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兴事件最新进展还没立案 近万名中产维权艰难

阜兴集团老板朱一栋“消失”已有一段时间,但阜兴事件最新进展令近万名高净值投资者十分惶恐。300多亿元资金流向何处?一切有待有关监管方的调查结果。

2018年6月26日,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阜兴集团”)公告称,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失联,随后旗下私募子公司陷入瘫痪,多只到期基金产品无法兑付,波及百余只产品。

7月13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了关于阜兴集团旗下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意隆财富”)、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西尚投资”)、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郁泰投资”)等四家公司的风险告知,明确其严重扰乱了私募基金行业秩序,给投资者的合法权益造成了重大影响。

据官网介绍,阜兴集团是一家集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稀有金属、健康医疗、贸易和文化传媒等产业于一体的大型民营集团,2017年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过350亿元,贸易总额突破300亿元。

多位投资者怀疑,自己的资金极有可能被实控人朱一栋挪用于股市炒作。伴随近期股价大跌,股票爆仓、公司现金流断裂,朱一栋的违法行径才水落石出。

更令投资人吃惊的是,他们调查后发现,这百余只基金中不乏违规、违法产品,有的项目为明股实债,有的涉嫌自保自融,还有些项目完全是虚构出来的。

一个多月过去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千余投资人仍聚集在阜兴集团上海总部,讨要说法。然而,他们似乎陷入一个僵局,因为按照目前法律规定,只要私募基金持有正规私募牌照、在监管机构备过案,并且还在正常运营,警方就无法正式立案。

要让事件取得进展,先要对朱一栋的行为进行界定,而无论是挪用款项或是非法集资,都必须查清项目的资金去向才能定夺。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厦门、江苏、浙江、广东等多地法院已经对阜兴集团进行了资产冻结,被执行的资金数额有的是16个亿,有的是1020万,有的是1500万。

代理律师李玉玲解释,由于很多投资人的产品尚未到期,法院可能并不受理此类案件,也不支持由此提出的财产冻结要求。

基金业协会的官方声明中指出,在私募基金管理人无法正常履行职责的情况下,托管银行要按照基金法和基金合同约定,切实履行共同受托职责,做好统一登记相关私募基金投资者情况、投资者接待工作、召集基金份额持有人会议和保全基金财产等工作,尽最大可能维护投资者权益。

阜兴事件
阜兴事件

投资者也寄希望于托管银行能够协助他们查询清楚资金流向。

然而,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法律顾问卜祥瑞随后在协会官网发布了一篇名为《银行托管私募基金权责清晰,依法依约不承担共同受托责任》的文章,其中指出,基金法规定的基金托管人仅适用于公募和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不适用于其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因此银行不承担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会议、统一登记私募基金投资者情况、保全基金财产等连带责任。

不过事情并非没有解决途径,即便作为“持牌机构”,其发行私募基金的行为也有可能构成非法集资,例如此前轰动一时的中晋资产非法集资案。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秦政表示,其实案件定性关键还要看朱一栋将款项投到了哪里,如果是与合同内容相一致的地方,那就可以调查其是否涉嫌利益输送,或者有没有履行信息披露的义务。但如果是将A项目的募集资金投向了B项目,就可以定性为非法集资。

“后者相当于虚构了项目,可以定性为非法集资,但关键还是要首先查清资金的流向问题。”秦政表示。

而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多部委已成立“阜兴事件领导小组”,这是一个跨部委、跨省市的工作小组。

“目前,中基协掌握了部分材料,对外正式的调查披露不应该由中基协披露,并且‘阜兴系’跑路事件已经有中国证监会、公安部、银保监会等机构调查。对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和总裁赵卓权的出入境情况,公关部门都已进行追查。”中基协接待人士表示。

另一方面,针对投资者关注的底层资产和将来财产处置,据上述接待人士透露:“托管行、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多方协调追查资金去向。银保监会统筹各家托管行进行资金去向的层层查追,银行已下追好几层,只要在中国境内进行人民币流转肯定全部有纪录。”

但是其中的困难和复杂程度不言而喻。希望在相关监管方的介入下,阜兴事件能得到妥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