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债券支持工具成绩单 56家民企融资达398亿元

2018年10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以市场化方式缓解企业融资难。时隔半年,最新数据显示,该支持工具带动了整个民营企业债券融资的逐步企稳和恢复。

债券融资
债券融资

自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下称“支持工具”)创设以来,一共创设了信用风险缓释凭证(CRMW)87只,支持56家民营企业发行债务融资工具金额达398.6亿元。

人民银行在5月10日召开的吹风会公布了上述数据。去年10月22号,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支持工具,以市场化方式缓解企业融资难。时隔半年,最新数据显示,支持工具带动了整个民营企业债券融资的逐步企稳和恢复。

民企发债环境已发生较大改观

所谓支持工具,是由人民银行运用再贷款提供部分初始资金,由专业机构进行市场化运作,通过出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担保增信等多种方式,为流动性遇到暂时困难,但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发债提供增信支持。

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副司长邹澜在吹风会上指出,创设支持工具,最重要的是表明了政府支持民营企业的清晰态度。创设之初,在整个市场大环境里,民营企业受关注度较高。支持工具的创设是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的,在运作方式上还涉及央行的再贷款,这些特点本身就表明了政府平等看待民营企业、国有企业的态度,这是创设支持工具最重要的意义。

“支持工具在当时特定的背景之下产生了实际效果。”邹澜总结说,现在来看,支持工具的创设效果也是比较明显的。和刚创设该工具之初相比,整个民营企业债券包括公司信用债的运行状况已经发生了较大改变。

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民营企业发行债券2053亿元,与2017和2018年同期相比,处于较高水平。4月民营企业发行债券661亿元,环比增长10%,净融资159亿元,实现了2019年以来的首次转正。

违约方面,4月份有8家企业涉及债券违约,其中有6家是以前就已经发生过违约的,只是短期内或者通过重组还没有恢复过来,新增加的只有2家,而这2家中只有1家是民营企业。

“我们注意到,有19家民营企业在当时出现困难时债券发不出去,在支持工具的支持之下顺利完成了发行,避免了资金链的断裂。”邹澜指出,这些企业后续又进行了融资,但已经不再需要配以“支持工具”,完全按照过去的方式就能够顺利发债。

从成本角度观察,民营企业债券发行利率有所下行,4月份民营企业债券加权发行利率是5.56%,与1月份相比下降64个基点。

以支持工具为支点提供一揽子政策措施

邹澜指出,在支持民营企业方面,不是光靠支持工具,而是以支持工具为支点,提供一揽子政策措施。与此同时,人民银行还希望企业能够调动自身力量进行自救,要求相关金融机构作为相关方,以最大的努力去改善企业状况。同时,各地政府也通过在法律范围内的多种多样的手段,帮助企业走出困境。

“企业跟人一样,也有生老病死。由于经营好坏以及外部环境影响的原因,必然会有一些企业失败,就会发生债务违约。”邹澜强调。

债务违约之后怎么办?在重整过程中怎么办?重整失败要进入破产清算又该怎么办?在邹澜看来,这些问题给中国债券市场带来了新的课题。

据他介绍,人民银行一直在与司法部门、市场机构以及相关组织进行大量的工作,通过市场主体自身的努力,通过社会组织发挥作用,通过与司法部门的有效衔接,使得整个债券违约处置过程变得更加清晰、透明、公正和可预期。比如,违约之后怎么建立一个可交易机制,使得面临一定损失的债券投资人仍然能够有机会根据自己的判断来决定是否退出。

“随着这些工作逐步到位,我相信,整个市场在应对债券违约方面可能会做得更好,使得市场变得更加健康。”邹澜展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