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董事长纵论药企发展路径 往创新角度实现国际化

中国医药企业的创新之路如何走?其中又有哪些行业痛点和发展机遇?11月6日,复星国际联席总裁、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会长宋瑞霖等嘉宾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下称“进博会”)官方活动——第二届虹桥国际健康科技创新论坛上,分享了他们对中国医药企业发展现状以及如何国际化的最新见解。

药品行业
药品行业

对于中国医药创新该何去何从,陈启宇毫不掩饰地说,过去一年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医药企业的股价,“变化非常大,股价趋势的变化可以折射出行业未来的变化,所以期待和担忧都是存在的。”

在陈启宇看来,创新无疑是第一位的,勇于创新的企业大部分还是会得到投资者的认可。他认为,从研发角度讲,如今的仿制药研发与过去相比发生巨大变化,“从某种程度看,对中国药企而言这也是一种创新,要把一致性评价做好,把仿制药走向纵深、全球化。”

陈启宇说:“中国企业做仿制药要往高难度走,创新格局还是要和欧美企业不一样。如果效仿欧美企业,可能就走进了一条‘死胡同’。立足国内,要守住国内市场的创新药结构才是关键。”

做精做好仿制药就足够了吗?陈启宇态度鲜明,国内药企仅仅只做仿制药是不够的,另一个制药强国印度已经把仿制药做到极致。而且一旦仿制药做到极致以后,产业定位就定在了全球相对中低端格局,因此国内药企归根结底还是要往创新角度发展。

“对于国内医药企业而言,当前药企创新的优势是企业资本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虽然和跨国公司不能比,但毕竟有一定的造血机制。”陈启宇接着说,“其次是海外人才的回归,我相信未来十年是中国药企创新的黄金十年。”

近年来我国法规政策方向的调整也有利于创新企业的发展。但在陈启宇看来,面临的挑战也是非常巨大。“以前一个靶点全世界有20个公司做,在中国就一哄而上就变成300个公司在做。”陈启宇认为,国内药企不仅要创新,要尽快打造出有竞争力的创新,这样才能加速实现国际化。

陈启宇接着说:“十年磨一剑,未来十年药企创新还是要往蛋白质药物、细胞治疗、基因治疗方向发展,这也正是复星正在布局的方向。”

在本届进博会,除了去年的进博会网红——达芬奇手术机器人以外,复星还带来了全球第一款获得FDA批准的核磁实时引导下加速器、CAR-T细胞免疫治疗技术、神经干细胞和视网膜祖细胞治疗技术等极具创新性的健康“黑科技”产品。

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在论坛现场也表示,希望中国大健康产业能够进一步加大市场开放,能够对生命科学前沿科技项目放宽限制,同时也要对高端医药、医疗器械领域的研发、生产合资项目更加包容。只有聚集全球力量,共同推动前沿项目在国内尽早落地,才能更好地提升国内大健康产业的水平,为更多患者带来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