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朗特连年被问询 应收账款受全国股转公司关注

伯朗特2016年在机器人行业开创了应用商模式,引入给应用商终端授信经销公司产品的制度,公司规模由此取得了较快增长。然而,伯朗特的财报也因此连年收到全国股转公司的问询函,问询都围绕应用商模式展开,反复询问伯朗特的应收账款、现金流和风控等问题。伯朗特2019年半年报毫无例外地又一次被问询。

商业模式创新引持续关注

全国股转公司对伯朗特的2019年半年报问询函关注了两点。第一是应收账款及销售回款。2019年上半年,伯朗特在境内的销售模式全部为应用商销售。全国股转公司追问,应用商模式下,公司销售商品是否发生过销售退回、收入冲减等情况,公司与应用商就销售退回达成的相关约定如何;对应用商放宽信用政策的合理性,信用政策的改变是否对销售回款造成不利影响,报告期末减值损失计提是否充分等;公司提高应收账款周转率、销售现金比率的具体措施。

公司业绩数据
公司业绩数据

第二是拟募集资金与公司业务规模匹配性。根据伯朗特终止的2018年股票发行方案,公司拟募集资金11亿元用于40万台六自由度工业机器人的市场化和产业化推进项目。伯朗特预测,2018年至2022年公司工业机器人的销量分别为0.5万台、2.5万台、7万台、10万台和20万台。而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伯朗特销售工业机器人仅为2527台。

这并不是全国股转公司第一次关注伯朗特。伯朗特2014年挂牌新三板,主要产品有机械手及机器人。2017年3月,公司在2016年年报中披露,从2016年12月开始,国内销售模式逐步以应用商销售为主。其后,伯朗特的2017年度、2018年度财务报告都被全国股转公司问询。

2017年,伯朗特营业收入为3.6亿元,同比大幅增长73.34%,其中,应用商渠道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72.07%,应用商销售渠道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较上年增加了36.74个百分点。当年,针对应用商的授信制度、返点制度、出货奖励制度,收入增长及应用商模式、应收账款等,全国股转公司对伯朗特进行了问询。

对于2018年年报,全国股转公司问询了伯朗特当年对应用商授信上限大幅提高的合理性、风控制度、货款逾期和诉讼纠纷问题。

授信最高达2400万元

伯朗特开创的机器人应用商模式,何以受到监管部门持续不断的关注?

伯朗特披露,2016年度,公司新增的主要核心竞争优势是在轻资产、重资本运作模式下采用双轮驱动:应用商模式和荣造资本模式。

伯朗特总结了应用商模式的几个特点:每个应用商都是伯朗特终端客户;如应用商担保资料齐全,可以给应用商季度授信;给应用商季度、年度返点,最高返点可以达到20%,返点返的是机器人和机械手。公司称,此举是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营销理念导入机器人领域,吸引更多的行业人员加入伯朗特公司销售队伍。

在应用商模式下,应用商2017年可获得伯朗特20万元至600万元不等的授信额度;2018年可以获得20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的授信额度。但是,如果应用商不能及时支付到期货款,逾期超过7天的,公司立即启动法律程序

伯朗特的回复函显示,2018年,伯朗特173个应用商中,149个申请了授信,平均授信额度为298.98万元。2018年,伯朗特货款逾期额为1009万元,当年末为45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1.16%。

业内人士认为,伯朗特给下游应用商的授信额度合计高达4.45亿元,其应用商模式的最大风险在于应用商的机器人产品能否顺利实现销售,如果卖得不好,机器人产品大量积压的话,不能及时回款的风险将由应用商传导至伯朗特。在财务指标上,伯朗特的应收账款、现金流和货款逾期都会有所异常,包括退货导致的库存。这也是全国股转公司一直盯着伯朗特的原因。

行业大背景对伯朗特并不利。行业权威研究机构高工锂电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工业机器人需求增速从上一年的58.62%降至14.97%。高工锂电董事长张小飞预测,未来2年工业机器人仍将保持2018年的增速。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伯朗特营业收入为2.38亿元,存货为5143万元。6月末,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2.07亿元,货币资金为2.58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为2.13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