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行业进入全新阶段 未来又将产生怎样的变局?

2018年,资管行业重塑元年。这一年,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等监管政策相继出台,推动着中国资产管理行业进入全新的阶段。资管业务已有的游戏规则已经改变,未来又将产生怎样的变局?12月13日,在2018中国财富管理峰会上,来自银行、保险等各大金融机构的资管人士,就行业变化和自身的转型展开深入探讨。

参会资管人士认为,资管新规带来的打破刚兑等监管要求,重塑了行业模式,资产管理人的定位与思路在逐渐转变,产品结构也将从同质化向多元化转变,行业竞争会更加激烈。但同时,银行与保险等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有自己的专长之处,竞争格局还将继续演绎。

资管行业运作在重构

资管新规的落实,不仅提出了破刚兑、去错配、除嵌套的监管要求,更给行业带来了深刻变化。首先就体现在资产管理人的定位与思路的转变。“传统商业银行理财发源于表内资产的外溢,以解决表内客户的融资需求。”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助理孙俊表示,资管新规出台以后,更多把投资人和委托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个定位的变化,会极大影响投资管理决策行为。

银行保险贴身竞逐资管
银行保险贴身竞逐资管

刚兑打破之后,“真实的无风险收益率回归,将释放巨大的资产管理需求,行业正在从存款替代性理财向真正的资产管理、财富管理转变。”太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钢表示,在这一过程中,全面的资产管理能力将会成为最核心的长期竞争力。“在刚兑的大环境下,各家机构倾向于获取有担保的基础资产,通过通道、嵌套、错配等方式来提升产品收益。未来则更需要培育以主动管理能力、风险控制能力为核心的全面资产管理能力。”

从产品变化来看,产品结构将从同质化向多元化转变。“我们的资产管理市场存在产品同质化、业务替代性较强等问题,难以满足客户日益增长的个性化资产管理需求。未来不同资产管理机构会基于自身资源优势和投资优势,开发出满足客户不同风险偏好的产品,从供给端入手提升资产管理的质量,改变目前单一的、同质化的供需格局。”徐钢表示。

资管新规带来的一些变化已经悄然体现在数据中。“新规出台前,资管规模中有部分规模由通道业务所贡献,而通道业务的资金大部分来源于银行端。新规的推出统一了行业规则、打击了通道合作。”上海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助理吴菊表示,从个人投资者投资偏好来看,目前银行理财非保本理财规模大约在23万亿元,其中70%是由个人投资者贡献的;公募基金规模约12万亿元,其中个人投资者贡献了6.5万亿元的规模。

“整个资管行业的运作链条已经从通道类链条向优势互补、合作共赢的互补合作链条改变。除了市场竞争,银行理财今后会更多地和非银机构开展合作。”吴菊表示。

各家如何“同台竞技”

今年资管新规的颁布对市场影响是长远性的,与会资管人士的共识是,未来资管行业将形成良好的市场竞争格局。但同时,每个机构各有自己的专长以及待提高之处。对于银行而言,资管业务要回归本源,银行理财逐渐向净值化转型,意味着盈利来源将从利差收入转向管理费收入。

邮储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步艳红认为,净值化转型中面临三方面的重构:一是提升大类资产配置的短板;二是渠道有待精细化管理;三是产品端和资产端还需相应IT系统支撑。

“与券商、险资、基金等其他资管相比,银行确实在大类资产配置方面有短板。未来,银行理财子公司要运用好在信用风险、固定收益领域方面积累的风险管理经验,同时加强权益投研能力,提升大类资产配置能力。”步艳红认为,未来理财子公司必须加强IT提升,包括系统、人员及资源等各方面都要加大投入。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已有二十余家商业银行陆续发布公告,计划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对于银行理财子公司这一“超级牌照”带给其他同类金融机构的压力,平安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裁贾志敏认为,市场有多样的看法,但银行在投研能力、资产获取能力、管理效率能力还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

商业银行很难在短期内建立自己的投研队伍,很难从信贷文化转到投研文化上来。不同的资产管理机构在管理效率方面的差异,也决定了其在行业中的位置。”他表示。

中国人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投资执行官崔斌认为,资管新规颁布后,市场将会形成一个良好的市场竞争格局。“虽然未来机构理财格局会有比较激烈的竞争,但这个市场中的每个机构有自己的‘食物链’。银行和保险各有专长之处,投资者会根据自己的需求来选择不同的产品。而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的强项在于大类资产配置和固定收益投资,这是我们的看家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