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起诉ofo ofo小黄车又摊上事了

关于ofo小黄车现在的状况相信大家都非常的情况,前段时间新闻媒体报道ofo遭遇许多公司起诉,原因是ofo欠债,现在再次遭到了起诉。根据最新消息称,顺丰起诉ofo小黄车,而起诉ofo小黄车的原因是什么?一起看看。

顺丰起诉ofo小黄车,被法院裁定冻结超过1300万资金。据了解,起诉ofo是存在运输合同纠纷,拖欠钱款,深圳宝安法院裁定冻结ofo1375万元,资金短缺的ofo,不知道是否还有能力偿还债务?

顺丰起诉ofo小黄车
顺丰起诉ofo小黄车

ofo小黄车又摊上事了!合作方顺丰已向法院申请冻结东峡大通银行账户存款1375万元。不过,虽然遭遇“四面楚歌”,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在12月31日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时,专门提到91年出生的ofo创始人戴威:“不管今天戴威负债多少,都不能说他这辈子完了。在百岁人生的坐标系里面,一个年轻人如果遇到了挫折,可别只记得丘吉尔说的‘永不放弃’,而应该记得丘吉尔的另一句话——‘这不是结束,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只是开始的结束’。”

遭遇多起法律诉讼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年12月30日披露信息显示,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请求冻结被申请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其为ofo小黄车运营主体)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11×××06的账户存款人民币1375.06万元,同时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为申请人提供相应担保。

上述法院裁定,冻结被申请人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11×××06的账户存款人民币1375.06万元。落款日期为2018年10月15日。彼时,东峡大通的法定代表人仍为戴威。

天眼查显示,顺丰控股通过间接控制的深圳顺路物流有限公司持有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100%股权。

实际上,在走上法庭之前,顺丰控股与ofo也有过一段“蜜月期”。2017年4月,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表示,ofo将与类似顺丰这样的快递公司合作整治私藏车的问题。顺丰控股2017年半年报也曾披露与ofo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为其提供小黄车整车、零配件及全国干支线配送及城市投放服务等。

除了顺丰与ofo小黄车的运输合同纠纷,天眼查显示东峡大通还有多项法律诉讼。起诉过东峡大通的公司有,上海大众运行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淄博传化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白马(上海)投资有限公司、兰州雄飞物资有限责任公司、武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倚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上海知妮服饰有限公司等。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8月,小黄车生产合作方上海凤凰将其告上法庭。据上海凤凰公告称,上海凤凰控股子公司凤凰自行车因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人民币6815.11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