《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2019年9月27日至12月17日,南烨集团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以集中竞价方式增持648.42万股长航凤凰,占股本总额的0.64%;2019年11月1日至11月28日,黄河投资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增持4412万股长航凤凰,占股本总额的4.36%。截至2019年12月17日,信息披露义务人持有公司股份合计1.52亿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15.00%。

此前,南烨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曾在今年9月16日公告完成第二次举牌。南烨集团在最新公告中表示,本次增持是基于对长航凤凰未来发展前景及投资价值的认可,不排除在未来十二个月内继续增加或减少股份。

不过,长航凤凰的近况并不乐观。根据长航凤凰2019年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度营收6.07亿元,同比下降5.92%;归母净利润2954万元,同比下降50.65%;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81.19%。目前,公司第一大股东顺航海运持有上市公司1.81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7.89%,已全部冻结。

今年2月,长航凤凰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顺航海运以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进行破产清算,且得到了法院的受理,这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有分析人士认为,南烨集团此时连续举牌,或是为了公司控制权而来。

公告披露,南烨集团成立于1999年5月,法定代表人李建明,公司经营范围是钢材、生铁、矿石(国家控制商品除外)、土产日杂批发、零售。在股权结构上,李杨持有南烨集团90%股权,李晚成持有剩余10%股权。

权益变动书披露,截至目前,南烨集团及一致行动人王岩莉、山西黄河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太行产业并购私募基金还合计持有A股公司乾照光电1.31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8.23%。此外,南烨集团还直接持有港股晋商银行4.51亿股股份,并通过其子公司长治市华晟源矿业有限公司持有晋商银行2.35亿股股份,合计持股比例为11.74%。

其中,南烨集团及一致行动人王岩莉几乎是在增持长航凤凰的同时增持了乾照光电。不过,乾照光电11月22日的公告显示,南烨集团及一致行动人王岩莉承诺放弃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6.33%股权对应的表决权。上述权益变动后,南烨集团及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乾照光电1.31亿股,其中合计拥有有表决权的股份数量为8560.37万股,表决权比例从18.23%下降至11.90%。南烨集团及王岩莉表示,此次权益变动系为维护乾照光电及全体股东利益,并根据自身安排,放弃乾照光电部分表决权。

值得一提的是,同在18日,王府井、荃银高科也发布了举牌公告。王府井公告称,成都工投于12月9日至12月17日期间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累计增持191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7%。此次权益变动后,成都工投持有公司股份388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0%。

荃银高科披露,宁波梅山保税港区融轩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简称“宁波融轩”)12月16日至17日通过集中竞价买入151.9万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0.353%,持股比例达到5%,构成举牌。宁波融轩称,增持系基于看好荃银高科未来的增长潜力,并对公司未来持续稳定发展充满信心,存在未来12个月增加持股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