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集团深陷风暴 曾经的“股王”上市三年后开始裸泳

近日,暴风集团深陷风暴的消息,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相关专家表示,如果暴风集团主营业务在2018年没有大的起色,将会爆发更大的财务风险。这个曾经在创业板创造连续29个涨停的暴风集团,现如今为何面临这么大的困境?

“股王”褪色

暴风集团2007年1月由冯鑫创立,因运营暴风影音闻名互联网业界,主营业务为互联网视频及相关服务。2015年3月24日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并迅速成为整个A股的明星。

暴风集团曾在创业板创造连续29个涨停
暴风集团曾在创业板创造连续29个涨停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暴风集团发行价7.14元/股,上市首日大涨43.98%,此后连续29个涨停板创造了A股连续涨停的历史纪录,一路冲到148.27元/股。到2015年5月6日才打开涨停板,此后又陆续出现8个涨停,到2015年5月21日股价曾触及最高点327.01元/股。

上市不到两个月时间,暴风集团最高价较发行价涨了近45倍。癫狂的涨势让人们对暴风集团的看法产生巨大的分歧,或称“妖股之王”,或视之为创业板的贵州茅台,捧为2015年A股十大“牛股”之首。

从风光一时到盛极而衰,暴风集团印证了巴菲特的名言:“当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截至7月11日,暴风集团的股价已经下跌到了12.62元/股,与最高价327.01元/股的时候相比,股价和市值都缩水了96%。即便是2018年以来,暴风集团也从21.90元/股跌到了12.62元/股,股价和市值也都缩水了42%。

薛云奎认为暴风集团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虽然商业模式富于想象,但从销售规模来说,“(2014年)3.86亿元的年度销售收入无论如何无法撑起360亿元的市值,因此泡沫破灭是迟早的。”

财务数据显示,暴风集团2014年至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86亿元、6.52亿元、16.47亿元、19.14亿元,但其净利润从2014年的4194万元增长到2015年的1.73亿元,此后又降到2016年的5281万元、2017年的5513万元。

2018年以来,暴风集团经营状况迅速恶化。财报显示,暴风集团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86亿元、同比下降13.7%,实现净利润-2954万元、同比下降79.27%。薛云奎认为,从财务上分析,暴风集团最近三年营收见涨但净利润不见涨甚至亏损的原因在于:暴风集团的商业模式实际上就是互联网时代曾经非常经典的“免费+广告”模式,但暴风集团的免费平台对于广告客户来说已经失去吸引力。

数据显示,在暴风集团2014年3.86亿元的营业收入中,3.43亿元是广告收入,营收占比为89%;2015年、2016年广告收入虽然增长到4.62亿元、5.78亿元,但营收占比分别降到了70%、35%;2017年广告收入甚至下滑到了4.27亿元,营收占比也降到了22%。

银河证券的一位分析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暴风集团的营收结构来看,暴风TV等硬件销售已经替代广告业务成为暴风集团的主要收入来源,在2017年营收版图中,67%的营收已经是暴风TV等硬件销售。但暴风TV上市以后,面临小米、乐视等互联网电视品牌的激烈竞争,走低价圈占用户的策略,毛利率低至-7.15%,这说明暴风TV越卖越亏,所以说暴风TV等硬件销售规模越大、占比越高,暴风集团就更容易出现亏损。

贪大求全

暴风集团如何从万众瞩目的创业板“股王”沦落到了今天的地步?在薛云奎看来,是因为该公司“自上市以来,为了追求更快速的销售增长,开始转型硬件业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暴风集团已然变身为硬件提供商,尤其是电视机产品提供商,而非互联网平台提供商,这种做法完全脱离自己的主战场和核心优势,除大幅增加销售收入外,电视机市场的同质化竞争必然会导致该公司品牌与竞争力大幅下降”。

