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报业绩预告爆雷期 约320家预亏过亿元

年报业绩预告的最后几天,往往是“爆雷期”。这一轮也不例外。仅1月29日、30日及31日三天,约有79家公司宣布“预亏不低于10亿元”,其中57家公司抢在31日这一最后时点宣布预亏。

年报业绩
年报业绩

纵观这些姗姗来迟的“雷报”,不仅巨额预亏公司大幅扩容,它们的预计亏损金额也令人瞠目结舌。天神娱乐、庞大集团、*ST凯迪、华映科技、坚瑞沃能、华闻传媒、东方精工等公司预计亏损最大值都超过了40亿元。最后三天进入“预亏10亿元俱乐部”的公司合计预亏金额高达1896.3亿元。

至于巨额预亏原因,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无疑是最大影响因素之一,除此之外,应收账款无法收回、资金短缺导致经营受限等因素也被多家公司提及,而更多公司的巨额预亏,同时与上述多个因素相关。

约320家预亏过亿元

整体来看,截至1月30日晚10点,共有320家公司预计2018年亏损最大金额超过1亿元,其中预亏超过8亿元的有129家。

根据沪深交易所要求,如果上市公司预计年度净利润出现亏损或大幅下滑的,应及时披露业绩预告,截止日期就是1月31日。正因如此,大量巨额预亏公司选在1月底“浑水摸鱼”,在最后时刻才披露“坏消息”。

事实上,巨幅预亏公司在两天前就已初露端倪,随后快速扩容。1月29日,披露预亏超10亿元的公司有4家;1月30日,披露预亏超10亿元的公司有18家。而在沪深交易所规定的最后一天,1月31日,这一数据为57家。这意味着,在业绩预告披露的最后三天,共有79家公司预亏超10亿元,而目前已披露预亏超10亿元的公司共有99家,即约八成巨额预亏公司是在最后三天披露的消息。

商誉计提触目惊心

作为令市场紧绷的“达摩克利斯之剑”,A股上市公司合计1.45万亿元的商誉何时掉落、以哪种方式掉落,终于在最近有了些许答案——大额商誉减值几乎成了巨额预亏公司的标配,个别公司甚至旗下多家公司一齐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几十亿元瞬间消散。

天神娱乐1月30日晚间公告,预计2018年亏损73亿元至78亿元,而上年同期这一数据为盈利10.2亿元。

对于业绩巨亏,天神娱乐表示,各子公司2018年度经营业绩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49亿元。公司投资的并购基金预计计提减值准备8.2亿元,预计承担超额损失15亿元。公司对联营、合营企业及其他参股公司股权投资进行了减值测试,对股权投资预计计提减值准备约7.5亿元。

印纪传媒与之类似,公司1月30日晚间公告,预计2018年亏损21.4亿元至32亿元,而上年同期这一数据为盈利7.17亿元。公司表示,公司经营业绩下降,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预计将计提大额减值准备,与业绩预告产生差异。在2018年三季报中,公司曾预计全年亏损8亿元至12亿元。

应收账款收不回来

除了商誉需计提减值准备,应收账款也成为巨额预亏公司的“爆雷大户”。令人惊讶的是,有些公司的应收账款问题甚至来自于实际控制人。

华映科技30日晚间公告,预计2018年亏损37亿元至55亿元,而上年同期这一数据为盈利2.05亿元。公司表示,应收账款中应收实际控制人中华映管款项余额为4.58亿美元(以2018年12月月末汇率折人民币31.41亿元)。中华映管申请重整可能导致上述应收款项无法全额收回,公司需计提大额坏账准备。

*ST华信30日晚间公告,预计2018年亏损34.2亿元至36.4亿元,而上年同期这一数据为盈利4.47亿元。

公司表示,公司综合评估保理业务和转口贸易业务的逾期应收账款的可收回性。基于公司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的相关规定计提坏账准备,形成重大亏损。

“断粮”导致经营受困

不仅非经常性损益吞噬业绩,有些公司的主营业务也陷入困境,而据公司描述,流动资金紧张或是原因之一。

*ST凯迪30日晚间发布公告,预计2018年亏损50亿元至60亿元,而上年同期这一数据为亏损23.28亿元。

公司表示,公司2018年5月中期票据兑付违约,信用评级迅速下调,融资通道全部关闭,此后逐渐出现大规模债务违约情形,公司2018年财务费用上涨;因流动性资金不足,公司旗下电厂大面积停产,盈利能力受到影响;部分在建电厂受制于公司资金压力,与项目所在地协商终止电厂建设,产生了较大金额的资产减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