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昱辉是什么样的人 起底权健掌门人束昱辉的戏精人生

近段时间,权健集团涉嫌传销事件,可谓是闹得沸沸扬扬。日前,根据最新的消息,权健老板束昱辉等18人已经被刑事拘留了,那么,束昱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下面小编带大家一起起底权健掌门人束昱辉的“戏精人生”。

权健掌门人束昱辉被捕
权健掌门人束昱辉被捕

据多家媒体从“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获悉,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1月2日,对在权健肿瘤医院涉嫌非法行医的朱某某立案侦查。截至1月7日,已对束昱辉(男,51岁,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相关工作正在开展中。

束昱辉在故乡江苏盐城大丰盖的豪宅曾经门庭若市,全国各地的门徒来这里烧香,希望这一灵异之地保佑自己。当年因赌债破窗出逃的落魄小子,经过一段不可思议的旅途,已经成为引人膜拜的成功教父。

年前,权健集团因为一篇自媒体文章成为众矢之的。估计一开始,创始人束昱辉并没有放在眼里,2014年被中央电视台揭过丑,生意反而越做越大,当时公司的话术是,这是个别有用心的企业在使坏。后来权健就更不怕媒体报道了,有不少媒体唱赞歌,束昱辉还出现在天津某个电视栏目上讲心得。

束昱辉描绘的自己,和江苏盐城大丰老乡记忆中的他,是两个不同的人。在束昱辉的描述中,他的家乡是在江苏扬州,扬州靠近长江,比盐城大方多了。束昱辉称自己是清华大学毕业,他的老乡称他初中毕业,后来做了电工,也有一种说法是没做电工,去做了保健品,只是做得不好。他离开故乡的原因,故乡人说是赌债还不上,警察来查,破窗而逃。

《生命的代价》这本书记载,束昱辉祖上是医药世家,塑造了扶济天下的医者情怀。村民们说,束昱辉家祖祖辈辈在这里种田。霸王的创始人成名之后,也说自己是医药世家。权健官网称,束昱辉的母亲曾于1991年被确诊为鼻咽癌淋巴转移,后来经过秘方治疗,“全然康复”。有媒体报道,束的一位邻居说,束母的鼻子确实出过问题,“不能确定是否为鼻咽癌,但那是去医院做手术才好的,她现在说话还有很重的鼻音。”

束昱辉小学时学习不好,很调皮,而在《生命的代价》里,束昱辉小学一年级开始坐在教室最前排,不是因为成绩好,而是太好动。束昱辉的家庭很不幸,他母亲生病,父亲在小工厂失业后去卖菜,2004年厌倦了正在过的日子,选择自杀,家人哭声惊动邻里,有一种说法,是因为束昱辉传销欠下债务很高,束昱辉也一直不回来,家里经济困难,据说束昱辉偷偷回来,又悄悄离去。

也正是这年,束昱辉放弃了以前父母起的名字束必和,和过去决裂,据说2000年,束必和开始在天津做生意,注册了一家名为“盛鹏科技”的公司,他在天狮集团做过,受到启发,进入直销行业。网络上有一种说法,1968年出生的束昱辉在26岁丢弃公务员铁饭碗下海经商,33岁创立“ES营销工程”在中国翻开了知名度,35岁成立了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展开有限公司,在40多岁就赚到了百亿身家。

乡土社会,谁还能藏住自己那点秘密?

束昱辉做的权健集团拥有直销牌照,从事保健品销售,但直销做到最后,在中国多是传销,保健品到了后来,都变成医疗品,要宣传疗效。原因其实也很简单,直销就是不通过经销商,绕过传统批发商或零售通路,直接将产品或服务卖给顾客。比如通过直销员上门推销,或者自建店铺销售。

直销有一个大问题就是目标客户难找,要建一个庞大的队伍,商业基本上都不会直销,推销员都快消失了,通过拉人头,金字塔结构才是捷途,这就变成传销。这就要打造几个成功典型,老板首当其冲需要一个成功身份,才有说服力。束昱辉2014年9月乘坐直升机回故乡,修豪宅,在故乡修华东总部,都是为了营造这种形象。直销或者传销,都会拼命塑造自己收入高,鲜衣怒马,这就是给团队打鸡血,除了收入,还要让队员相信自己是在做一件正义之事,为国为民的大事。心情也要好好好,不然怎么和从事的这一份工作相匹配。

记者上高中的时候,突然有同学开始在谈论卖产品的事情,怎么算怎么划算,等下线卖了就有提成,有人卖鞋垫,有人卖花粉,这是没钱的穷学生,进入社会了卖的是健身器,还有各种保健品,到处在传某某康复的故事。后来人们沉寂下来,有高中同学没考上大学到深圳发展,又迷上传销被骗了几千,有亲戚被电话到河北也被拐了几千,总是有各种这种故事。人们已饱受其害,建立防范心理,但还不断飞蛾赴火。去年记者还有初中同学的亲人奔赴合肥,给人送去十多万元,都是熟人传熟人,一旦有一点发财门路,节俭的人们还是会投以重金,他们都不是什么老年人,都是年富力强的三十多岁家庭脊梁。当然老年人更好下水,送鸡蛋,送报纸,按摩保健,关键时刻拉着老人跪下来喊“爸爸”“妈妈”,保健品就这样一波一波地进入千家万户。

权健产品涉嫌传销
权健产品涉嫌传销

提到束昱辉和权健的时候,不少人有一种智商优越感,好像很容易就从产品、谈吐和做派上来和他们划清界限,这些东西和自己不会产生关系。实际上那些给传销组织和保健品厂商不断交钱的老人家里,就有不少是这些自认为智商优越的人。中国这座恢弘大厦里,存在他们不了解的边边角角,即使了解,也无能为力。

高中时在公交车上,听到一个熟人对他朋友说:“这东西没什么错,是我们做得太晚了。”这就是大多数人的心思,人们不在乎谁在这个局中受损,更在乎的是能不能在这个局中捞到钱。

各地传销屡禁不止,不是因为组织者有多聪明,受骗者有多傻,而是人们天性中就有快速追逐财富的基因,希望自己能有朝一日出人头地,这种基因在这个游戏中反复被利用。找不到工作,或者收入低从事职业不如意者,希望有所变化的人,他们也知道银行收入高,知道华为和腾讯收入高,但进入无门,传销是无门槛进入,很容易在持续几天的洗脑中相信组织者的话术。传销还营造了一个氛围,人们在一起欢呼口号,共同激励,比家庭温暖,比兄弟赤城,比知己还贴心,这种温暖在别的地方很难提供。

所以,即使传销营造的理想幻灭,人们还会继续沉浸其中,不想醒来。人们在这里短暂离开生活的真相,相信一个更美好的生活和自己就摆在面前。如果真有这么简单如意的生活就好了。即使束昱辉没有开头的包装,即使他的伪装被撕开,也照样有一大波信众,他们不想知道他是谁,有怎样的过去,只想过他现在的生活,享受的众人膜拜,坐着直升机回故乡县城,在家乡豪宅上盘旋。

天津权健事件的爆发,毫无疑问令权健掌门人束昱辉成为了众矢之的。现如今,作为权健实控人的束昱辉,已经被依法刑事拘留了,这么多年一直平安无事的权健“保健帝国”,是否已经到了梦醒时分呢?时间会给我们揭晓最终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