前述分析师认为,暴风集团上市之后,从暴风影音一直扩张到了暴风电视、虚拟现实、暴风体育等多个领域,试图从单一视频业务扩展到涵盖互联网视频、VR、智能家庭娱乐、直播、影视文化、互联网游戏、O2O等业态的“联邦生态”。其中,红极一时的VR项目,一度被视为暴风集团的核心业务,但这个项目极度烧钱,加之技术不成熟、内容匮乏等原因,最终以亏损和股权转让收场。现在暴风集团allforTV,但暴风TV却是越做越亏的项目。

暴风集团在7月10日公开的《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以下简称《长谈》)一文中,冯鑫也承认,“现在回头来看,当时还是有膨胀心态。比如有100块钱做50块钱的事是一种状态,有100块钱干200块钱的事,是另一个状态。或者觉得5件事都对,但以你和团队的能力,只能干一到两件事。”

上市以后,暴风集团确实犯了贪大求全的大忌。《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4月,暴风集团对暴风魔镜增资扩股;上市不到两个月,暴风集团在2015年5月宣布扩大业务线新战略,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转向DT时代的互联网娱乐平台;2015年7月合资成立暴风TV;2015年8月对外发布“暴风加油站”项目,宣布将免费提供电影、电视剧、音乐、电子书、游戏等资源的下载和观看服务;从2015年10月起,暴风集团先计划以6亿元收购一家从事文学作品版权运营的公司;2016年3月又拟斥资31.05亿元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甘普科技100%股权、稻草熊影业60%股权、立动科技100%股权,但该方案在2016年6月被监管机构否决;与此同时,暴风集团2016年6月又合资1亿元设立暴风体育,主要发展体育文化业务。

跑马圈地让暴风集团饱受资金压力。本报记者发现,面对资金压力,暴风集团首先是通过吸收外部投资获取现金,其中2015年获得2.94亿元、2016年获得3.37亿元,其次是在2017年7月向5家银行申请2.9亿元的授信额度,另外是冯鑫不断质押股权换取资金,导致冯鑫所持股份当中的95.35%都被质押。

相关媒体披露,冯鑫所质押的股权平仓线在10~12元之间,随着近日暴风集团股价跌至13元/股以下,冯鑫面临的爆仓危机已经是越来越严峻。被冻结的股份,按照《长谈》中冯鑫的说法,“中信资本是暴风魔镜一个股东,2017年提出提前撤资,可能的原因是对VR行业的判断……我们答应撤资的要求,由我个人出资回购暴风魔镜股份,投资额在8000万元左右,已经还了5000万元,由于我个人也没有什么其他财产,股票也基本上都质押了,到现在还剩下4000万元(含利息1000万元),一时拿不出那么多现金,导致目前的司法冻结。”

记者通过天眼查平台发现,中信资本领投暴风魔镜2016年1月的B轮2.1亿元融资,但具体投资金额不详。对于目前的压力,《长谈》中,冯鑫认为,“第一我的股权现在基本都质押了,当前股市整体走势低迷,质押价格的压力是不断增大的。第二暴风体系下的公司在融资的时候,我承担的一些融资担保压力,可能会转变成债务压力。”对于上市公司,冯鑫表示:“从财务上来看,其实压力蛮小的,它本身的债务压力很小,前段时间有5000万元融资的消息,也反映了上市公司的资金压力,但从数量级来讲是很小的压力。”

薛云奎指出,暴风集团2017年末的负债余额为19.15亿元,占总资产的64.86%,较2016年末的67.69%略有下降,这表明该公司财务风险有所降低;但就短期而言,该公司2017年流动负债余额18.76亿元,同期流动资产余额18.28亿元,也就是说该公司短期偿债能力不足,资金周转捉襟见肘,容易发生挤兑风险。

相关人士分析指出,生态体系崩塌、电视硬件亏损、流动性不足以及金融机构踩踏等乐视危机的状况,暴风集团或有相似之处,暴风集团应根据前车之鉴,避免走向真正的危机。