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实体经济血脉相连 信托业因改革开放而生

2002年7月18日,新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资金信托计划——“上海外环隧道项目资金信托计划”在上海“出生”。当天,上海证券报记者冒着酷暑,来到位于上海汉口路110号的爱建信托公司营业大厅采访,并以“首个集合资金信托产品悄悄问世”为题,进行报道。

信托行业
信托行业

发展和改革为中国信托业注入了蓬勃的生命力,作为我国金融改革和制度创新的标杆之一,信托业每一个前行脚步都与中国经济发展的脉络紧密相连,更伴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收获了属于行业自身的“高光时刻”。

打开融资窗口

1979年,中国的改革开放刚起步不久,经济建设和发展亟待资金支持。引进和利用外资,成为当时中国的重要任务。

当年10月,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正式设立,带着吸引外资、引进技术的使命,信托业开始了其创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之路。

上世纪80年代,纺织工业部在江苏仪征投建的化纤工厂因为资金不足面临项目下马风险。为解决资金短缺问题,1982年,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在日本债券市场发行100亿日元的私募债券,其中80%的资金用于仪征化纤,工程得以顺利建成。随后,“仪征模式”逐渐在全国铺开。

1981年5月诞生的上海市投资信托公司(上海信托前身),也迈出了对外融资的步伐。1986年1月,上海市投资信托公司首次在日本东京发行250亿日元公募债券。此后,公司又在日本发行过2次债券。1988年6月,上海市投资信托公司在伦敦发行150亿欧洲日元债券,这是上海金融机构首次进入欧洲金融市场。

回望40年前,新中国信托业在展业之初,并没有直接开展其本源业务,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时点,信托更多是被当成改革工具和融资工具来使用,并为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募集了大量建设资金。

疏通实体经济血脉

2002年7月18日,爱建信托发行“上海外环隧道项目资金信托计划”。

“我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这个信托计划的名称。”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执行所长邢成回忆起2002年的那个夏天,内心仍激动不已。彼时,信托业刚经历过新一轮治理整顿,7月18日,也是《信托投资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实施之日。

“经历了多次治理,‘一法两规’的颁布为信托公司回归本源业务提供了法律法规的制度保障,爱建信托发行这个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是行业的一次试水。产品的成功募集,也给业内人士带来了信心。”邢成回忆道。

随之而来的是投资者对信托产品极大的热情:手拿巨额现金的投资者长时间排队买信托产品的场面,成为上海城市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长龙”背后,是投资者对所投项目和信托计划的信任,信托公司也由原来混业经营的类银行机构,转变为以受托人身份接受信托财产及处理信托事务的专业化金融中介服务机构。

“2008年以来,信托业在助力国家城镇化建设、支持民营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的发展中,都发挥了巨大作用。”上海信托党委书记、总经理陈兵说。作为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和贡献者,信托业在改革开放40年中始终与实体经济血脉相连。

改革开放初期,在资金匮乏和融通不畅的背景下,信托公司充当了资金融通的主体以及市场经济的实践者。以上海为例,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南浦大桥、杨浦大桥、延安东路隧道等项目的建设,很多地标性建筑背后都有着上海信托的身影。

持续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多样化的服务,是过去40年来信托业的一项重要使命和任务。统计数据显示,近10年来,行业每年都有近六成信托资金投向实体经济领域。2017年投入实体经济领域的信托规模更是达到14.7万亿元,占比高达67.09%。

创新转型更上一层楼

“进入信托业的最初几年,正值新一轮清理整顿拉开大幕,信托公司的主营业务——信托存贷款业务因资金来源大大收窄、资产质量不佳而濒临瘫痪,过日子靠的是证券业务(以经纪业务为主)收入和物业租金收入。”中铁信托总经理陈赤回忆起1998年自己刚入行的情景时,如此写道。

2002年信托“一法两规”颁布实施之初,全行业管理的资产规模不超过2000亿元,信托公司大多局限于一个城市开展业务,也更愿意花时间仔细打磨每一个产品。正是在那个时期,信托创新异常热烈,构建了此后十多年信托业的基本业务框架。

回望40年的发展历史,信托业因改革开放而生,随改革开放而强。特别是在信托业“新两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正式颁布后,行业更是获得了跨越式发展。信托业管理资产规模从2007年的不足1万亿元,跃升至2019年一季度末的22.54万亿元。

不仅如此,在助力脱贫攻坚、促进公益慈善等方面,信托业也做出了相应贡献。慈善法和《慈善信托管理办法》实施以来,慈善信托发展驶上“快车道”。2016年9月至2019年8月末,全国成功备案成立慈善信托209单,总规模达23.1亿元。

当前,随着改革进入深水区,与实体经济紧密相依的信托业,也面临着转型升级的紧迫问题。“资管新规落地之后,促进信托转型升级。”在陈赤看来,当下的信托业,需要进一步发挥综合金融功能的优势和信托制度、信托文化优势,促进业务结构转型升级,定位于满足人们美好生活需要的资产管理机构和财富管理机构,加强对实体经济的专业化服务能力,才能在未来发展中更上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