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增长稳定 我国在货币政策工具方面有相当空间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近日在2018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指出,我国在货币政策工具方面还有相当的空间,包括利率、准备金率以及货币条件等。考虑到美联储正在加息,中国的利率水平是合适的。上述工具足以应对不确定性。

易纲介绍,当前我国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既未放松,也未收紧。货币政策工具箱中有足够的政策工具可以运用。今年,我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有所下降,从年初的4%左右降至目前的3.6%,同时7天逆回购利率也有所下降。

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
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

“今年人民银行已经4次下调了存款准备金率,有人担心我们是否在放松银根。我的回答是:中国的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易纲指出。广义货币M2目前增速在百分之八点几的水平,与名义GDP增速基本相当。社会融资规模增速约为10%,也处于合理水平。综合上述因素,可以得出中国货币政策维持稳健中性的结论。

他进一步表示,近期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或推出其他工具,基本目的是向金融体系提供足够的流动性。我国向金融体系注入的流动性是适当的,杠杆水平将继续保持稳定。据易纲介绍,去年和今年中国整体杠杆率已经平稳,不再快速上升。

关于中国经济,他指出,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稳定,预计今年能够实现6.5%的目标,也可能略高。价格水平处于良性区间,目前CPI为2%,PPI为4%,预计全年CPI略高于2%,PPI在3%至4%之间。企业利润增加,税收和工资收入也处于不错的水平。国内消费成为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从国际收支来看,我国对外盈余在持续缩小。今年上半年,经常账户出现赤字,全年可能小幅盈余,预计不足GDP的1%。

“以上表明,中国经济增长已主要由国内需求推动,消费和服务业成为主要驱动因素,对外盈余不断缩小。”易纲总结。

对于国际收支,易纲在回答问题时特意提及,经常账户基本平衡是好事,我国并不刻意寻求经常账户盈余。当前阶段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动处于正常状态。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最近有所进展是因为MSCI指数、富时罗素指数等纳入中国债券和股票后,人们开始配置人民币资产。“关于人民币国际化,我认为这应当是一个市场驱动的进程。我们不会出台特殊的政策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我更希望看到的是市场主体在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下,自由选择他们最想持有的货币。”易纲称。

易纲指出,下一步,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我国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我国将大力促进服务部门的对外开放,包括金融业对外开放。

他还于10月12日至13日参加了第38届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会议,该会议主要讨论了全球经济金融形势与风险、全球政策议程和基金组织改革等议题。

“中国鼓励基金组织加强对贸易问题的研究,并继续支持开放、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系。”易纲指出,中国欢迎《巴厘金融科技议程》,支持将其作为基金组织关于金融科技的工作框架。中国呼吁各方寻求建设性方式,继续推进基金组织份额和治理改革,确保按既定时间表完成第15次份额总检查。同时,中国愿继续加强与基金组织在能力建设方面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